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单车一年烧完5.5亿 “野蛮生长”共享单车敲响警钟

人民网 杨波 实习生夏琪

2017年11月18日09:59  来源:人民网-IT频道
 

初冬的北京,寒风瑟瑟,位于北京望京的小蓝单车总部的温度却显得更低一点。

一片狼藉的总部办公室,退不了的用户押金,被遣散的员工,还有门口一波又一波要求还欠款的供应商,仅仅一年,小蓝单车的创始人们,面临着公司猝死的结局。

“共享单车是伟大的赛道”

时间倒退到一年多之前,2016年的秋天,以ofo、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大江南北。在北京城区的各个地铁口和商业中心附近,人们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出行选择——共享单车,只需要交一笔99-299元不等的押金,就可以随时随地骑车、还车,方便快捷。

小蓝单车的创始人李刚,也正是在2016年的11月推出了小蓝单车(英文名Bluegogo),小蓝单车上市之后,迅速以舒适的骑行体验在白领中建立了用户口碑,用户规模快速扩张。今年2月21日,小蓝单车落地北京,这是它3个月内就进入的第6座城市。

“共享单车是一个伟大的赛道”,2016年11月17日,李刚在对外公布公司获得1.5亿元融资时做了如此的表态。在投资圈,投资人和创业者一般把创业的细分领域称为“赛道”,而共享单车,无疑是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上半年最火的“赛道”之一。

不仅仅是小蓝,无数的创业者争先恐后地一头撞进这条赛道,无论他是一个“菜鸟”,还是一个“老司机”。在2016年四季度到2017年一季度的短短6个月时间内,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共享单车公司诞生,而资本对这条“赛道”的青睐有加,也让创业者获得天使轮甚至A轮、B轮融资显得非常容易。

跟那些从来没有自行车行业经验的创业者相比,李刚可以算是一个“业内人士”,早在2014年底,他就成立了一家叫“野兽科技”的创业公司,在公司的官方介绍里,“野兽科技”把自己定义为“专注于智能运动硬件的互联网公司,智能自行车解决方案提供商”。因为有这样的背景,虽然跟行业前两名的财大气粗没法比,但是根据小蓝单车自己公布的数据,它在3个月内就获得了5.5亿元的融资。

图注:李刚旗下野兽科技的股东构成(数据来源:天眼查)

根据来自企业工商数据库“天眼查”的数据,这家创业公司在2015年获得了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和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的投资。

2016年11月17日,李刚宣布获得1.5亿元人民币的投资。今年2月24日,李刚在北京的发布会上透露,1月份小蓝单车再获4亿元融资,由黑洞资本领投,智明星通跟投,估值达10亿元。

李刚当时恐怕万万没想到,仅仅8个月之后,这条“伟大的赛道”就让他彻底翻了车,小蓝单车不仅迅速烧完了两轮5.5亿元的融资,自己被“千夫所指”,“野兽科技”也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目前连官网都已无法打开。

投资方的迅速退潮,成为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退不了的押金、还不了的供应商欠款

“小蓝车垮了,退不出押金,员工被遣散……”11月16日,一位小蓝单车的老用户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同时忍不住吐槽,“99元的押金要是能回来,小蓝还是我的最爱。”

事实上,从今年10月开始,很多小蓝单车的用户发现自己的押金逾期未退。今年上半年,北京用户蒋先生注册了小蓝单车,并支付了99元押金。到10月份,他读到网上很多关于小蓝单车退不了押金的消息后,于10月29日申请了退款。然而,自申请起已逾19天,蒋先生至今没有收到退款。

尽管号称“最好骑单车”,在用户层积累了良好的口碑,但是,随着新一轮融资迟迟没法谈成,小蓝单车迅速陨落。

2017年11月16日,距离小蓝单车上市刚刚一年,李刚通过网络发声,表示作为一名CEO,自己犯了很多错误,要和所有团队成员、用户、投资人、供应商和合作伙伴说一声抱歉。

小蓝单车的陨落并非突如其来,早在今年8月,就有消息称小蓝单车拖欠供应链货款金额超过1亿。10月20日,小蓝单车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布了退押金的流程及反馈渠道,还附了两个退款专线和一个退款微信号,并承诺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用户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

可是,距离承诺的日期已经过去一周,不少用户不仅没有收到退还的款项,还“迎来”了小蓝单车公司解散、HR在朋友圈甩卖办公用品的传闻。退款热线打不进,更有甚者,有些用户的退款信息无故消失,99元、199元的押金就这样成了“泼出去的水”。

面临同样处境的还有酷骑单车的用户。11月15日,多名酷骑单车用户收到北京工商局针对消费者投诉酷骑单车的回复短信。根据短信内容,北京工商局已停止调解,并建议消费者留存好相关证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此时上海、成都等地的酷骑分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如今,北京街头被遗弃的酷骑、小蓝单车随处可见,这与几个月前的共享单车“七彩”热潮形成鲜明对比。自今年上半年以来,各式共享单车野蛮生长,北上广深的共享单车呈现出“七彩”场景,以至于当时有网友戏称“共享单车的颜色已经不够用了”,“留给创业者的颜色不多了”。

图注:部分共享单车,几乎把颜色“一网打尽”

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需要回归商业本质

“再好骑的产品,在缺少了多元化资本支持和良好的财务规划能力时,都显得无力。”在自己的公开信中,李刚将小蓝单车的陨落原因归罪于后续融资的失败,但是,在一位接受人民网IT频道采访的投资圈人士看来,其核心还是共享单车行业商业模式的缺陷所致,融资失败只是结果,而非原因。

在这位要求匿名的投资圈人士看来,“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的这句名言,放在以小蓝单车为代表的部分共享单车身上再恰当不过。

“小蓝车们业务的商业模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很难建起真正的竞争能力,这让他们防御力很差,唯一能做的就是打‘闪电战’,通过快速上量来抢占市场,谁死谁活,只能依靠资方的实力。”这位人士表示,说到最后,就是一个烧钱的游戏。

反思以小蓝单车为代表的一系列共享单车所面临的困局,可以发现,“羊群效应”在这些创业行为的背后起到了很大作用。什么火做什么,先拉到投资再说,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充电宝,还是前几年的无人机、VR,几乎都是同样的一条轨迹。

这种“烧钱游戏”的创业,其负面溢出效应不言而喻,无论是投资人、消费者还是供应商,乃至创业者本身,最后都成为了受害者,而现在还在路面上放置的几十万辆没人管的共享单车,又成为了全社会的“负资产”,其清理成本,最后恐怕还是纳税人买单。

纵观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从黄色的ofo到橘色的摩拜,再到绿色的酷骑、小蓝单车……创业者和投资人就像羊群一样随大流,追逐着市场的热点,为共享单车创造了一种又一种颜色,只可惜“烧钱游戏”总有落败者,而小蓝成为了继酷骑单车之后又一个“落水者”。

小蓝单车的沉浮只是给“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画上了一个暂时的休止符,却给后来的创业者、投资人敲响了警钟。对于创业者来说,如何去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如何让创业回归商业本质,是值得好好反思的问题。

(责编:魏欣宁、连品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