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创始人终于“道歉”

孙丁 刘阳

2018年03月23日08:36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脸书创始人终于“道歉”

  这是2017年4月18日扎克伯格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出席活动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路透

  这是3月21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脸书公司总部拍摄的公司标识。新华社/法新

  旗下社交网络媒体平台5000万用户数据遭“窃用”事件曝光将近一周后,脸书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终于发声:我们犯了错,对不起。这是他首次回应用户数据泄露事件。

  允诺整改

  扎克伯格21日在脸书账号上写道:“我们有责任保护大家的数据。如果我们做不到,就不配为大家提供服务。”

  他承认,脸书“犯了错误,需要做得更多”。

  “这是(亚历山大·)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对脸书失信,也是脸书对与我们分享并期望我们保护数据的人群失信。”

  稍后,扎克伯格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就“失信”道歉。“这是严重失信,我对发生这种事情非常抱歉,”他说,“保护大家的数据是我们的基本责任。”

  扎克伯格提出多项补救和改正措施:“调查”脸书平台上能获取大量用户数据的全部应用软件;“(犯罪)痕迹学审计”所有有可疑行为的应用软件,如果应用开发方拒绝接受调查,将被禁用;封杀曾滥用脸书用户个人信息的软件开发方,同时通知这些软件的使用者。

  另外,脸书今后将“更进一步”限制应用软件开发方获取脸书用户个人信息;如果某一用户3个月没有使用某款软件,将禁止开发方获取这名用户的信息;一款软件所能获取的个人信息将仅包括用户名、头像和电子邮件地址;软件开发方获取用户贴文以及其他个人信息前,必须征求对方同意并订立“合同”。

  竞相“甩锅”

  英国和美国多家媒体近日连续报道,英国战略实验室公司旗下的剑桥分析公司未经授权获取、分析、利用多达5000万脸书用户数据,用于预测、影响选民观点。

  根据上述报道,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科根2014年推出应用软件“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以个性分析测试的名义投放脸书平台。27万名脸书用户下载这款软件。而科根“窥视”这些用户的“朋友圈”,实际获取多达5000万用户的数据并移交给剑桥分析公司。

  脸书、剑桥分析公司和科根都拒绝“背锅”。脸书把“失信”责任归于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称前者“撒谎、违反平台政策”,把数据交给剑桥分析公司;称后者书面保证删除全部所获数据,却没有删干净。剑桥分析公司则把责任甩给科根。

  科根21日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脸书和剑桥分析公司把他当做“替罪羊”。按照科根的说法,剑桥分析公司付钱,请他设计软件投放脸书平台,“保证一切都完全合法,符合(脸书的)服务条款”。

  科根称,剑桥分析公司付给他大约80万美元,而他把钱都给了参加测试的脸书用户,“我的目的是获取数据,用于我的研究,从来没有以任何方式从中获取私利。”

  放任“窃用”

  一名脸书前雇员21日在英国议会作证时说,脸书对数据保护监管松懈,放任应用程序投放者收集用户信息。

  桑迪·帕拉吉拉斯2011年至2012年在脸书数据保护和政策合规部门就职。他借助视频连线告诉英国议会数字化、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脸书“先前一直允许软件开发者在没有获得用户明确授权的情况下收集数据”,“远超可容许的范围”。而且,脸书对软件开发者如何处理所获数据“一无所知”并且“几乎没有检查或执行”。

  帕拉吉拉斯说,他不清楚扎克伯格是否知晓脸书对数据保护缺乏监管。但是,“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是秘密”,“脸书平台对待数据的方式有风险,在公司内外广为人知”。

  惠晓霜(新华社特稿)

  观察

  脸书丑闻为“通俄门”添“门中门”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特别检察官米勒主持的“通俄门”调查暂未找到俄罗斯助特朗普竞选的“实锤”,而此次脸书“泄露门”或为“通俄门”调查提供突破口。

  “泄露门”或成突破口

  美国和英国多家媒体日前报道称,名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分析公司2016年6月起受雇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团队。这家公司获取了5000万脸书用户的数据,随后分析数据、建立模型,试图利用大数据技术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结果。

  近日,英国一家电视台播出了记者暗访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尼克斯的视频片段。在该片段中,尼克斯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所有数码竞选活动全部由剑桥分析公司完成,特朗普竞选获胜,该公司功不可没。

  节目播出后,剑桥分析公司暂停了尼克斯的职务,并表示他所说内容不代表该公司的价值观和实际运作。该公司还辩称,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的服务并没有使用脸书用户数据。特朗普竞选团队也称,其使用的选民数据主要来自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别检察官米勒的团队目前已要求剑桥分析公司上交有关文件,配合“通俄门”调查。

  米勒今年2月以涉嫌干扰美国大选为由,起诉13名俄罗斯公民和3个俄罗斯实体,指控他们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利用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向美国用户散布旨在制造政治和社会分歧的内容。

  分析人士指出,“泄露门”与“通俄门”之间的关系或成为米勒下一阶段调查的重点,包括剑桥分析公司如何使用脸书用户数据助选特朗普,以及这些数据是否被分享给俄方、以便俄方更有针对性地向美国选民投放消息等。

  米勒调查越挖越深

  “泄露门”曝光正值特朗普首次直接将矛头指向米勒之际,外界十分关注他是否会解职米勒并叫停“通俄门”调查。

  自去年5月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后,米勒主持的调查工作一直有条不紊地展开并逐渐涉及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核心圈。

  据美国媒体报道,米勒已要求特朗普集团上交与俄罗斯相关的一些文件。这是外界首次获悉米勒调查直接触及特朗普的家族企业。特朗普曾警告米勒,家族财务属于“红线”,调查不要超过对俄关系的范围。

  尽管特朗普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批评“通俄门”调查,但此前从未直接“点名”米勒。但近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称“米勒调查就不应该开始,”并抨击米勒团队成员有“反特朗普”政治倾向。特朗普的律师约翰·多德近日更呼吁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终止米勒的调查。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否认特朗普正考虑解职米勒,但同时称白宫确实对这一调查过程感到“沮丧”,希望调查能尽快结束。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对米勒团队的敌意加深主要是因为米勒调查正逐渐涉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核心圈。如果“泄露门”为“通俄门”调查提供突破口,让米勒团队找到更多不利于特朗普的证据,可以预见,白宫对米勒团队的敌对情绪将进一步升级。

  新华社记者 孙丁 刘阳

  (据新华社华盛顿3月21日电)

(责编:易潇、沈光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