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惊现ofo盗刷红包教程 律师:或涉嫌犯罪

2017年06月06日08:21  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淘宝惊现ofo盗刷红包教程 律师:或涉嫌犯罪

  继“红包猎人”后,近日,共享单车“羊毛党”们又出现了新玩儿法——“足不出户刷ofo红包攻略”的商品在淘宝上出现。据记者了解,用户只需花费上不到10元钱就能买下一段视频,再根据视频内部的教学方式,在家用电脑操作就能刷到小黄车红包,不骑车也能享受到红包车的福利。

  红包车本是利用“时空矩阵”技术以用户众包的形式做到共享单车真正的闲置调度、违停调度、潮汐调度。但却屡屡被“民间高手们”钻空子,令企业蒙受损失。

  淘宝出现ofo刷红包教程

  近日,记者在淘宝中输入ofo字眼时发现,排在搜索第一位的是“ofo足不出户”字样,点进去后便出现了这样几家店铺:他们以“足不出户刷ofo红包攻略”为吸睛点,出售一段近10元的视频教程,声称只要根据视频中的操作方式,就可以实现在家用电脑刷到小黄车红包的可能。据记者了解,在这段20分钟左右的视频中,出现了一款名为“雷电”的模拟器以及电脑版的ofo。

  根据视频内部的操作提示,用户需要先在自己的电脑上下载一款名为“雷电”的模拟器以及电脑版的ofo,再把鼠标移动到偏向红包车较多的区域进行定位。待定位完成后,在选择“手动输入车牌号”,等车子解锁成功之后便会自动开始计时,根据卖家透露,为了防止账号被封,用户需要每次都尽量让时间超出10分钟,“不然就不像真的在骑车。很容易被后台怀疑。”等到骑行结束,红包就会自动出现在电脑界面上。

  卖家表示,购买视频的用户必须拥有ofo的账户并且已经完成押金的交纳,“一个账户可以刷5次红包,但是如果你账户越多,刷红包的次数也就越多。”

  记者体验发现,只要是安卓可以root的手机用户均可以实现对“雷电”模拟器的下载,前后不超过10分钟,待模拟器安装完毕,在模拟器内部搜索ofo小黄车的App进行安装,再启动,便可以开始实现在电脑前刷红包的第一步。过了10分钟以后点击结束用车,便可以抢到红包。

  但面对数以万计的车牌号,用户又该如何在看不到小黄车的情况下输入正确的车牌号呢?

  网络上曾流传过一个抢红包输车牌的诀窍:只要输入5开头的6位数和225开头的7位数一般都可以成功。

  而淘宝卖家也表示,很多机械锁的单车车牌都是这样的组合,而刷红包也尽量去选择旧版的机械锁去刷,智能锁相比之下更容易被发现。而记者尝试几次发现,以225开头的7位数车牌的成功率似乎比5开头的6位数还高一些。

  记者查看该卖家的月售记录,近一月成交了共110笔订单。

  “虽然一个账号只能刷5个红包,但是你有多个手机号的话就可以多个账号注册不限制地刷红包。”卖家表示。

  红包车“盗刷”或涉嫌犯罪

  “红包车”的最初目的本是以激励的形式,让用户能够使用长期闲置、违停放的单车,促进流通使用。

  摩拜最初推出“红包车”的做法也确实得到了行业人士的认可,并将其视为市场上一只“资本之手”,可以帮助线下车辆有效运作。

  但由于共享单车系统存在的一些漏洞问题,滋生了一大批职业刷单者,也就是“红包猎人”,有媒体指出,这些“红包猎人”每日刷ofo“红包车”可日入万元,到底有没有这么夸张我们无从可知,但是民间高手无孔不入的“黑客力量”不容小觑。

  早在今年4月,“羊毛党”用ofo漏洞日进千元的消息就受到广泛关注,当时的ofo客服就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处理被“羊毛党”刷红包一事,同时,ofo红包金额的减少也跟这种情况有关系。

  对于多次刷红包车的情况,摩拜单车方面也曾表示后台已经开始进行监管,当系统检测并判断有用户一天内有3次及以上非有效骑行并领取红包的行为,那当天以后的红包都会变成1分钱。

  ofo华东区相关负责人也在近期向媒体表示:“我们正在通过技术手段排查刷红包的行为,一旦发现用户有刷红包的行为,会立即拉入黑名单,不再对其提供服务。同时,我们会联合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刷单行为。”

  用户利用模拟器盗刷共享单车红包,对平台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那么,从法律上该如何监管?

  对此,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司阳向记者表示,红包盗刷者利用平台漏洞获利,即使不构成犯罪也会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理,而如果盗刷红包金额较大,就会涉嫌犯罪,而涉嫌贩卖盗刷软件的淘宝卖家为盗刷者提供了工具和便利,属于违法犯罪行为的共犯。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至于盗窃手段,则并不仅局限于‘秘密窃取’。对于共享单车红包盗刷现象,行为人通过软件使ofo公司陷入错误认识并做出财产处分,还是通过软件的方式窃取公司财务是否涉嫌盗窃罪是值得探讨的问题。”司阳说。

  刷红包的产业可以说是伴随着共享单车的兴起同时出现的,但是目前技术上很难对其进行防御,对很多商家本身来说,只能通过调整策略来进行防范。

  而企业使用法律手段打击“羊毛党”的行为也已出现,今年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通报一起通过企业红包软件套取50万奖励的违法行为,29名嫌疑人被抓捕。该案件中,利用红包漏洞套取奖励的行为被定义为“盗刷”,该案件或许会成为国内打击“羊毛党”的起点。

  有业内人士表示,“红包车”的诞生势必会吸引大批盗刷者出现,所以共享单车企业与其费尽心思搞营销手段去拉新用户入局,不如用心打造产品,将钱花在技术研发上,从而降低一些车辆损毁率与较差的用户体验感才是企业能够持续发展的正道。

(责编:沈光倩、赵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