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五年 戴尔归来底气何在

2018年07月05日07:32  来源:北京商报
 

蛰伏了五年的戴尔要重出江湖了。当地时间2日,戴尔宣布将通过发行新股或现金置换的方式收购旗下控股公司VMware追踪股票,交易总规模约为217亿美元。而此举也意味着,在完成私有化交易五年之后,戴尔将再次上市。五年前,受困于PC销量的下滑,纳斯达克的交易板上抹去了戴尔的名字。一时间,戴尔成了科技股的“弃儿”。五年后的现在,戴尔再谋上市,还能王者归来吗?

新玩法破局

戴尔从不按套路出牌。不仅仅是重新上市的消息让人们大吃一惊,就连上市的方法也令人意想不到。既非直接公开募股(IPO),也非被自己持股的公司反向收购借壳上市,而是选择置换追踪股票重返证券市场。据英国《金融时报》称,戴尔将把公司现有的V类追踪股转换为C类普通股。而这种回购它在软件公司威睿权益相关股票的方式也能够让戴尔绕过传统的IPO流程直接上市。

追踪股票追踪的是一家公司的某个特定业务部门或者某个运营部门的财务表现,而不是公司的整体业务表现。这一次,戴尔把赌注压在了全球第一的虚拟软件公司威睿身上。据了解,戴尔拥有威睿80%的股份,由于没有现金为交易付款,2016年戴尔发行了追踪股票,以资助它670亿美元收购全球数据存储公司易安信的交易。

现在到了戴尔收网的时候。回购股票交易不仅让戴尔绕过传统IPO的流程,也意味着戴尔不必筹集任何新的资金。威睿公司周一宣布将发放价值110亿美元的一次性额外股息,而戴尔作为威睿的大股东会得到约90亿美元的分红,这90亿美元正好等于买断追踪股票需要支付的现金总额。

戴尔方面证实,新的计划对其股权的估值介于611亿-701亿美元之间,为2013年那笔交易估值249亿美元的两倍多。没人会忘记2013年的戴尔是怎样折戟资本市场的。一路狂跌的股票和全球PC销量的连年下滑让戴尔不堪重负,因此戴尔CEO迈克尔·戴尔与私募基金银湖携手,以249亿美元的价格将这家困境中的PC厂商私有化。

二次上市的动力

几经折腾的戴尔为何再度谋求上市?华尔街观察人士给出了两种解释:部分由于融资偿债的需求,部分由于向市场“炫耀”转型成功的心态。

负债一直是戴尔的心头刺。当初收购易安信留下的近500亿美元债务的处置问题让戴尔有些喘不过气。据《华尔街日报》援引S&P Capital的数据称,戴尔目前负债高达510亿美元,每年支付约20亿美元的债务利息。而此前收购易安信不仅没有让戴尔实现预期的成本削减和业绩目标,配件价格上涨及数据存储市场的激烈竞争却再度侵蚀了戴尔的利润率。

阴晴不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成了戴尔回归路上的绊脚石。去年底美国刚通过的税改方案规定,公司税的利息抵减不能超过公司息税前利润的30%。资产管理公司贝恩斯坦资深分析师Mark Moerdler表示,对于每年仅利息就要支付近20亿美元的戴尔来说,新税法如果去年就生效,将给戴尔每年带来3.74亿美元的额外税务支出。

但关于戴尔的也不全是坏消息。据戴尔的财报显示,在刚刚过去的一个财季,戴尔实现了214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了19%,并且在去年一年中创造了824亿美元的收入,虽然净亏损依然高达23亿美元,但是已经偿还了130亿美元的债务。

至于炫耀,戴尔有这个资本。此前财报显示,戴尔虽负债累累,但却是瑕不掩瑜。其他业务上的业绩有效拉动了整体的营收和公司盈利能力,商用和消费级笔记本电脑营收均实现两位数增长、PC市场份额连续第19个季度同比增长、连续第17个季度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显示器供应商……

不止卖电脑

“买买买”的模式虽然是让戴尔负债累累的罪魁祸首,但这或许也是戴尔能够获得新生的重要契机。戴尔选择私有化的时候,其创始人迈克尔·戴尔就提到,私有化后的戴尔集团再也不用受制于华尔街的投资者,明显的变化就是戴尔收购企业数据服务公司的速度更快了。早在2007年,再度回归戴尔的迈克尔·戴尔就已开始布局。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三四年中,戴尔已并购了40家公司。

戴尔想卖的早已不是电脑。此前有媒体分析,戴尔的转型是一个孤独的故事:既不学联想集团坚持硬件,也不学惠普分拆,转型软件与服务。对于客户来说,戴尔的身份是“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而这正是迈克尔·戴尔希望发生的事情。就在戴尔私有化一年后的戴尔全球大会上,迈克尔·戴尔也表示:“戴尔公司已经成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集成技术解决方案公司。”当时,戴尔公司的渠道营收已占其全球营收的40%,而在一年前这一数据只有33%。

“这次峰会的主题是‘数字化转型’,而这也是戴尔连续第三年强调这个主题”,去年的戴尔科技峰会上,戴尔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黄陈宏博士开场白的第一句话就道出了戴尔的宗旨。如今,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冲击,戴尔早已不是数据红海里的一叶扁舟,奋起直追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而黄陈宏也给出了转型的三大核心议题——全业务、全渠道和全产业。

然而转型也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不颠覆,就会被颠覆”,黄陈宏曾经如此说道。而摆在戴尔面前的对手更是强大,亚马逊公司的AWS和微软公司的Azure等云计算公司带来的价格优势早已对戴尔发起了挑战。今年2月亚马逊的财报也显示,亚马逊云服务AWS去年营收增长43%,至175亿美元,占据亚马逊总营收的大约1/10。虽然亚马逊已成为全球第五大商业软件提供商,排在前四的商业软件公司是微软、IBM、甲骨文和SAP,但是在云业务上,它们都在追赶AWS。

(陶凤 杨月涵)

(责编:覃博雅、董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