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团财报中的to B新业务:“新飞轮”业务浮现

2019年03月15日14:20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解读美团财报中的to B新业务:“新飞轮”业务浮现

  日前,美团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其中最受关注的是,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已实现合计盈利。

  不过,更应该投以关注的是,美团的新业务板块正在“浮出水面”。2018年,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实现收入112.4亿元,较去年的20.4亿元增长450.3%。

  新业务中,餐饮RMS、快驴进货等toB新业务正在成为美团的“新飞轮”,一方面在“探索餐饮服务价值链的额外变现机遇”,另一方面,这些toB新业务还将发挥与餐饮外卖、到店餐饮等核心业务之间的战略协同作用,帮助餐饮商户实现经营数字化,并与美团的平台更好地连接。

  以餐饮RMS、快驴等toB新业务促进商户经营的数字化,从而深化平台商户的合作关系与增加在线数量,进而给消费者提供更丰富、优质的餐饮选择。这种以科技驱动商户再驱动消费者的“T2B2C”模式,将进一步夯实美团的“Food”优势,成为飞轮旋转的新动能。

  长期投入新业务,美团飞轮效应爆发

  每次财报发布后,美团都会迎来一波质疑,质疑多集中于美团对新业务的投入。

  一方面,长期持续扩展新业务,令美团财报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另一方面,不断增加的新业务,令投资者们越来越难找到可以与美团对标的公司。

  尽管如此,美团依然表示:将加大对我们餐厅管理系统(RMS)及供应链解决方案的投资,藉此加强与平台上的商家合作关係、提高其运营效率并探索餐饮服务价值链的额外变现机遇。

  “飞轮效应”,是贝索斯对亚马逊发展历程的比喻。多年前,亚马逊面临持续亏损,却持续进入新业务。彼时的贝索斯也曾遭遇质疑。

  他用飞轮效应解释亚马逊的行为。在他看来,当你试图推动一个静止的轮子时,要花很大力气,而当轮子到达一定转速后,其动能便足够维持原有状态。

  亚马逊是幸运的。十多年来,贝索斯为亚马逊造出2个飞轮。

  其一是电商业务。亚马逊基于优质用户体验的口碑,持续吸引流量,从而获得更多供应商的入驻加盟,而优质供应商又会带动用户体验提升。由此,亚马逊电商业务实现正向循环。

  其二是AWS业务。亚马逊设置了大量工具吸引开发者,基于开发者体量,降低了AWS的成本,进而以更低成本提供更多开发者工具,从而形成第二个正向循环。

  如今,亚马逊通过各类智能设备,将两个飞轮连接起来,实现双飞轮的协同效应。

  双轮的速度难以抵挡。有媒体指出,在北美,只要亚马逊宣布进入一个行业,该行业上市公司股价无一例外都会下跌。

  贝索斯的理论并不复杂,但关键在于,要如何找到属于自己公司的飞轮,并持续不断地推动,直到飞轮能自主转动。

  这是美团发力RMS和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的原因。对以“吃”为核心的美团而言,这便是轮毂。

  发力供给侧数字化,美团打造餐饮新护城河

  餐饮供给侧一直是美团的飞轮。2015年底,美团便已在为商家提供餐厅管理系统和供应链解决方案,并尝试对餐饮经营的全部环节进行改造。

  2018年底,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曾说,“有不少餐厅的点餐记账等都还停留在人工处理的阶段,占用了餐厅大量的人力成本,效率低下,这就需要我们主动去推动这一进程。”

  在推动供给侧数字化的改革之路上,美团已有很多突破。

  餐厅管理环节,美团的RMS正透过SaaS模式对餐厅软件行业造成革命性改变,将餐厅的整体业务经营数字化与线上平台进行更好地连接,为餐厅经营者提供包括点餐、收银、外卖、厨房管理、进销存、会员营销、财务报表等在内的解决方案。

  去年12月,美团还推出了美团RMS茶饮版(即美团收银茶饮版),包括喜茶、茶颜悦色等在内的国内餐饮品牌,已接入RMS茶饮版,每单节省3至5秒,实现门店智慧管理。

  收单环节,美团智能POS在餐饮市场覆盖第一,成为餐饮商家首选POS;小白盒入驻了大量商家,帮收银员解放双手,提高效率;收款音箱,则帮千万个餐饮小店真切听到“钱到账”的声音。

  供应链环节,美团成立了快驴事业部,希望可以通过仓储和物流来实现餐厅进货的数字化。按照国盛证券的测算,2018年快驴的年交易额预计在30亿元左右,2019年这一数字有望持续快速增长。

  营销环节,依托美团平台与经营工具,商家可以观察用户的消费行为数据,从而实现精准营销。

  美团的供给侧数字化改革,正逐渐覆盖餐饮全链条。商家“线上化”的加速,将促进整个餐饮生态的繁荣。

  通过供给侧数字化,美团与商家的连接将更加紧密,由此形成一个大量商家和消费者聚集、高频交易的“超级平台”。

  未来,“Food+Platform”战略将成为美团的护城河。

  打造完整数字经济,双飞轮效应逆转美团

  供给侧数字化改革的同时,美团在需求侧数字化方向的开拓也没有止步。

  如今,用户在几乎所有生活场景中享受到美团服务。外出时,有餐饮、酒店、景点门票等生活服务;在家时,可以使用外卖、闪送和小象生鲜等服务;路上,则有摩拜、打车、酒店、火车票等满足不同需求。

  可以发现,通过需求侧数字化,美团构建起集吃喝玩乐行于一体的超级平台,并已形成正向循环。

  这是美团基于需求侧数字化构建起的“飞轮”。而这一飞轮的协同效应也早已显现。以美团酒旅业务为例,2017年,超过80%的酒店预订新增交易用户,都是从餐饮外卖及到店餐饮两个核心品类的用户转化而来。

  王兴曾经提到:供给侧数字化和需求侧相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

  如今,美团构造的两个飞轮自然也不会独立运行,两者借由美团平台,正发挥出新的协同效应,为美团扩展新业务的降本提速。

  正因如此,过去一年,美团实现了用户、商户双增长。据财报显示,较2017年同期,美团交易用户总数增长29.3%,超过4亿,活跃商家增幅32.1%,达到580万。

  可以预见,随着美团新业务的深度、广度不断扩张,其用户、商户的平均收益也将持续增长。

  实现飞轮效应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从1997年起,贝索斯每年都会给股东写信强调这一点,坚持了20余年,亚马逊才如今的近万亿市值。

  这一次,故事的主角换成了美团。美团又能否复刻亚马逊传奇,这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责编:赵超、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