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整治:33638款違法違規APP被關停下架

葉 子

2019年04月26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專項整治:33638款違法違規APP被關停下架

不同意授權某APP(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許多功能就無法使用﹔在某APP留下個人信息后很快收到騷擾電話﹔打開一款社交軟件卻看到大量涉黃信息……部分APP亂象令許多用戶苦不堪言。日前,國家網信辦等相關部門果斷出手,對APP亂象“零容忍”,為網民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魚龍混雜,APP侵犯個人隱私

近日,王先生在使用一款語音社交軟件時發現,平台上一些用戶昵稱曖昧,頭像照片穿著暴露,重要的是這類APP在用戶年齡限制上比較寬鬆,未成年人也有使用。“這些帶有軟色情內容的APP,缺乏有效的未成年人保護機制,孩子接觸后影響非常不好。”王先生說。

大學生小何同樣有困擾。“有時我剛在一個APP上搜索了某商品,另一個APP立馬就給我推薦了同類商品,如此‘精准’,難道是隔牆有耳?”

今年2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了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市場上監測到的APP在架數量為449萬款。數量如此龐大的APP,在為網民提供豐富網絡體驗的同時,難免魚龍混雜、亂象叢生。此前,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100款APP個人信息收集與隱私政策測評報告》,就發現大多數APP在隱私保護方面僅達及格水平甚至低於及格水平。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朱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APP亂象中最受關注的就是個人信息的過分採集。此外,一些資訊類APP的內容問題、非法廣告、虛假宣傳以及電商APP賣假貨等亂象,都侵害了消費者的權益。

記者觀察到,APP亂象主要包括竊取隱私、過度獲權、捆綁下載、色情賭博、惡意程序、違規游戲、大數據殺熟等類型,成年人、未成年人都難逃此“劫”。APP安全問題日益凸顯,行業亂象備受關注,整治APP亂象勢在必行。

重拳出擊,專項整治動起來了

自2016年8月1日《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施行以來,國家和地方網信辦依法對APP信息內容的監督管理執法工作負責﹔有關部門如市場監管部門、公安部門、版權部門等也從各自的權限入手對APP進行依法管理。

根據最新數據,2018年12月以來,國家網信辦會同有關部門,針對涉黃涉賭、惡意程序、違規游戲、不良學習類移動APP開展了專項整治行動,共關停下架違法違規APP33638款,攔截惡意網站鏈接234萬余個,社交平台清理低俗不良信息2474萬余條、封禁違規賬號364萬余個。

針對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這一重災區,國家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四部門聯合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專項治理行動,該項行動將貫穿2019年全年。3月12日,教育部辦公廳印發《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網絡安全工作要點》,宣布將與網信部門開展聯合行動,治理校園APP亂象,重點加強學習類APP的規范管理。

除了有關部門的及時整治,朱巍表示,APP用戶應善於使用依法舉報的基本權利。“一方面,公眾要懂得如何維權﹔另一方面,公眾要仔細看清保密、授權協議等,提高鑒別虛假信息的能力。”

切斷“鏈條”,持續治理網絡生態

網絡世界是現實世界的延伸,也是現代人賴以生存的空間。朱巍認為,面對當下的APP亂象,有關部門在依法處理的同時還要從嚴治理,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暢通舉報渠道,加強執法力度。“例如,對於違法違規的APP,不是僅僅關停它們,還要查到背后運營主體,對其關聯賬號也要採取如黑名單處罰等措施。”朱巍說。

確實,在APP的生態鏈中,用戶、APP開發者和APP商店相互連接、互為依存。事實上,國家網信辦在會同相關部門對違法違規APP進行整治時,已經實踐出了一種全環節、全鏈條的治理模式。

在入口環節,網信辦主要是約談有關雲基礎設施的提供者,要求全面開展自查自糾,屏蔽惡意鏈接,清查接入服務。接下來,應用商店是APP的主要集散地。在分發環節,網信辦集體約談20家主要應用商店相關負責人,責成企業認真履行主體責任,完善應用程序上架審核流程,提升安全檢測技術能力,及時清理違法違規移動應用程序。最后,在傳播環節,網信辦督促微信、QQ、微博、論壇、貼吧等主要社交平台加強管理力量,針對群組傳播的特點,強化對群組中的站外鏈接、二維碼的審核力度。

網絡生態治理是一場持久戰、攻堅戰,必須堅持標本兼治、綜合治理。國家網信辦有關負責人表示,將進一步加強與行業主管部門之間協同配合,共同壓實網絡接入服務商、應用分發平台、社交平台的企業主體責任,切斷違法違規APP傳播鏈條,構建全環節管理的綜合治理模式,持續深入推進違法違規APP亂象專項治理工作,營造正能量充沛、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責編:易瀟、孟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