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课堂:6个月和20万人可能被改变的命运

2018年12月15日16:45  来源:环球网
 

  在短视频巨头快手内部,有一个团队极少、收入可以忽略不计,但经常被宿华、程一笑提到的项目。

  与其说是项目,不如说是功能。这个功能至今被隐藏在快手实验室中,名叫快手课堂。如果不仔细,你甚至很难发现它的入口。

  当短视频与教育碰撞,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幕,能够为那些努力向上成长的年轻人带来哪些助力?这是快手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想探索的一个命题。

  一

  快手串联起了普通人的中国,也带来了知识和技能的跨地域、跨阶层流动。在快手上,涵盖音乐、绘画、养殖、手工、PPT制作、美食等领域的技能类、知识类内容占比一直在上升。

  它的一端是很多细分领域专家,在实践中磨练总结出了大量知识、经验和技能;

  它的另一端是如饥似渴的学习者,大量长尾人群,苦于没有系统化和低成本的技能学习机会;

  在中国,这样两条平行线能不能相互靠近、连接?对于主打记录而非娱乐的快手,技能知识品类几乎从一开始就自发生长。过去几年,松散的技能传递和兴趣社交,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能不能把供给端汇集起来,将课程系统化,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做到只需要极少的费用,就可以让另一端拥有学习机会?

  这便是快手课堂项目的由来。据说快手课堂启动不到半年,就有超过2500名老师进行了分享,20多万人通过快手课堂学习各种技能,每门课程的定价普遍在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之间。

  进入其中,课程五花八门:《如何使用电脑软件模拟宇宙》、《麻辣烫冒菜开店技术教程》、《羊拉稀病的全套治疗保健方案》、《自学竹笛快速入门》、《挖机实战维修教学》、《Excel速成班》等等,从如何开一家烧烤店,到如何维修一台大型设备,再到如何做好一道菜,不一而足。

  相比精英人群熟知的知乎、得到、樊登读书会,快手课堂的课程似乎不够高端,它被定义为“每一个快手老铁都能参与和发展的社会大学”。

  但它足够独特与差异化。宿华说,虽然不是高大上的知识,但这些技能都很实用,对很多人来说,学到其中一种就有可能改善自己的生活,甚至改变命运。

  “比如烧烤,与大城市不同,这在很多地方是年轻人最低成本的创业项目,一个烧烤店就能撑起一个家。”宿华说。

  二

  2018年,在一项针对三四线城市以下年轻人的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了两类典型的小镇青年:一类是充满希望的跃迁人群;一类是安于现状的佛系人群。

  跃迁群体中,有一部分人的命运改变是通过高考实现的,但大部分人不得不面对残酷现实:初中或高中毕业后,他们靠什么生存?

  有的人离开家乡到工厂打工,更多人则迫切希望掌握一门手艺、技能去改变命运。在江苏徐州,35岁的于涛就是这茫茫人海中的一员。

  他在村里种植多肉植物已经3年多,有十多亩地。对于多肉植物,他是从零开始向人请教,自己不断摸索种植。

  这个戴着眼镜的朴实男人非常爱学习,这个领域没有体系化的培训,周围也没有专业的老师,他就在网络上搜索各种资料,在百度贴吧里找大神。

  他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开了个号,经常分享种植的多肉植物,虽然粉丝不多,但结识了大量种植多肉植物的同行,也意外找到了自己的“导师”。

  他的“导师”在山西,年龄比自己小,本科四年学习的是植物保护,毕业后没有到企业打工,而是选择在家乡养了五年花,一边养花,一边在快手上分享。在快手上,导师的名字叫“杏花岭上的养花少年”。

  这两个相距差不多800公里的人,在快手上被连接起来,开始了简单的交流。2018年,“养花少年”在快手课堂上推出了自己的课程,专门讲仙客来、海棠和长寿花的种植和养护。

  “讲得太专业了,很透彻。”于涛说,他特别需要这种实用的知识传授,而这一切都是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幕实现。

  像于涛一样的人在中国比比皆是。统计机构调查显示,中国三四线城市80、90后人口达2.4亿,而一二线城市80、90后人口只有9000万。

  长远看,快手课堂在满足城市普通白领工作和生活进阶的同时,在三四线城市乃至更下沉的乡镇有着更大的潜力和价值。在那些地方,个人成长所急需的技能与知识一直缺乏稳定输出的管道和组织。

  “让各行各业有经验的人,通过快手课堂,把他们的经验教授给想要学习他们经验的人,可以系统化消解信息不对称、教育资源不平衡的现状。”快手课堂项目负责人涂志军认为,知识不仅仅是书本上背的那些东西,而是人们经验的传承,能帮助大家过上更好生活的经验,就是有用的知识。

  涂志军个头不高,总是乐呵呵。他说,自己来自农村,从小被教育“知识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现在做的事情让他价值感爆棚,尽管目前为公司创造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很符合宿华、程一笑的价值观和性格,追求利他、长期价值和社会价值,而不是只看重眼前的商业回报。

  三

  一块屏幕到底能不能改变命运?《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关于直播课的报道,最近几天刷屏,文中讲述了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同步直播成都七中课程,拉平教育资源后引发的师生巨大变化,自我否定、痛苦、追赶以及提升。

  这引发了巨大争论,比如应试教育强化、效果有限、费用高昂等。很多人的结论是,直播课程有一定比没有好,但关键在于它是不是有温度、有陪伴。

  对于云南禄劝第一中学的学生,一块屏幕解决了部分的信息不对称,但没有当地老师的鼓励、陪伴和自己的坚持,屏幕始终是冰冷的。

  这篇报道让很多人重新认识直播,重新认识手机以及短视频。善于利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工具,再加上足够的善意和坚持,每个人的命运都有可能发生改变。

  来自四川的阿浪今年23岁,一米六的个头,初中毕业。他的父亲曾是贫困户,还欠了一大笔外债,这让阿浪很早就出去打工。

  这样的家庭、学历和个人条件,几乎锁定了阿浪的人生上限。但他很不服输,不断寻找改变的机会。

  一年多以前,阿浪来到四川大凉山深处的盐源县,把当地的特产丑苹果拍成短视频分享到快手上,获得了大量关注,意识到其中的价值。

  通过快手,他认识了一批对丑苹果感兴趣的年轻人。包括阿浪在内,十来个初中学历的年轻人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尝试通过短视频将这个山区中的苹果卖出去。2017年,仅是丑苹果他们就卖出了100万斤,阿浪赚了60万,今年丑苹果已经卖出了六七十万斤。

  他们也遭遇了挑战。对生鲜品控的不专业、电商工具的不熟悉、电商运营缺乏经验等都在时刻困扰他们,也刺激他们去学习。阿浪团队对培训的需求非常迫切,而快手课堂恰恰有相关的课程可以提供。

  这似乎形成了一个闭环,从基于内容的连接、分享、互动,再到改善普通人的生活。在这样一个有温度的社区生态中,无论是个人的内在成长还是外在成长,教育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站在短视频大战的角度,基本可以判断,做快手课堂不会取得很大的商业突破,它更像是一种带有公益性质的社会教育。在有些公司,这样不赚钱的业务压根就不会出现,或者很快就被裁掉。

  而在快手这个业务倔强和顽强地成长着,这与创始人的价值观有莫大关系。“幸福感的来源在于,我们在做资源分配的时候,在效率和损失可以接受的情况下,公平可以往前排一排。”宿华谈到自己幸福感的来源时这样说道。

  如何理解宿华作为一个算法大牛说出的这段话?或许可以用张小龙的一段话来辅助:AI可能比人更聪明,而人比AI更善良。(注:于涛为化名)          

(责编:余璐、胡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