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需 拼多多入股国美

闫岩

2020年04月21日08:39  来源:北京商报
 

  1987年,在官方认定国美初建的这一年,其创始人黄光裕还是个青涩少年。彼时,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黄峥也只有7岁,他们肯定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商业联手“双黄连”的主角之一。两人更没有想到的是,30年间各自亲手谋划出的商业图景曲线,会在2020年出现交点——4月19日晚间,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拼多多以总计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方式对国美进行战略投资,期限三年。而据了解,黄光裕将于约10个月后刑满出狱。若这些债券最终全部行使转换权,拼多多将最多获配12.8亿股国美新股份,约占后者发行转换股份扩大后股本的5.62%。双方同时将在物流、技术、数据和服务方面展开一系列合作。4月20日当天,国美零售股价上涨超过了16%。

  “双黄”的不同轨迹

  “双黄”的故事分别开始于广东潮汕和浙江杭州。这两个地方孕育了无数民营企业家:生于潮汕的李嘉诚、马化腾、黄光裕,和生于杭州的宗庆后、马云、黄峥,仅仅把他们的名字列在一起,便是一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史纲要。

  而黄光裕和黄峥二人无论是从出身、学历、气质还是境遇上都差异鲜明,生活让大黄小黄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两条路——一个草莽英雄,一个翩翩文士。

  黄光裕少年失学,半是生活所迫,半是受潮汕人“东方犹太人”风气的影响,少年之时便背井离乡,北上奋斗,最落魄时,甚至拾荒谋生。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市场经济和商品供给不断冲击中国人常识的时代,黄光裕以其骨子里的狼性把国美从一个不足百平米的小电器店做成了中国电器第一连锁品牌。随后一路大鱼吃小鱼,成为商业教父和中国首富。随后盛极而衰,锒铛入狱至今。

  而黄峥则从小便是学霸,浙大学子、赴美深造、谷歌的青年才俊,回国创业之后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2015年拼多多横空出世,让电商行业内的“一猫一狗”胆战心惊,拼多多从一个游戏公司的内部孵化项目,用一年时间做到了单日交易额破亿,第二年霸榜iOS应用商店,第三年便成功赴美上市。而同样是上市,老黄则盼了17年。

  但二人却也有相似之处,他们都是自己那个时代的“价格屠夫”——在零售渠道这件事上,他们都做到了“惊世骇俗的极致”。

  黄光裕的互联网心结

  回溯黄光裕入狱前国美的快速发展,是和一次又一次的并购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仅2005年,即黄光裕登顶中国富豪榜的那一年,国美便先后收购了哈尔滨黑天鹅、深圳易好家、武汉中商、江苏金太阳四大区域性零售渠道,此后的几年中,他又先后把永乐电器、蜂星电器、大中电器收入囊中。

  黄光裕入狱后的国美急转直下,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原生于互联网的阿里巴巴、同样电器行业出身的苏宁和京东,国美在互联网方面的布局开始显得跟不上时代。国美有据可查的第一次对互联网渠道的大手笔,是2012年5月27日黄光裕通过旗下的国美锐动公司斥资9009万港元(约合7333万元人民币)拿下库巴网和新锐美两家家电销售网站各40%的股权。

  那正是新兴电商与传统渠道的价格战打得最惨烈的一年。那年8月14日,刘强东通过微博宣布,当时还叫京东商城的京东所有大家电将在未来三年内保持零毛利,并表示“保证比国美、苏宁连锁店便宜10%以上”。

  这个脾气秉性与黄光裕颇有相似之处的宿迁后生着实让国美大伤脑筋。国美自此不断尝试其在互联网零售领域的左冲右突,但到2016年,国美似乎已经放弃了品牌官网这一单一渠道的电商战略,当年4月,国美入驻亚马逊中国,但随着亚马逊中国自身在国内B2C业务的式微,国美的这一招棋现在看来也未见太大实效。同时,近年来国美大力推广其社交电商美店,2019年,国美美店的GMV同比增长了101%。同时,国美开始加入亚马逊中国之外的其他第三方电商平台,其中就包括老对手京东和小黄的拼多多。

  数据物流深入合作

  国美和拼多多的初步合作可能开始于2018年的“双11”前夕。2018年10月11日,国美拼多多官方旗舰店正式上线,成为拼多多“品牌馆”又一重量级品牌商。当时,国美拼多多官方旗舰店囊括松下、长虹等国内外一线品牌,先期上线127件商品,基本覆盖了包括彩电、洗衣机、冰箱等在内的大家电品类。

  而到了2020年,国美和拼多多开始展开了更深层次的合作。3月底,拼多多与国美首次联手打造“超级品牌日”活动。到4月19日晚,拼多多和国美零售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三年,票面年利率为5%,初步转换价为每股1.215港元。如最终全部行使转换权,拼多多将最多获配12.8亿股国美新股份,约占后者发行转换股份扩大后股本的5.62%。

  除此之外,双方还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国美零售全量商品将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电将接入拼多多“百亿补贴”计划。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将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两大服务平台将分别为拼多多平台商家提供覆盖全国的中大件物流、仓储及交付服务,以及包含家电维修、清洗保养、以旧换新在内的消费者服务方案。拼多多则会向国美注入消费大数据、平台流量等优势数字零售资源,双方还将在市场推广等方面展开积极合作。

  当晚,国美零售CFO方巍总结自2018年以来国美与拼多多的合作历程时表示:“从平台到服务,再到今天资本层面的合作,国美与拼多多的合作日渐深入。”通俗地说,国美需要拼多多提供的互联网渠道,而急于甩掉某些标签的拼多多也需要来自国美这种“线下正规军”的物流和电器品牌服务——各取所需。

  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次合作是平台践行“普惠、人为先、更开放”新消费理念的最新一步,平台将在商品采购、消费补贴、物流配送、客服售后等方面与国美建立深度对接,探索跨界合作的新模式、新方法,助力地面零售实现数字化转型,为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平价大牌好货。

  此次是拼多多上市后的首次对外投资,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拼多多与国美联手,国美旗下的安迅物流能够为其提供支持,减少对阿里系物流快递的依赖。通过国美的自有物流体系和服务网点,拼多多的“价格+用户”优势,将和国美的“产品+服务”优势相结合,实现一二线城市“半日达”,进一步放大自身的价格优势。

(责编:赵超、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