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IT

移动互联网资源:一个圈套?

陈莎莎

2015年08月03日08:48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移动互联网资源:一个圈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资源的地方,就有生态。

  汤文抢注的包括域名、APP、二维码、微信公众号等互联网全套资源,在移动互联网的江湖里,非个案。与其说这是一个圈套,不如说移动互联网资源的生态尚不健全,无论是监管制度,还是移动在线交易商业生态,都还在起步阶段。

  虽说无利不起早,但别忘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汤文的移动互联网资源也许数年后又是另外一番交易景象。

  如果只是卖域名,北京人汤文(化名)不至于“被这帮后辈娃娃们绕了几百万”,以至于想自杀。

  域名,作为PC端互联网惟一入口,价值独特,一些投机者抢注域名,转手卖给企业,盈利上千万,汤文也注册了几个。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域名的独特性有所下降,APP、公众号、二维码等多种资源共生,“科技公司”对汤文说,“只抢注域名卖不了高价钱,还要抢注移动互联资源。”

  等花光了一生积蓄抢注完全套互联网资源,汤文发现,那些被抢注的传统企业并不想买这些。

  问题出在哪里呢?传统企业为何对移动互联网资源熟视无睹?对于汤文来说,移动互联网资源是个圈套,那对于传统企业来说,难道也是圈套吗?

  域名大诱惑

  一只域名甚至能卖上亿元的高价,退休已五年的老北京人汤文也抢注了一些企业和行业域名,打算卖个好价钱,但是汤文有底线,最初并不是想高价倒卖给中介,也坚决不卖给外企,只是想卖给实体企业

  之所以敢把自己所有积蓄、房子抵押,甚至父母的养老钱,全部砸进移动互联网,是因为之前在PC端互联网上的“天价收益”。

  “微信”双拼域名weixin.com已于2015年4月13日被腾讯收购,成交价格数千万;奇虎360公司以17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6亿元)收购顶级域名360.com;小米正式启用的国际化新域名mi.com“贼贵”,约3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43万元)。

  一些公司甚至抢注多个域名。京东创办人刘强东近年来热衷于收购各种相关的热门域名,先后购买了3.cn、Jingdong.com、wangyin.com(网银),甚至连dao123.com(网站名称显示为导流网),jingdog.cn(京狗)以及joydog.com.cn(Joy狗)等域名,也已在京东名下。

  刘强东此前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由于京东原先的域名360buy.com难记忆,用户需要搜索后再进入京东,百度等搜索引擎因此占据京东很大的流量,京东被别人‘扒了一层皮’。”据说京东因此每年需要向搜索引擎公司支付约6000万元的流量费。

  事实上,国外已经形成了专门交易域名的交易平台。

  全球最大的高端域名交易平台和货币化供应商SEDO通用顶级域名的每季平均销售价格数据显示,2014年第二季度,.com的销售价格为2807美元,较第一季度的2496美元上涨了12.46%;第二季度.biz的销售价格为1896美元,较第一季度的899美元上升了110.9%。

  根据易观智库产业数据库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5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到7.4亿人,同比增长10.27%,已经超过PC端用户规模。

  想想PC端互联网的天价域名,汤文决定在移动互联网端先下手为强,“拿出所有积蓄和父母的养老钱,外加在北京200多万的房子,150万抵押给典当行,抢先买下企业在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工具。”

  她从有过业务合作的红塔集团、华润集团、神塔集团开始,把各种与该集团相关的域名都抢注下来,不仅后缀包括.net,.com,.cn,.wang等全套,包括中英双语,所有能想到的名字,除了针对公司,她还以行业门户网站“中国美食网”、“中国化工网”为关键词,把可能相关的域名都注册下来。

  汤文说,“最初并不是想高价倒卖给中介,只是想卖给实体企业。”以红塔集团为例,“当时市场最高价给到我好几千万,我都拒绝了,我只想卖给红塔集团。”

  汤文也坚决不卖给外企,“互联网资源必须掌握在中国人手里”,所以当初有外企要收购她手上的全套互联网工具配置时,她都一概拒绝了。“我只卖给传统企业。”

  移动端幻想

  “移动互联网时代,仅有域名是不行的,还得‘抢注’APP、微信平台、二维码等专属于移动互联网的资源,这样打包才能卖好价钱”,在这样的逻辑引导下,汤文将手上的钱几乎全部用光

  注册好域名后,一家“科技服务公司”“提醒”汤文,“移动互联网时代,客户需要的是电脑端、手机端的全套配置,只注册域名,就会漏掉大笔生意,因此还应该制作APP、商城、微信平台、二维码、物联网等配套工具。”

  汤文一开始很迟疑,但过了好几个月,自己注册的几个大公司,一直没有企业主动购买她注册的域名,汤文有点心急了。

  这时候,有客户给她打电话,自己是某餐饮行业大公司老总,亟需汤文手上的“中国美食网”,愿意出价800万元,但必须包含手机端的全套配置。汤文算了算,全套配置中,每一项的花费在几万元,一套下来十几万元,但是客户已经送上门,立刻转手就有800万元,那事不宜迟,应该立刻出手。

  汤文向记者展示了“全套资源配置”,包括各种后缀的域名、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颁发的“中国化工网4G行业门户证书”、APP商城版客户端(安卓、苹果双系统)10年服务期、微信商城和平台10年服务期、bingoso搜索引擎1年、古德斯搜索引擎捆绑赠送10年(李开复博士与俄罗斯古德斯-搜索引擎专家共同研发,网称全球最大的中文商业网站)、二维码10年。

  在她陆续一项项地买下各种移动互联网工具时,不断有客户来电“要挟”她,“我是哪里哪里的,需要中国美食网,你是做美食行业的吗,让给我吧,别跟我抢了。”

  汤文说对方说话很“横”,可是对方越这样,汤文越感觉市场火爆。

  这时候,汤文不再坚持卖给实体经济企业,一方面因为实体经济企业不积极,另一方面,中介给她介绍的其他“科技公司”出价更符合新闻报道的天价交易。

  于是,她正式进入了“倒卖移动互联网全套配置”的行列,但汤文说自己其实不懂技术,只要客户要求,她就会全力满足,“加个几万块钱来加个配置,就能做成全套,立刻转手能翻几百倍,我为什么不加呢?”

  只是后来,原先有意购买全套域名的“客户”没再来电,这时,她手上的钱已经几乎全部用光,剩下的钱只够抵押房子借款支付一个月的利息,而且抵押还有2周就到期,“如果2周内仍然不能卖出手上的互联网配置,房子就要被强制执行收走了”。

  焦急如焚的她加快销售步伐,心里价位也从原来至少千万,降到只要200多万,“能还完借款、抵押,还能有点剩余就可以了”。

  移动资源生态

  汤文手里的移动互联资源“养活”了一批制作此类资源的公司,但是这些资源真正的价值却不是这类公司说了算,还是那些潜在的买主——被抢注的传统企业说了算

  上海一家为科技产品融资上市的公司,想了解汤文手上有什么资源能打包融资。汤文特地从北京飞来上海,带上一整个行李箱的互联网认证证书。

  对方看过证书后,认为虽然不能说全都没用,但至少暂时还无法融资上市,“要么放弃、收手,要么回去把申请下来的各种工具,运营起来,吸引客户流量,做到一定规模之后,才能帮她吸引融资。”

  “这意味着,直接转让的这条路完全行不通了吗?”汤文有些崩溃,想到了自杀,“曾经有个国企背景的科技公司提醒我,移动互联网行业80%都是骗子,我的亲身经历看来,这个比例估计超过90%!”

  国内对互联网资源的抢注,有无法律法规或行业硬性规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国外,互联网主要依靠行业自律。在国内,监管条例针对移动互联网的资格认证,很少提及。

  在中国,早在2002年3月14日,信息产业部第9次部务会议审议通过《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直至2012年CNNIC修订《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域名注册实施细则》,沿用了十年之久的管理条例,一直负责在互联网传统PC端的域名监管,明确规定,以投资目的抢注域名是非法行为。

  2013年,《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通知》正式执行,通过对提供APP的第三方平台备案等管理。自2013年9月1日起,为了进一步规范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了《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正式实施,对电信业务经营者向公众用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规定了服务质量指标和通信质量指标。

  但汤文几百万购买的全套资源配置,始终没有详细规定。

  汤文慢慢回过神来,现在泡沫吹大了,却没有人来接盘。几周后,当记者再询问她的进展时,她说又问了其他科技公司,这些证书还是有价值,所以她打算继续转让,只是不再买新的配置。

  那么,问题来了,移动互联网全套资源配置到底包括什么?价格几何?对企业有什么实际作用?

  汤文手中有2个行业网站的全套协议,都由浙江商帮科技有限公司盖章后负责开发,协议中已缴费近20万元,主要包括APP、全网名址、二维码、微信平台,协议服务期十年。

  除了2个行业网站,汤文还为3个大型企业配置了互联网全套资源,是她根据众多“客户”的要求而购买,其中购买APP的价格是3万,服务期10年,这大体是行业报价的普遍水平。一家自称中国最大的移动营销服务商的北京道有道科技有限公司也是类似报价。其在线客服告诉记者,一般的APP制作价格在3万,如果加上微信端就是4万元左右。

  汤文向记者展示了全套配置的所有“证书”,鱼龙混杂,“大红戳”五花八门。中国××网(因受访者要求隐去全名)的“4G行业门户体系示范单位”证书,由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中国3G行业门户注册中心盖章,但记者登录中国3G行业门户注册中心官网,发现其从2013年后首页新闻就没再更新过,而汤文所得证书的注册盖章时间是2014年7月。而对于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业内人士透露,这是行业内部自发组织的协会,其并没有行政的强制性认证职能。

  二维码全国数据库证书中,右下方盖了两个红红的大戳,左边是互联网二维码中心,右边为二维码电子商务协会。

  据百科资料显示,互联网二维码注册中心(Internet dimensional Code Center,简称IDCC),于2010年6月3日组建,是由中国中小企业移动电子商务应用普及工程联合推出的二维码注册平台,该机构的性质为网站。但当记者点击后附的网页链接入口,尝试进入该网站时,页面却显示为“您所访问的网址有误”,多方渠道尝试都未能成功进入这个网页。更有甚者,“二维码电子商务协会”则在搜索引擎中,找到任何与关键词相关的信息,该协会的性质、职能和权威性无从得知。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抢注移动互联网APP、微信二维码等产品的价格走势,由传统企业对互联网资源的需求决定,“如果大企业着急开展线上业务,着急买全套资源配置,那价格就可能很高,几百万几千万,如果这个大企业很多年都不急于开展线上业务,那你只能先养着,养到这个大企业想买为止。”

  目前,传统企业会开展移动互联业务吗?

  买主兴致已失

  不要说移动端,即使是PC端,在线交易平台的主角也只是淘宝、京东等少数互联网公司,传统企业从来都只是配角,汤文手中的移动互联网资源落得个“有价无市”

  在网上,介绍传统企业如何做线上业务的经验很多,但大多停在“理论上”。记者就此问题询问某互联网公司的市场总监,得到的回答是,“好像没什么成功案例”。

  “苏宁电商算成功案例吗?”记者问。

  “但是……”还没表示肯定,对方就首先来了个转折词,“貌似也不是很成功,獐子岛、宏图三胞现在也很难说做得怎么样了。”

  记者向易观智库询问,对方提供的实体经济企业开展线上业务的报告只集中于O2O,目前主要在地产服务、生活服务、酒业,“其他行业还没发现比较好的案例,即使在已经开始线上线下融合的案例中,也仍然是互联网企业主导,由实体经济企业主导做线上平台,很少有成功案例。”

  O2O模式基本商业逻辑是,用户在线上平台预先支付,然后到线下消费体验,商家实时追踪其营销效果,由此形成闭环的商业服务和体验过程。

  尽管O2O模式在向各领域全面渗透,但目前依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有数据显示,无论中国还是美国,目前线上消费只占整体消费的3%-8%。而且正如万达集团总裁王健林所说:“在中国和世界,O2O模式目前还没有成功的案例。现在的O2O模式其实大部分就是一个导购模式,并没有线上线下完全结合起来。”

  实际上,即使是大型跨国集团,开展线上业务的步伐也远不如手机业务的普及这么迅速。国际化工巨头巴斯夫2015年刚刚开通淘宝商城,开始尝试线上业务,而就在此几个月前,其高管还表示化工行业可能不需要快速应用电子商务。

  记者从2014年中国民企500强名单中,梳理前30名的企业如何开展电脑和手机端业务,发现大多数网站只是公司基本信息介绍,无法在线交易。而在手机端,除了科技公司之外,未发现传统行业企业使用APP商城交易系统,发展线上业务的公司只是借助微信公众号,但也只是信息展示。

  为什么实体经济企业做线上业务这么困难?易观国际负责人告诉记者,“互联网基因是个很大问题,传统行业企业的节奏和思维都比互联网这种轻量级的公司慢,而且负担较重,而且线上业务对于传统业务有冲击。”

  在传统行业企业负责开创线上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怎么看?

  “老板根本不懂电商盈利的渠道,大多会请一个所谓的电商‘业内人士’来指挥,但一些所谓的业内人士也只是招摇撞骗之徒。一旦老板发现电商不赚钱,就会关掉业务。”某负责人表示。

  很多传统企业将电子商务看作是一个网络销售渠道,无法理解互联网颠覆式思维。“进入电子商务,就必须颠覆以往对于商业模式的思维方式,不能够改变以往的认知思维习惯,也是传统企业不能成功转型的原因。”该负责人表示。

  对于许多传统企业,线上与线下业务是对立关系。有业内人士分析,“很多传统企业不做电商,是怕线上的价格会影响到下线已有的渠道商的利益”。

  (实习生李欢欢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陈键、毕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