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柜想赚钱为啥这么难

陶凤

2020年05月08日08:19  来源:北京商报
 

  因为收费,快递柜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与以往不同的是,面对来自快递公司和小区两头巨大的反抗,收费主角并没有退缩的意思。

  日前,针对丰巢快递柜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杭州一小区发布暂时停用。对此,5月7日,前往该小区进行协商的丰巢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认为不需要快递柜代收服务,尊重业委会的选择。

  快递柜想赚钱的心思,早就人尽皆知。快递柜难赚钱的现实,相信各方也心知肚明。市场最大的困惑是它模糊的盈利模式,但困惑并没有影响这些年快递柜业务的迅猛发展。速递易、丰巢等企业已经投入上百亿元,将数十万组快递柜投放到各级城市的社区。

  快递柜是个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又对应不到赚钱的硬本领。在这个巨大的矛盾和落差之下,各玩家普遍处于亏损状态,只能靠烧钱来占领市场。如果微不足道的租金不足以补偿运营成本和投资回报,又因为这非收不可的“小钱”惹众怒,那么快递柜的存在是否又是一场泡沫?

  快递柜设立的初衷是为了解决末端的问题。快递柜取件成为承接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重要补充,快递柜存在的意义在于保证快递服务的完整性,实现整个配送链条的最终闭环。无论是丰巢还是中邮速递易,市面上大多数快递柜更像是一个“包裹存取中介”,快递员存快递、收件人取快递,其他功能则比较鸡肋,很少人用到。

  从消费者角度看,即便接受快递柜作为服务的补充,但因为没有实现服务“附加值”,以此作为新增盈利点难免牵强。从快递员的角度看,他们需要借力快递柜完成“最后一公里”,却不希望本不丰厚的“果实”再被分食,自身利益受损。全面推进既向快递员收费又向消费者收费,两头收费实际是打着解决问题的旗号,从快递员的盘子里分羹,向消费者索取他们认为本应在其已支付费用之外的支出。

  要想羊毛出在羊身上,就要给上下游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这个理由便是这项收费服务的价值所在,关系到快递公司是否认可,消费者是否愿意买单。说到底,关系到快递柜企业如何摆脱烧钱模式,实现自我造血。

  免费使用烧钱体验,慢慢养成用户习惯,再收费甚至提高费用,是互联网圈里最常见的套路。最典型如视频音乐App,最常见如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综合比较来看,论平台不可取代性、资源不可复制性、内容自我创新性,快递柜比不过前者;论服务的完整性、需求的重要性、用户的可控性,快递柜比不过后者。

  在烧钱-养成-付费的盈利“套路”里,视频和音乐App已经完成了顺理成章的收费,消费者也逐渐适应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共享单车也好、共享充电宝也罢,也有了一定条件下的需求市场。而快递柜不是不可以赚钱,但成为一门好生意之前,想赚钱的心思可能还只能停留在想。 

(责编:赵超、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