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数字化成经济增长新引擎,“数字优先”是企业战略思考起点

李 禾

2020年07月28日08:34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产业数字化成经济增长新引擎,“数字优先”是企业战略思考起点

“越来越多的行业和企业在面对未来发展时,应该将数字化放在优先位置,以‘数字优先’作为战略思考的起点。”

7月23-25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2020中国互联网大会首次搬上“云端”举办,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在开幕式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表达了上述观点。他认为,过去几个月,新冠疫情让中国社会经历了一场“数字化实验”,也让数字化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出来。

面对疫情的冲击,数字化程度不同的企业,境遇各不相同,积极开展数字化的行业和企业,往往更有效获得了自救和恢复。“疫情以极端的场景,向我们证明,数字化不仅是社会经济的‘必选项’,也是‘最优解’。”汤道生说。

多份数据表明,数字经济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来自国家统计局的分析与数据同样表明,在我国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持续兴起的基础上,疫情倒逼了消费数字化转型和产业数字化升级,信息消费、网络消费、平台消费、智能消费等新兴需求快速成长,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的新动能显现出强劲生命力。2020年1—2月份,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1%,表现抢眼。

汤道生举例称,针对消费者在疫情期间购物不方便的难题,永辉通过微信小程序和App,为消费者提供购物到家服务。借助腾讯智慧零售的大数据工具,永辉对用户流向、渗透率等进行分析,预测不同区域居民的不同需求,通过精准的仓储分配、运力调配,实现了最大化的货物周转。春节期间,永辉的销售额增长超过6倍,实现了逆势增长。

事实上,数字经济已成为近年来社会经济最为核心的增长极之一。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统计,我国数字经济增长规模已经从2005年的2.6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也在逐年提升,2005年至2019年,数字经济占GDP比重由14.2%提升至36.2%,在GDP的占比中已经超过三分之一。

上述白皮书数据还显示,2019年我国产业数字化增加值约为28.8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9.0%。其中,服务业、工业、农业数字经济渗透率分别为37.8%、19.5%和8.2%。从系列数据来看,产业数字化加速增长,成为国民经济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数字化重要性持续凸显。

而新基建、数据要素、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和未来城市的融合,正在通过“生态联动”,描绘出未来经济的蓝图。其中,新基建是“路”,提供支撑;数据是新“石油”,提供动力;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是“车”,载人运货;城市则是未来经济运行的最大场景,通过高效的服务与治理,来保障经济和社会良好运行。最终,“通过‘路-油-车’高效协同运转,为新经济提供了新动能。”汤道生表示。

如何以数字经济为基础共建未来经济?在汤道生看来,首先要做实新基建,修建跨网、弹性和智能的“高速公路”;其次,要造好产业互联网的“智能车”,为各行各业提供高效的数字化运载能力,实现新供给、搭建新平台、形成新组织;最后,要让数据要素成为驱动经济发展的“新能源”。

汤道生还特别提到,产业互联网包含“产业”和“互联网”。其中,“产业”是主角,“互联网”是数字化助手。产业互联网这台“智能车”,一定是基于各行各业的实际需求,量身定制各种数字化解决方案;核心目标是以数据为动力高效运行,通过产销环节的数字化,实现更高品质、更高效率、更个性化的新供给。

因此,近年来腾讯在上海、天津、贵安、清远等地建设了多个大规模数据中心,并自研了星星海服务器——这款“为云而生”的服务器,服务实例综合性能提升35%以上。这些技术支撑让数字世界更具有“弹性”。

比如,疫情期间远程办公需求激增,腾讯会议为了有效保障需求,仅用8天时间就扩容10万台云主机、100万核计算资源,实现了对突发情况的及时响应。

值得注意的是,新基建、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未来城市,不是相互孤立,是以数据为要素的互融互通。通过微信、小程序、微信支付等“新连接”,C与B的数据也被打通,消费互联网所产生的用户需求、偏好等大数据,可以帮助智慧产业优化流程,准确决策;产业互联网产生的通用数据与前瞻数据,又可以作为城乡建设和服务的参考。

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数据并不只是对传统要素的补充,而是以幂数效应,放大人、财、物的能量,增强经济韧性与厚度。对个人而言,数据带来更高效、更精准的服务;对企业而言,数据将提升生产运营效率,支持业务创新;对社会而言,数据将为经济和民生发展提供增量空间。

在演讲的最后,汤道生表示,“数字优先”是思维的变革,需要全社会真正认识到数字化的重大意义,也需要全社会从数据要素的生产、流转和价值生产的全流程,重新思考、设计和优化整个系统,积极投入新基建,实现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在未来城乡间的高效协同,构建更有韧性和发展力的未来经济。

(责编:赵竹青、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