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考拉征信业务已严重缩水

程维妙

2019年11月22日08:29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拉卡拉:考拉征信业务已严重缩水

  记者据考拉征信官网披露地址探访考拉征信,发现登记地址为拉卡拉办公地。

  拉卡拉参股公司考拉征信涉嫌倒卖个人信息非法获利的消息仍在持续发酵。11月21日,拉卡拉股价开盘大跌超6%,随后跌幅收窄,截至收盘跌2.25%。

  据此前一天央视报道,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相关人员已被公安机关带走。当日晚间,深交所对拉卡拉下发关注函,要求对媒体相关报道和质疑作出说明。

  拉卡拉在公开声明中也强调与考拉征信相互独立,不过二者在发起设立、高层人事等方面都曾有着密切联系。

  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走访考拉征信官网披露的注册住所——北京市海淀区北清路中关村壹号D1座,该地址与拉卡拉地址重合。不过大楼前台人员表示,考拉征信并不在此办公,整栋楼都属于拉卡拉。

  对于媒体报道的拉卡拉参股公司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等涉案人员已被抓获的消息,拉卡拉表示,已向考拉昆仑信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昆仑”)发函,考拉昆仑回复如下:目前,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媒体以上报道内容属于考拉征信涉案相关司法认定的范围,目前司法机关还未对相关事实做出认定。考拉征信一直主动配合侦查机关工作,目前确有人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 释疑

  考拉征信办公地陷疑云 客服电话到底是哪家的?

  考拉征信官网披露的地址与拉卡拉办公地重合,前台表示考拉征信不在此办公,考拉征信披露的客服电话接听者自称为拉卡拉客服

  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前往考拉征信官网披露的注册住所——北京市海淀区北清路中关村壹号D1座,看到大楼楼体和入口处都写着“拉卡拉”,并无考拉征信的牌子。

  前台人员表示,考拉征信并不在此办公,整栋楼都是拉卡拉的。而后拉卡拉方面也回应称,考拉征信曾租赁拉卡拉物业作为办公用房,但目前已不在该楼内。

  据11月21日早间拉卡拉在深交所发布的公告,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目前确有人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从股权关系看,考拉征信由考拉昆仑全资控股,而后者的最大股东为拉卡拉,持股比例为32.40%。不过拉卡拉表示,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公司不足以对考拉昆仑股东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

  拉卡拉还在声明中称,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董事会,考拉昆仑由经营层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的权限自主决策、自主经营,公司不参与其具体经营活动,同时亦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昆仑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公司不存在利用个人信息违规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况。

  不过在此之前,拉卡拉与考拉征信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包括,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曾是考拉征信的法人代表,在2017年12月退出,变更为戴启军,2018年9月变更为邹铁山。

  除了地址重合,两家公司的客服电话也让人混淆。官网显示,拉卡拉的客服电话是95016,考拉征信的客服电话是95016666。不过新京报记者拨打考拉征信客服时,其接听人员称是拉卡拉的工作人员,不能代表考拉征信回复问题。客服人员还表示,拉卡拉已发公告,声明和考拉征信互为独立公司。

  新京报记者当日还从拉卡拉方面了解到,考拉征信业务和人员都严重缩水,“几乎可以说业务停滞,仅剩了很少的员工,官网和客服也没有成熟管理。”

  征信机构的数据来自哪里?

  违法的边界在于,比如获得信息后又缓存下来,这是公安系统不允许的,做了就违法。

  官网资料显示,考拉征信是首批获央行备案开展企业征信和批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的八家机构之一。但2015年1月央行提出个人征信牌照试点后,该牌照一直“难产”,三年后,百行征信个人征信业务申请获得央行受理,考拉征信以股东的身份出现。

  百行征信是一个信息共享平台。不过,一位接近持牌征信机构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信息共享指的是百行征信服务的持牌机构、或国家要求服务的非持牌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共享,百行征信股东和百行征信之间主要是提供一种人员或技术支持。考拉征信不能从百行征信获得数据,但拉卡拉小贷,因为是持牌的小贷公司,所以可以进行数据共享。

  对于征信机构数据来源可能是哪里,该人士称,央行提出个人征信牌照试点后,国家允许试点机构在试点期间采集个人信息,是合法的,但试点结束后没有发牌,原因是很多试点机构不独立,比如兄弟公司或子公司有金融业务。

  该人士指出,这次考拉征信事件报道中的一个关键信息是,“考拉征信涉嫌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什么是上游公司?该人士称,公安系统是管理中国个人信息的唯一合法部门。什么情况下可以从公安系统获取信息?该人士介绍,去公安系统拿数据,一定是按照要求,例如住酒店需要提供身份证,酒店要去公安系统比对住户是否有犯罪记录,公安系统对外提供这个服务一直是合理合法且一直在做的。违法的边界在于,比如获得信息后又缓存下来,这是公安系统不允许的,做了就违法。

  另有金融业人士分析称,征信公司获取数据的来源还可能是C端业务或关联公司。上述金融业人士称,考拉征信的数据来源是多维度的,不仅有长期在拉卡拉平台上进行信用卡还款、转账、公共缴费、电商和金融业务的个人用户数据,还有百万线下商户日常经营的相关数据。此外蓝标和拓尔思等股东提供的互联网数据也是完善数据的重要组成。

(责编:毕磊、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