人民网>>IT

Testin 让测试者不再是“富士康工人”

刘夏

2015年09月24日08:3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Testin 让测试者不再是“富士康工人”

  徐琨担任总裁的Testin(云测)公司,立志要“解放”国内的APP测试者们。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Testin可以说是在解放测试者,本质上就是让测试能力更强的人收益更高,不再去受限在一个公司、一个环境里。我们兴奋的是可以改变这个行业。

  ——Testin总裁徐琨

  2009年的一段时间,每天晚9点至早9点,王军都要黑白颠倒地陷入近百部各个类型的手机里。Testin(云测)公司的创始人王军,当时是中国移动的项目负责人。

  他必须确保卖给用户手机中预装的软件服务,能够正常跑起来。

  每迭代一个新版本,安装、卸载、启动……这些重复的环节,都要轮回若干次。

  “持续了100多天,枯燥程度绝对不亚于富士康的生产线工人。”王军对那段日子不堪回首,不愿再去经历如此痛苦的过程了。

  这样的痛苦经历,给了王军灵感。为APP开发者提供测试服务的Testin,应运而生。如今,Testin已为逾100万个APP进行了超过1亿次的测试。

  买回百部手机,自建“手机云”

  王军思考一个方向:怎样才能减少需要在大量手机上进行的测试工作呢?

  2011年,他领着团队成员,从市面上把当时能够找到的手机都买了回来,大概有100多部,建了一个手机的“池子”,放在云端。然后王军和团队成员自己研发了一个网站,让开发者直接把做好的APP自动上传,再通过后台发到“手机云”上。

  有了这个自动化的技术,就不用有人参与到安装、启动、卸载等细碎环节了。同时,当各种问题被发现以后,系统会进行抓取,生成一个报告反馈给开发者。

  这是Testin创立时服务的切入点。

  那时候,手机卖得可不便宜,一部平均在2000-3000元之间,100多部总共花掉了二三十万。

  幸运的是,Testin在2011年11月成功获得了IDG千万美元投资。2014年,Testin又完成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IDG和高榕资本等。

  2014年,随着总裁徐琨正式加入,Testin创始人团队才变得完整。“我们是谈了一场超过24个月的马拉松恋爱,各种招数使尽,才终于拉他入伙。”王军说。

  徐琨早在2004年就是王军的老搭档,曾经一同率领团队承担中国移动139移动社区的支撑工作。之后,二人分道扬镳,徐琨投入火热的手机游戏领域开始创业。

  在手游测试过程中,徐琨也撞上过类似的难题:一方面,中小团队资金有限,很难找到比较有经验,能力强的测试人才,往往花三四千块钱雇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先把活儿干了;可是,一旦问题测不出来,影响了游戏质量,玩家很快就会投诉,导致收入减少。

  “陪大家一起测试,无数次被蹂躏到晚上3点钟。我头昏眼花,就很生气,发火:谁要再让我测到3点多,明天就别来上班了。”徐琨说,中小团队对测试的需求,他有比较深刻的感受。

  徐琨清晰意识到,无论人力还是财力,兼容测试手机对中小开发者来说都是自己比较难搞定的事情。从中看到了机会之后,他便按捺不住了,最终将几千万流水的手游公司生意放在一边,CEO也不做了,开始Testin之旅。

  聚拢15万测试者

  起初,Testin只做移动设备适配的测试,2014年以后推出了一个众包的测试服务平台。全中国所有的测试者都能够到“众测”平台来接活。目前,平台上已经聚拢了差不多有15万认证的测试者。

  “测试属于相对比较low的工作,在公司地位不高。一个APP如果做得好,是产品设计得好,技术很牛,市场推广得好,跟测试没什么关系。”徐琨说,如果APP有BUG,公司一定会找到测试说,“这么简单的问题用户都测出来了,你不知道?”

  根据徐琨的说法,测试者往往“加班加点背黑锅,但分的奖金从来都是最少的”。

  Testin旨在使测试者不再局限于一个公司,而是可以通过平台接到更多的活儿,从而获得更高的收益。

  徐坤说,Testin平台上测试者的收入,他还没有仔细统计过,只是“听说出现了一些收入过万的”。

  游戏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业务。Testin已经瞄上了广阔的传统行业市场,比如送餐、洗衣等O2O服务。他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触网。

  徐琨介绍说,Testin现在不仅做功能测试、兼容测试,还提供一个性能监控的服务,即当APP测完发布到用户手机上以后,产生的所有的性能问题,包括崩溃、闪退都能够第一时间掌握。用大数据的方式告诉开发者哪个问题非常严重,要优先解决哪个。

  “Testin的目标是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让所有的移动互联网的公司不再有专职的测试人员,有测试需求的时候,跑到Testin来使用就好了。”徐琨说。

  全中国所有的测试者都能够到“众测”平台来接活。目前,平台上已经聚拢了差不多有15万认证的测试者。

  ■ 创客项目ABC

  A.他们是谁?

  徐琨,中国最早的移动互联网公司PICA创始员工,曾任PICA副总裁;国内游戏公司山水地信息创始人,大型在线即时通信系统架构师。

  目前在Testin担任总裁一职。

  B.在做什么?

  Testin云测是移动APP开发者服务平台,为移动应用、游戏开发者提供APP全系列测试服务。目前已经持续服务超过45万开发者,为超过100万个独立APP进行了超过1亿次的测试。

  C.投资人怎么说?

  Testin是由一支非常优秀的连续创业者组成的团队。Testin用先进技术替代人做测试的服务理念,极大提升了测试的工作效率,帮助大量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用极低的投入解决测试的难题。

  ——IDG资本合伙人 林栋梁

  创业,眼光和切入点非常重要。移动互联网大潮涌起的2011年,大多数创业者选择去做改变人类生活的应用。而Testin却选择了去支持、帮助这些开发者成长,提供水给他们。事实证明他们已经成为移动开发产业链里非常重要的一环。

  ——高榕资本合伙人 岳斌

  ■ 对话

  “我们兴奋的是可以改变行业”

  新京报:Testin想要做“解放测试者”?

  徐琨:Testin可以说是在解放测试者,本质上就是让测试能力更强的人收益更高,不再去受限在一个公司、一个环境里。我们兴奋的是可以改变这个行业。

  新京报:有报道说,BAT找你们谈过,想要注资或收购,但都被拒绝了。这是什么原因?

  徐琨:不是我们没有动心,而是在看究竟哪一家更合适。

  我觉得做企业,更多是选择怎么把事业做大。目前来说,这几家企业很难提供Testin对等需要的这些资源,如果有的话未必不可以合作,就跟京东也可以接受腾讯的投资是一样的。

  比如说我们如果跟腾讯真的合作的话,腾讯真正的价值在于微信,我们从微信能得到什么呢?很少。上面的开发者本身就是我的客户,不需要从腾讯那里获取了。

  新京报:作为技术出身的人,创业遇到的挑战有什么不一样?

  徐琨:做研发和做技术的人的思维特别理性。我们原来做事情的时候,一个事情如果没有80%的把握,是不会对任何人承诺的。

  做企业不一样,做企业更多的是靠梦想也好,或者是愿景也好,首先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付出150%。这个跟做技术的时候,是两种思维模式。

  放大梦想很重要。这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是太简单的事情了。因为很多创业者干的活就是放大梦想,除了梦想他其实什么也没有。但是做技术出身的人太理性了,所以他需要跨越理性,先点燃自己,然后才能照亮别人。

(责编:陈键、沈光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