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更隐晦 渠道更隐蔽 隐患更突出

网络假证造假手法不断翻新 整治需加把劲

本报记者  许  晴

2018年07月27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人民视觉

  今年初,四川绵阳警方通报一起通过网络公开贩卖教育、安监、质检、学历等各行业资格证书案,搜查到各类成品证书近4000本,半成品13万余本,查明已销售的证书超过1万本。

  3月,西安警方抓获一名涉嫌在网店大量销售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八大员证”等假证书的犯罪嫌疑人,假证书被销往全国各地。

  6月,贵阳警方破获一起微信招揽承接制贩假证案,查获2000余枚假公章,涉及身份证、房屋产权证等数百种证件……

  近日,国家发改委表示,要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假文凭、假证件等问题开展重点领域失信问题专项治理,严肃追究失信责任。国务院安委会发布通知开展专项治理活动,严厉打击通过网络制售假证的行为。

  网络假证现象为何屡禁不止,呈现什么新特点,这一顽疾如何治理?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换个关键词 假证照样卖

  “半价需求”滋生售假

  “总有假学生证!”去年底,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吐槽”在网上刷屏。故宫旺季门票价格为60元,使用学生证只需20元,不少人试图用假学生证蒙混过关,给故宫增加了不少管理负担。

  假学生证从何而来?此前曾有媒体曝光,一些制假售假者堂而皇之将学生证等假证放在网络平台上公开叫卖。“互联网平台潜在用户更多、交易范围更广,造假者的利润更高,对买假者来说也更‘方便’。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给监管带来了困难。”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助理黄璜副教授说。

  2013年,淘宝网更新《淘宝禁售商品管理规范》,假证成为重点打击对象,学生证、身份证、驾照等办证类敏感词也被屏蔽,公开卖假证少了。尽管各网站平台都在不断完善规范,屏蔽假证搜索结果,扩宽假证举报渠道,可仍有假证件、假证书、假证明的售卖者通过变换关键词的方式,继续兜售假证。

  记者打开淘宝搜索“学生证”,网站显示“没有找到相关宝贝”。但是,当记者输入“门票半价”后,出现了十余家疑似出售学生证的网店。在一家名叫“DIY私人订制”的淘宝店铺内,有一款被店主称为“旅游出行神器”的商品,标价45元,月销量100余件。一位购买者评论:“去了重庆、成都和西安,都能用,省了不少钱,赞赞赞!”并配上西安工业大学学生证和兵马俑、华山、都江堰等景点门票的照片。另一位购买者评论:“真的是用了一次就把买证件的钱抵回来了。”还有人传授使用“经验”:“提前做点功课,背下学生证号、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还有属相。”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商家不在少数。有的网店将假学生证包装为“全国联合旅游年票一卡通”“学生打折优惠卡”。店主还“贴心”提示,打折卡“适合18—30岁年轻朋友”“开通后4年内有效”。还有一些网店表面上提供证件、证书、证明翻译服务,但只要和店家多聊几句,“懂行”的人就能办上各类假证。

  在58同城北京站,记者输入“学生证”后,只能搜索到“专业翻译学生证”等结果。但当切换到58同城天津站后,再输入同样的关键词,则出现“出租考研床位代办学生证”“专业印刷全国大学学生证旅游优惠券”等信息。

  “售假买假者学会了变换关键词,一方面说明网络假证交易得到一定整治,迫使他们不得不做出改变。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只要有需求存在,交易双方就会变着法子完成交易。平台和监管者无法在信息流中识别真实的交易意图,网络假证治理的难度将越来越大。”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说。

  规避手段多 售卖渠道广

  造假手法不断翻新

  5月29日中午,北京室外温度高达34℃,民警来到朝阳区某小区,在居民楼内发现了一家卖炸鸡排的外卖店。外卖店气味十分难闻,操作台内的油也已经发黑。这样的店家如何能通过有关部门的审核和检查?

  原来,店主通过QQ花200元购买了一张假食品经营许可证,用于在外卖平台注册开店,一天流水能有数百元,既享受了红利,又免于监管。

  在淘宝等网站上,如果被发现售卖假证,惩罚相当严厉。于是,一些相对小众、监管没那么到位的平台更受买假卖假者“青睐”。即使选择公开展示商品,卖家也多以业务繁忙、不能及时回复为由,要求有意购买者使用微信或QQ联系,以规避平台监管。此外,QQ群、微信群这类封闭社群也成为新的假证买卖场所。在QQ内搜索“学生证”等关键词,可以找到多个以“学生证”为群名的QQ群,有的甚至在简介中直白写出:“十年制作经验,保证和学校一模一样。”

  “任何互联网平台,如朋友圈、微博、贴吧、QQ群、直播平台等,只要具备交流功能,就可能产生交易,这给治理带来了不小的挑战。”阿拉木斯说。

  更有胆大者,竟自己打造“山寨网站”售卖假证。在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通报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仿冒了人社部门、质监部门、学信网、中国特种设备从业人员数据库等38家政企网站,诱导受害人进入“高仿”网站办理各种证件。“每个假证几十元到上百元,还配有二维码,扫码后能显示个人信息,受害人根本不会怀疑。”办案民警介绍。

  诚信需共建 整治加把劲

  信息共享假证现形

  “制造、贩卖、使用假证,会造成社会公平和效率的双输。”黄璜说。如果人们发现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获得某种身份或者资质,就会有更多人参与造假用假,不诚信的风气将会愈演愈烈,极大影响社会公平正义。假证也让更多“不合格”的人享受到不该享受的社会资源,造成资源错配,影响社会运行效率。

  “证件的使用应结合相关数据库查询,在增强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开放有关学历、资质、证件资料库验证,通过信息共享让假证件显露原形。在发放纸制证件的同时,还应发放经过加密处理、无法篡改的电子版本证明。我国早在2004年就颁布《电子签名法》,为解决这类问题提供了法律支撑。”阿拉木斯说。

  去年10月,故宫取消线下售票渠道,全面实行网络售票,在线验证身份信息真伪,假证再逼真,也派不上用场。越来越多组织机构支持在线验证证件、证书真伪。比如,学信网可以提供学籍学历查询、验证服务,中国记协网首页就提供了查询记者证和媒体资质的渠道。

  “网络假证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也违反了各类行业准入法律法规,情节严重的已经触犯《刑法》。网上买卖假证件没有根绝,说明监管还存在漏洞和盲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根治网络假证问题,力度还要进一步加强,要在全社会营造对假证“零容忍”的态度。对于制假售假者,有关部门应依法严厉打击,严肃追责。平台有义务站好岗、放好哨,不能对假证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监管部门要形成执法合力,建立健全信息共享、快捷高效的跨部门执法监管合作机制。

  “社会公众也要进一步提升自身诚信意识,不买假不用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使用假证者应记入个人诚信档案,留下有据可查的信用污点。”刘俊海说。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26日 14 版)

(责编:孟哲、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