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致“弄丟的青春” 網友:您的青春很牛氣--IT--人民網
人民網>>IT

史玉柱致“弄丟的青春” 網友:您的青春很牛氣

2013年05月02日09:21        手機看新聞

  巨人網絡創始人史玉柱於4月25日下午在微博說:聽說《致青春》要公映了,期待得抓狂。一則這是小燕子趙薇導演的處女作﹔二則這片子有些場景是在巨人園區拍的,我想看看電影裡的巨人辦公樓。順便發一張大嘴巴青春老照片,致我弄丟的青春。

史玉柱年輕時的照片

  史玉柱說這些話很是應景,一則是趙薇執導的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今天(4月26日)上映,二是因為在粉絲面前一直煥發著青春活力的史玉柱在前段時間宣布退休了。

  4月9日在巨人網絡新產品《仙俠世界》內測發布會上,史玉柱正式宣布,將於4月19日《仙俠世界》內測之日辭去CEO職務,留任董事長一職。他說:“一年后,巨人將不再有我的烙印。”事實上史玉柱在巨人早已不負責具體事務,退休並不影響巨人的運行。

  作為中國企業界知名的“創一代”,史玉柱一直是商界關注的話題人物。從一窮二白的創業青年,到全國排名第八的億萬富豪,再到負債兩個多億的“全國最窮的人”,再到身家數十億的資本家,史玉柱創造了一個中國乃至全球經濟史上絕無僅有的傳奇故事。

  對於“巨人”史玉柱在微博上的感慨,“致我弄丟的青春”,有粉絲表示,“史總,您的青春很牛氣。”

  用“牛氣”來形容史玉柱的青春,一點不為過。年輕時的史玉柱經歷了“中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廣東省十大優秀科技企業家”的榮耀,也經歷了“巨人”的覆滅和煉獄。

  小編想說的是,史總,您的青春沒有消失,它已經成為中國30年波瀾壯闊的改革進程中非常濃烈的一筆。(張安然)

  延伸閱讀:巨人的“煉獄”:巨人集團覆滅

  1992年,一家知名媒體對北京、上海、廣州等十大城市的萬名青年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其中一個問題是,“寫出你最崇拜的青年人物”。結果,第一名是比爾 蓋茨,第二名則是史玉柱。

  1989年7月,一位名叫史玉柱的安徽青年孤獨地站在深圳寬敞而臟亂的大街上。

  此時史玉柱的行囊中,隻有東挪西借的4000元以及他耗費9個月心血研制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統軟件。史玉柱長得瘦高文弱,一眼望去便是一副南方書生的模樣。可是他卻有著超出尋常的驚人的豪賭天性,這種天性在他日后的創業歷程中將一再展現。在初到深圳的那幾天,他就作出了一生中的第一個豪賭決定。他給《計算機世界》打電話,提出要登一個8400元的廣告“M-6401:歷史性的突破”。惟一的要求是先發廣告后付錢。“如果廣告沒有效果,我最多隻付得出一半的廣告費,然后隻好逃之夭夭夭。”事后,他這樣說。

  13天后,他的銀行賬號裡收到了三筆總共15820元的匯款。兩個月后,他賺進了10萬元。這是他經商生涯中的“第一桶金”,他把這筆錢又一股腦全部投進了廣告。4個月后,他成了一個年輕的百萬富翁。

  1990年1月,史玉柱一頭扎進深圳大學兩間學生公寓裡,除了每星期下一次樓買方便面,他在計算機前呆了整整150個日日夜夜。這次他拿出來的是M-6402文字處理軟件系列產品。當他昏天黑地地走出那間臟亂的學生公寓的時候,他發現家裡的所有家具都已不翼而飛,數月未見的妻子也不知去向。可是,他卻站在了一個新的事業起點上。他從深圳來到珠海,給自己的新技術公司起了一個很響亮的名字———“巨人”。他宣布,巨人要成為中國的IBM。

  就在“巨人”誕生不久,他的豪賭天性再次讓他作出了一個讓所有部下都反對的決定:全國各地的電腦銷售商隻要訂購10塊“巨人”漢卡,就可以免費來珠海參加“巨人”的銷售會。一時間200多位經銷商從天南地北齊聚珠海,史玉柱以數十萬元的代價,鬧騰騰地編織起了一張當時中國電腦行業最大的連鎖銷售網絡。第二年,“巨人”的漢卡銷量一躍而居全國同類產品之首,公司獲純利1000多萬元。

  從1992年開始,“巨人”已赫然成為了中國電腦行業的“領頭羊”,史玉柱也被評為“中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廣東省十大優秀科技企業家”。

  1992年,在事業之巔傲然臨風的史玉柱決定建造巨人大廈。當時“巨人”的資產規模已經超過1億元,流動資金約數百萬元。最初的計劃是蓋38層,大部分自用,並沒有搞房地產的設想。這年下半年,一位領導來“巨人”視察。當他被引到巨人大廈工地參觀的時候,四周一盼顧,便興致十分高昂地對史玉柱說,這座樓的位置很好,為什麼不蓋得更高一點?就是這句話,讓史玉柱改變了主意。巨人大廈的設計從38層升到了54層,后來又定為70層。

  巨人大廈是最早在香港市場上出售樓花的大陸樓盤之一。挾著巨人集團的赫赫名聲及強有力的推銷攻勢,巨人大廈的樓花在香港賣得十分火,1平方米居然賣了1萬多港幣,加上在大陸的銷售,史玉柱一下子圈進了1.2億元。

  1993年,在樓花銷售中大嘗甜頭的史玉柱發現,做電腦實在太辛苦。迅猛成長中的國內市場有太多的暴利行業在誘惑著他。很快,具有商人特質的他選中了當時最為火爆的保健品行業。

  從此,史玉柱走上了一條多線開戰、俱榮俱損的大冒進之路。他親自挂帥,成立了三大戰役總指揮部,下設華東、華中、華南、華北、東北、西南、西北和海外八大方面軍,其中30多家獨立分公司改變為軍、師,各級總經理都改為“方面軍司令員”或“軍長”、“師長”。

  史玉柱想通過這樣的“軍事化”運作,從保健品市場上殺開一條血路。到了1995年5月18日,史玉柱下達“總攻令”。“巨人”以集束轟炸的方式,一次性推出電腦、保健品、藥品三大系列30個新品的廣告,減肥、健腦、強腎、醒目、開胃,幾乎涵蓋了所有的保健概念,擺出一副廣種薄收的架式。這可能是中國企業史上廣告密集度最高的一次產品推廣活動。

  一時間,暴風雨般的廣告、新聞炸彈瘋狂地傾瀉而下,數千名年輕而狂熱的營銷人員分赴各大市場,“巨人”的系列產品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現在全國50萬家商場的櫃台上。不到半年,巨人集團的子公司從38家發展到了創記錄的228家,人員從200驟增到2000。據統計,在巔峰時期,為巨人集團加工、配套的工廠達到了150家。這時,史玉柱的豪賭個性和急功近利畢露無遺。正如他的一位部下所言,“這位年輕的知識才俊顯然對民眾智力極度蔑視而對廣告攻勢有著過度的自信”。日后人們才知道,當時一篇被巨人廣為散發的為保健品“鯊魚軟骨”而作的宣傳文案《鯊魚不患癌》,其署名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袁彬博士,而實際上卻是出自一個對保健品一無所知的外語系學生之手。其他的保健品文案甚至病例等等,也大多由名牌高校新聞或中文系的才子才女們杜撰而成。更讓人驚訝的是,巨人的保健品研制部經理竟是由一位廣告公司經理兼任的。史玉柱想要“請人民作証”的保健品戰役的中堅力量其實不是科研人員,而是一些靠想象力和文字功底吃飯的書生。

  令史玉柱始料不及的是,此時國內保健品市場漸趨停滯,而巨人大廈則像一隻永遠張開著的大口每天都要靠大筆的資金填下去才能繼續長起來,多線開戰的惡果終於顯露了出來。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史玉柱隻好不斷地抽調保健品公司的流動資金填補到巨人大廈的建設中,最終造成了各個戰場的捉襟見肘、顧此失彼。

  從1996年10月開始,位於珠海市香港工業區第九廠房的巨人集團總部越來越熱鬧起來,一些買了巨人大廈樓花的債權人開始依照當初的合同來向巨人集團要房子。可是他們看到的卻是一片剛剛露出地表的工程,而且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巨人集團可能已經失去了繼續建設大廈的能力。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像台風一樣地卷刮到並不太大的珠海市的每一個角落。那些用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買了大廈樓花、原本夢想著賺上一票的中小債主再也耐不住了。一撥一撥的人群擁進了巨人集團。

  到了1997年1月12日,數十位債權人和一群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來到巨人集團總部,“巨人”在公眾和媒體心目中的形象轟然倒塌,從此萬劫不復。其實,當時巨人集團所面臨的危機並沒有到絕殺的地步。

  盡管巨人的保健品推廣大戰宣告失敗,可是在市場上並沒有完全喪失品牌信譽。實際上,巨人大廈已經完成地下工程,隻需1000萬元資金就可動起來,按當時的房地產建筑進度,五天可以蓋起一層,隻要一層一層往上蓋,兵臨城下的債權人自可安心不少,諸多突發矛盾也可以化解。然而此時史玉柱毫無辦法。

  在財務危機被曝光三個月后,史玉柱終於向媒體提出了一個“巨人重組計劃”,內容包括兩個部分,一是以8000萬元的價格出讓巨人大廈80%的股權,二是合作組建腦黃金、巨不肥等產品的營銷公司,重新啟動市場。可是談了十多家,最終一無所成。在這一過程中,龐大的“巨人軍團”最終分崩瓦解。史玉柱從公眾的視野中逐漸消逝了。(巨人集團覆滅節選自吳曉波的著作《大敗局》)

(責編:陳健、畢磊)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