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网络水军产业链运作内情:出售粉丝 评论也分档

赵丽

2018年01月12日07:24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揭网络水军产业链运作内情:出售粉丝 评论也分档

  还有哪些平台被“攻陷”

  其实,除了微博之外,还包括短时间内让一段视频观看量过百万、为网店创造巨大的流量吸引消费、登上热门榜单、电影评分变高等产业链,价格不同,质量不同。

  同时在微信上经营公众号的小布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在某个微信推广平台,可以花30元购买500个微信公众号粉丝,且粉丝自带头像、名称、地区、个性签名,能保证“真实存在,永久不掉粉”。

  也许大家会疑惑,公众号的流量是怎么刷出来的?

  “一开始刷的是粉。公众号刚出现时,是与微博做竞争。微博最关键的是粉丝量,所以在早期,公众号只需要刷粉就可以了。然后,自媒体只需要把公众号后台的粉丝量发给广告主就可以。”小布说,刷粉之后是刷赞。“如果公众号只公开粉丝数,广告主投放几次就会发现被骗。所以,除了刷粉,还要点赞数。10万粉丝,再怎么着也得有三五十个赞。于是,刷粉的自媒体开始刷赞”。

  “刷赞之后,就是刷浏览量。”小布说,微信公众号平台公开浏览量后,某个公众号、某篇文章有粉、有赞但是没点击也不行,这就必须刷浏览量。

  按照小布的说法,现在刷的是整体。“尽管有粉、有赞、有流量,但是多个公众号一对比,就会发现作假的地方。于是,自媒体开始均衡刷,先灌点粉丝,再灌点流量,再同时按照100:1的比例灌点赞,各家就都一致了。很均衡,很完美”。

  记者注意到,对于微信公众号平台上的这些作弊行为,腾讯官方曾公开表示将给予惩罚,且已经有相应的“反刷”机制和技术应对方案。

  同时,随着网络直播平台市场“野蛮生长”,数据作假也逐渐成为众所周知的“内幕”。

  记者调查发现,网络直播平台数据造假被曝光,缘起于2015年9月。当时,国内某电子竞技战队的队员在一家直播平台做直播时,其显示的房间观看人数竟然超过了13亿人。从此,网络直播平台数据造假从圈内人熟知的内幕,变成了业内公开的“秘密”。不过,仍然有很多观众以及企业并不知情,甚至很多企业还在“网红”身上投入了不少冤枉的广告费。

  记者注意到,网络上有各类直播平台的涨粉、刷在线人数、刷播放量、刷直播点赞、刷各种礼物,甚至有的还可以直接将某个直播刷上当日直播热门,有的花1元钱就能实现高数量播放量。

  当然,被“水军”入侵的还不止微信公众号、网络直播平台,App排行榜是新的“战场”。

  “App刷榜行为伴随着移动互联网而生,成为开发者惯用的作弊营销手段,刷榜难度、成本也都在抬高。刷榜服务商除了能帮应用开发者刷到排行榜之外,还能为应用添加评分和评论,给竞争对手的应用进行差评。这里已经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在某游戏开发公司宣传部门工作的刘立新对记者说,相较于微博平台、微信公众号平台、网络直播平台的刷量方式,App刷榜的方法更多,从大的类型看,大致可分为“肉刷”和“机刷”两种,其中,“机刷”又分为虚拟“机刷”和工作室“机刷”。

  据刘立新介绍,“肉刷”,即用户是真实的、用户行为也真实发生,用户通过一类被称为“积分墙”的App,按照指定方式下载产品便可获得不到2元的奖励,有些金融理财类App的奖励高达几十元。“机刷”则是完全的数据造假。虚拟“机刷”通过破解应用商城的协议算法,通过多地服务器及不同地区的VPN在短时间内模拟大量用户的搜索、点击甚至下载行为。

  据业内人士透露,虽然“机刷”比“肉刷”便宜,效果也更快,但是风险巨大,一旦被查到就面临下架的风险,而且由此带来的都是假用户,所以很多大公司多用“肉刷”。

  “其实这是一种恶性竞争。”在一家网络推广公司担任运营总监的白敏无奈地说,“比如App下载量,中小企业好好做的话可能会有几千的下载量,可是别人轻轻松松一刷,一两天的时间就有几十上百万下载量,量越大排名就越靠前。”

  在业内人士看来,网络“水军”已经影响了互联网信息的质量。目前,除了对网络“水军”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更需要法律对此进行硬性约束,打破网络“水军”“死而复生”的怪圈。

  记者了解到,修订后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于今年1月1日起施行。此前,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局长杨红灿曾表示,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施行后,帮助他人刷单、炒信、删除差评、虚构交易、虚假荣誉等行为将受到严厉查处,网络“水军”等不法经营者将受到严厉处罚。

  制图/高岳  

(责编:沈光倩、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