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企业CEO来去匆匆

陈学东

2019年01月23日08:03  来源:新快报
 
原标题:蒋超出局酷派,卢伟冰执掌红米 手机企业CEO来去匆匆

  就像一出戏,时任酷派董事会副主席、首席执行官的蒋超那句“未来酷派将扎根美国”的话音还没落地,就被罢免了CEO的职位。同样戏剧性的是,过去针对性制定出“以小米反小米”的原金立总裁卢伟冰,正式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兼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

  在全球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潮中,蒋超不是第一位“背锅侠”,更不会是最后一位。仔细分析近一两年手机行业的换帅情况,记者发现,他们的经历都隐现出不少相似的规律。

  酷派老兵遭闪电罢免

  为酷派编织“扎根美国市场”梦想的蒋超,应该完全没料到,1月11日他在美国CES 2019上对媒体畅谈“吸引美国基金加入、实现酷派美国团队本土化”时,酷派集团董事会在北京时间1月11日下午召开会议并决定:罢免蒋超的所有职务,包括酷派及所有附属公司。

  2019年伊始,加入酷派近17年的蒋超,成为国内手机行业第一位被扫地出门的CEO。这样的局面,意味着他要默默地为目前已经处在谷底的酷派业绩,背上沉重的“锅”。

  蒋超是在2002年进入酷派的,算起来已经有十六七年光景,是“老”酷派人了。那一年,以寻呼机起家的酷派,开始转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担任酷派CEO之前,蒋超被外人熟知是因为其曾在360、酷派、乐视三角恋关系期间,与360掌门人周鸿祎的几场口水仗。随着“三角恋”的结束,蒋超也不再被外界所关注,直到其在2018年初临危受命——接替刘江峰担任酷派CEO。

  2017年8月,由贾跃亭任命的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黯然离开,随后蒋超接任CEO。当时的酷派已经处在市场边缘,长期负责酷派财务及行政事务的蒋超上任后对公司进行了紧急止血,包括在公司财务方面着手改善,对亏损业务进行了整顿。此外,酷派还通过裁员、卖地等方式展开自救。当然,这些举措对于酷派集团而言,更多只是起到“续命”的作用,并没有在2018年解决酷派最核心的问题。

  根据财报透露,目前酷派集团的主要营收业务依然依赖于销售移动电话及配件,营收占比高达96.62%。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的营收中,酷派的海外业务已经超过国内,这也是蒋超一直在鼓励走出国门、发力海外市场的主要原因。当然,这次海外对国内市场的超越,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场下滑得太快。

  如今,蒋超作为“背锅侠”被扫地出门,但酷派依然没有解决目前面对的实质问题。

  “金立旧将”被邀执掌红米

  金立的破产清算绝对算得上是2018年智能手机行业的一件大事。而原金立总裁卢伟冰在两周前加盟小米,负责刚刚独立的红米品牌,也被视作2019年智能手机领域的另一件大事。

  从康佳、天语到金立、红米,卢伟冰一路走来四次“换机”,参与和见证了波澜壮阔的通信史篇,成为一个时代的错峰者。回顾此前每一次人生抉择,卢伟冰坦言其实并没有那么清晰,但最终作的所有决策都是遵循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1997年,那是家电行业最牛的时候。英语优势让卢伟冰成为康佳第一批做海外拓展的员工。10年间,他从底层一步步爬到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的位置。2007年,卢伟冰加入天语手机之后,很快得到了其掌门人荣秀丽的赏识,从国内事务的负责人一路提携到天语手机GSM及海外事业部总经理。

  加入金立初期,卢伟冰的动作更像是在运筹帷幄、静观市场变化。2009年,他加入金立出任金立总裁一职,直到2012年金立才正式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相较其他品牌,金立的反应有些迟钝。随着小米等互联网手机品牌对市场带来冲击后,卢伟冰立刻主导金立推出了ELIFE、IUNI两个子品牌。2013年11月,打着“以小米反小米”旗号的IUNI正式起航。但这两个品牌和多数传统手机企业的互联网子品牌一样,最终并没能获得成功。

  金立被小米、华为、苹果等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在市场上屡屡败北后,出师不利的卢伟冰很快被架空,标志是2015年12月M5 Plus手机发布会上,刘立荣重新站到台上,金立回到以续航和安全为主卖点的传统路径上,而随后ELIFE和IUNI这两个品牌也被砍掉,换言之,卢伟冰的产品年轻化改革被“否决”了。

  2017年8月,卢伟冰带领金立海外事业部从金立剥离,成立了一家名为诚壹科技的新公司,主要负责给包括传音在内的一众手机品牌代工。当时,外界舆论大多将这次剥离解读为卢伟冰“出局”。2018年11月,卢伟冰宣布诚壹科技解散,随后自己也被雷军招致麾下。

  作为新加入的大将,卢伟冰对红米的战略规划,一方面,对不同用户群与多样化的需求,通过不同产品线、商业模式、市场打法去满足;另一方面,从市场扩张角度,追求极致的性价比,通过红米独立,将覆盖更广的范围,毛利率的诉求也将更低。

  链接

  联想移动CEO命运多舛

  在国内众多手机企业中,联想移动绝对是变动最频繁的一个。无论是产品线、品牌还是人事的变动。

  三年前,作为接替当时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的种子选手,原神奇工场CEO陈旭东成为移动业务集团的新总裁。作为神奇工厂孵化的品牌,陈旭东于2015年6月上任之后,给了ZUK品牌很大的发展空间。

  凭借着超高性价比的产品,ZUK在发展初期确实也获得了一定的用户认可。但是陈旭东并没能改变刘军留下的移动业务走向,在2016年逐渐退到幕后,并在2017年5月正式离开了联想。

  2016年底接手联想移动业务的乔建,先后从三星、中国移动等企业连续挖来了数名高管,但这些空降的高管并没有让联想移动重获新生。这其中,曾经被联想委以重任的MOTO Z 2018就是“反面”教材之一,为了冲击高端和获得更好的利润而定出的近万元售价,显然不是一个明智选择。

  从2017年到2018年底,多位曾经被寄予厚望的高管悉数离职,ZUK、乐檬、VIBE等产品线也被陆续砍掉。其中,联想移动中国区渠道销售负责人虞杲、战略转型及业务突破负责人马道杰是在2017年先后离职;2017年5月,离开联想两年多的刘军宣布回归联想,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PCSD集团业务;2018年1月初,原ZUK手机CEO常程正式回归联想移动,并且是带着百人左右产品团队整体回归。

  2018年,联想移动成绩究竟如何?目前来看,联想移动已经连续发布了多款新机,并且多次在发布会上打出了“首发”、“全球首款”等宣传语。但是如今的常程,由于在宣传方面频繁碰瓷其他品牌,以致被不少网友戏称为“万磁王”。对于曾经的陈旭东、一众手机品牌高管而言,他们的“背锅”已经成为历史。

(责编:毕磊、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