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工业软件“卡脖子”需完善产业生态

郜小平

2020年10月16日08:19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破解工业软件“卡脖子”需完善产业生态

  “很多企业在遭遇经济下行压力时,往往首先砍的预算就是信息化投入,他们宁愿做自动化,也不愿构建自己的‘心脏’和‘大脑’。”

  10月13-14日,第九届小蛮腰科技大会工业软件国产化高层论坛上,一位行业人士的演讲引发了其他参会人士的共鸣。

  当前,我国正加快推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作为智能制造的关键支撑,工业软件对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实现自主可控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如何打造国产工业软件,成为此次产业界关注的焦点。

   潜力

  产业升级带动千亿市场需求

  “很多人觉得工业软件有些偏门,但实际上,它涉及每个人的吃穿住行,比如建房子、造车是CAD软件设计出来的,手机离不开CAE软件设计、分析、制造,工业软件是我们生活中触目可及的工业数据的源头。”工信部电子五所软件与系统研究部战略研究室副主任卞孟春说。

  在卞孟春看来,工业软件可以将存在大脑里面的诀窍、技能以及经验,形成一个个可以调用的工业App,能够提高产品价值、降低企业成本,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在产业链中发挥关键作用,工业软件还是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的关键支撑,关系到产业安全、网络安全。

  尽管工业软件是一个小众产业,却是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并已经形成了一个千亿市场的“蛋糕”。根据赛迪顾问测算,我国工业软件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1247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67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如果2020年继续保持16%的复合增长率,则工业软件的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2258亿元。

  在此次论坛的举办地广州,更是试图以工业软件为突破口,带动产业高端转型。

  9月30日,广州市工信局印发《广州市加快打造工业软件产业生态城的行动计划(2020-2022年)》,其中提到,到2022年,广州力争建成“一城一中心”(工业软件产业生态城、国家工业软件适配验证中心),工业软件产业生态体系初步形成。

  目前,广州拥有全球41个工业大类中的35个,是华南地区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城市,打造了汽车、智能装备等千亿级产业,集成电路、医药制造等百亿级产业,制造业结构升级优化和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旺盛市场需求。

   难点

  投入大周期长让企业望而生畏

  然而,掰开国内各大制造业平台的“内核”,可以发现,重要部件几乎都是外国生产,国内开发的多是其中应用部分。

  在面向C端的娱乐类的平台软件,其针对的是十几亿人的市场,如果成为爆款,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但做一款工业软件,则意味着需要坐长时间的“冷板凳”。

  赛意信息智能制造事业部总经理李文贤就提到,工业软件研发周期比较长,技术壁垒比较高,回报比较慢,而软件企业多是轻资产运营,在资本市场也难以被看好。

  更难的是,国外同类产品很成熟了,短期内难以超越,即使做出来,用户也不会选择。目前,在一些核心软件领域,国产工业软件占比偏低。

  卞孟春引用的一组数据显示,在全球CAD、CAM软件领域市场规模为86.6亿美元,而国内规模仅7.3亿元;CAE市场更低,国内约占到国际的5%。

  技术之外,也还有不少让企业烦心的事情。广州中望龙腾副总裁刘玉峰就关注到不少同行专家抱怨,工业软件是被盗版打败的,盗版导致国产工业软件没有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得不到“营养”,即数据的反馈。

  “因为大家可以用5块钱的盗版软件,或者在网上不用钱下载一个盗版软件。”在刘玉峰看来,一个原因还是国产工业软件品质不过关,功底不过硬,企业不愿意为此付费。

  伴随着复杂的外部环境,工业软件领域频频遭遇“卡脖子”事件,工业软件国产化日益迫切。

   破局

  以工业软件云平台完善产业生态

  随着智能制造模式的转变,行业也迫切需要更加灵活的工业软件,在产业的变革中也为工业软件带来了新的机遇。

  李文贤说,过去制造模式是大批量生产,这种模式对企业来说生产难度并不大,随着整个C端市场需求的多样性以及制造技术本身的发展,这为制造端带来的这种不确定性是几何级数的增长,这使得企业需要新的软件。

  “技术在更新换代,内容也在不断变,技术并非唯一的因素,相比之下,软件企业可以通过服务客户长期积累宝贵的经验,强化对工业场景的理解和对实用性的掌握。”李文贤说。

  广州中望龙腾则选择了一条国际化参与的路径。“国外的版权环境比较好,那为什么不去欧洲赚钱呢?”刘玉峰说,截至目前公司在全球90多个国家有销售,同时在国际上提前布局并购,让公司的研发能力可以快速满足最新的市场需求。

  硬件设备制造出身的华为,也加快了软件生态的布局,仅在华为,各种工业软件门类就有将近1000种。华为云产业发展与运营部总经理李鹏程倡议,共建工业软件云平台,数据可以在平台上共享,行业领域的Know-How可以沉淀下,而不至于停留在机器上;有了共享平台,还可以解决跨学科人才难求的问题。

  事实上,借助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浪潮,不同的工业软件都能以云的方式上平台,其他企业都可以在平台上点击使用,按时间与时长来计费,大大降低企业的资金门槛。

  这也有望为国产工业软件打造良好的应用生态。多位专家认为,我国有市场规模大、应用场景丰富的优势,虽然迭代中的稳定性有待提升,但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更多的工程师参与丰富生态,它就能不断优化性能,走向成熟。

  南方日报记者 郜小平

(责编:赵超、赵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