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新蓝海,一家跨国公司的“一带一路”之旅

杨波

2017年05月15日10:16  来源:人民网-IT频道
 

戴尔大中华区总裁黄陈宏

戴尔大中华区总裁黄陈宏。(人民网 杨波 摄)

5月的厦门,碧海青山,花红白鹭。

在距离厦门高崎机场3公里处,有一座白色的三层建筑,这座修建于2000年的厂房,是全球IT巨头戴尔公司的最重要工厂之一。

“现在,戴尔在中国每秒钟生产一台电脑,现在,戴尔73%的产品都生产自中国,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全面实施,将会为企业界,包括戴尔这样的跨国企业,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市场机遇。”戴尔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黄陈宏对人民网记者表示。

对于正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黄陈宏充满了期待。他说:“‘一带一路’倡议对整个世界的发展,带来了很多新的机遇。推进国与国之间的互联互通,还需要企业来承接。作为具有全球资源调用能力的跨国企业,怎么样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潮当中能够找到自己更好的定位,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深度研究的课题。”

合作之路:从槟城到厦门

古代,中国福建、浙江的沿海人民,通过帆船将景德镇的瓷器、江南的丝绸和茶叶送到东南亚、南亚乃至中东和北非,并运回当地的香料、染料,这条海上丝绸之路,构建了农耕文明时代的全球贸易版图。

今天,当年的瓷器丝绸变成了个人电脑、手机、服务器等电子产品,还有先进IT技术和服务解决方案,产品通过飞机、轮船、火车运送到全球各地,IT服务通过海底光缆、陆路光纤提供给世界各地的客户,这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全球贸易版图。

“现在大家都在谈‘一带一路’倡议,事实上我们厦门工厂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受益者,当初戴尔选择厦门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起点,正是看中厦门独特的区位优势,这对于戴尔的发展来说极为关键。”张耀华向记者介绍到。

作为戴尔全球供应链副总裁,张耀华负责目前戴尔在整个亚太地区的供应链管理,他也是这家跨国公司1998年在中国建厂的首批员工之一。

据张耀华回忆,1998年,戴尔美国总部决定进入中国开厂,在选择第一座自建工厂的厂址时,曾经有几个候选地,“厦门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加上当地政府高效优质的服务,美国总部最终选择了在这里建厂,公司把一部分马来西亚槟城工厂的产能放到了厦门。现在回想起来,槟城和厦门,都是近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城市。”

在张耀华看来,背靠漳州、泉州平原的厦门,234公里长的海岸线蜿蜒曲折,港阔水深,终年不冻,是条件优越的天然良港,自古以来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区域之一。改革开放之后,厦门又成为四大经济特区之一,构筑了海陆空三位一体的立体交通物流体系,戴尔的到来,帮助厦门吸引了一大批产业链的配套企业入驻,同时,厦门优秀的营商环境,也使得戴尔获得了高速的发展。

“戴尔成为厦门的一张名片,同时厦门也是戴尔在中国乃至亚太地区的一个支点。”一位IT行业观察家表示,随着国家加大力度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福建大力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各级政府以扩大开放倒逼深层次改革,创新开放型经济体制机制,厦门作为戴尔入华的起点,未来双方的合作将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戴尔全球供应链副总裁张耀华(右)向人民网记者许博介绍工厂情况。(人民网 杨波 摄)

效率之路:从茶马古道到蓉欧铁路

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曾经在蛇口工业区树立过一块大广告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无独有偶,创立于1984年的戴尔公司,就是以其高效的供应链管理和零库存,成为最年轻的的世界500强企业之一。

作为供应链管理专家,在厦门生产车间,张耀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电脑产品的价值每周贬值1%,因此供应链就是企业的生命线,戴尔采用了各种办法来让消费者和用户尽快拿到产品,提高资金周转率。”

记者看到,在长方形工厂的两端,分别是运输原材料和成品的大卡车,这些卡车每隔两个小时送一次原材料,并送走出厂的成品,这套“魔术师”般的生产体系,正是依托于一套高效合理的供应链管理体系。

“我们厦门的工厂距离机场只有5分钟的车程,这就是为了满足高效率供应链的需要,如果法律允许,我甚至希望把生产线放到机场跑道边上。”张耀华说。

当然,张耀华不可能把生产线放到机场跑道边上,但是,他找到了更好的办法,来继续提升戴尔供应链的效率,那是距离厦门近2000公里外的成都,中国茶马古道的起点。

成都深入中国的内地,是中国西南地区的核心城市,从汉代开始,这里就有一条从四川经过缅北到达印度次大陆的西南丝绸之路,到了唐宋两代,随着“茶马互市”的繁荣,易马的茶叶就地取于川蜀,并在成都、秦州(今甘肃天水)设置了置榷茶和买马司,这就是茶马古道,其一直断断续续延续到清代。

在“茶马互市”的漫长岁月里,中国商人在西北、西南边陲,用自己的双脚,踏出了一条崎岖绵延的茶马古道,现在随着蓉欧铁路的开通运营,火车取代了骡马,电气化的铁路取代了羊肠小道,中欧班列把商品低成本、高效率、安全地运送到中亚和欧洲。

黄陈宏介绍,2013年,戴尔成都工厂正式投入运营,并迅速成为蓉欧铁路上的大客户,大幅缩短了对沿线国家的物流运输时间。

“通过蓉欧铁路,戴尔产品从中国送达欧洲的时间,从走海运两个月缩短到两周之内,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沿线各国物流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能大幅提高全产业链的整体效率。” 黄陈宏说。

而在厦门工作了十几年的张耀华,现在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成都,这里已经成为戴尔在全球最重要的工厂和物流基地之一。

戴尔成都工厂生产线。

戴尔成都工厂生产线。

机遇之路:合作共赢构筑命运共同体

在尼日利亚拉各斯郊区的“电脑村”,这里是非洲最大的电脑市场之一,被称为尼日利亚的“中关村”,每天出售手机、计算机硬件及配件等电子产品,吸引着当地居民和从加纳、塞内加尔和刚果等地远到而来的外国游客。事实上这里的产品,大部分都是产自中国。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和世界第六大石油出口国,同时也是中国在非洲的重要投资国之一,有报道指出,尼日利亚每个月大约迎来500个集装箱,里面装着电脑等产品。

在产品和服务都高度全球化的今天,“一带一路”倡议为相关国家构筑物流和信息基础设施,传统的海上和路上丝绸之路将变成“互联互通”的贸易之桥,这对于传统产业和企业来说,意味着更多的市场机会,其价值非凡。

2016年,全球PC市场销量连续第5年下滑。但是依靠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和零库存管理,戴尔厦门和成都工厂的生产并无太大影响,这里依然是一派火热的生产场景,每天工人三班生产,利用厦门优质高效的立体物流体系,每隔两个小时,就有一批最新的产品发送到全球各地的客户手中。

在市场分析师看来,近几年PC产业的弱势,与北美、亚太等传统市场的高度饱和密切相关,如何开辟新蓝海,成为尚处于转型期的IT巨头们面临的现实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张耀华给出的答案是走进非洲,“‘一带一路’很有可能成为拓展PC市场的一把金钥匙,比如非洲,这里就像20年前的中国市场。”

而黄陈宏想的更远,经过20多年的深耕,目前戴尔在厦门、成都建有3个全球领先的制造工厂,在上海有设计中心和全球采购中心,在大连有一个全球服务中心,未来如何依托戴尔在中国的生态系统,发挥跨国公司在全球的资源调动能力,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协助客户和合作伙伴走出去,这是他今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我不觉得戴尔中国是一个外资企业,从高管团队,到采购、生产、销售及售后等的全产业链都实现了完全本土化,我们已经融入本地的生态系统,这也是我们参入‘一带一路’建设的最大优势之一。因此‘一带一路’倡导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总结。”黄陈宏总结到。(杨波)

(责编:杨波、毕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