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数字经济发展基础

洪慧民

2019年04月04日08: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强化顶层设计,集中力量做大做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加快推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全面构筑工业数字经济新业态,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我国传统产业利用数字技术的广度深度不断扩展,新模式新业态持续涌现,产业组织形态和实体经济形态不断重塑,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力量。但同时,数字经济发展中面临的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

首先是发展不平衡现象突出。当前,数字经济在第三产业中发展较为超前,第一、二产业相对滞后;在东南沿海发达省市数字经济发展较好,而西部省区市在规模和增速上都普遍落后;在消费领域数字经济发展较快,而生产领域技术和资源投入仍然不足,创新、设计、生产制造等核心环节的实质性变革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

其次是融合发展基础仍然薄弱。传统产业利用数字技术的能力不足,信息化投入的试错成本和试错风险超出企业承受能力。新兴产业虽然发展快但体量尚小,平台经济、分享经济等新模式新业态对经济增长支撑作用有限。

再次是治理能力和制度建设滞后。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线下线上问题聚合交错,市场运行更加复杂,线下不规范问题在线上被快速复制放大,一些新型经营不规范问题持续涌现。现有监管框架条块化与属地化分割,而数字经济发展跨领域与跨地区特点突出,传统监管已不能适应跨界融合发展需要。还有些新的业务领域存在制度空白,给行业发展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

数字经济的发展代表着未来的发展方向,面对世界各国争相发展数字经济的潮流,我国应强化顶层设计,集中力量做大做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加快推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全面构筑工业数字经济新业态,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

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夯实数字经济发展基础。数字基础设施包括信息基础设施和对物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共同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础条件。要持续推进提速降费,扎实推进普遍服务,大力推进5G研发应用。同时加快建设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基础设施,拉动制造、电力、卫生、交通等基础设施改造,带动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慧电网、智慧医疗、智慧交通等发展。

支持大平台建设,鼓励基于平台的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具有数据驱动的特征,数据是驱动增长的核心生产要素,得数据者得天下。我国作为数据资源丰富的大国,在利用数据资源培育大平台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应抓住机遇,增加投入,培育一批数据运营大平台,集中力量支持若干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工业数字经济的发展。

加强理论研究,构建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制度和政策体系。构建数字经济基本理论体系,做好顶层设计,充分发挥我国制度优势和市场优势,不断出台和完善数字经济发展的产业政策措施,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深入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全面构筑工业数字经济新业态。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04日 18 版)

(责编:易潇、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