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大战年内见分晓 这场仗会怎样结束?

李晨赫

2017年02月10日08:1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共享单车大战年内见分晓 这场仗会怎样结束?

   北京市海淀区后厂村路,被戏称为“阻碍中国IT界发展的最大掣肘”。这条俗称“日日堵、花样堵”的路,正是由地铁站通往中国最大的几家互联网企业的必经之路。

   如今这条拥挤的道路已成为单车大战硝烟味最浓的地方之一。4公里长的后厂村路上遍布着几家共享单车公司不同颜色的单车,以及北京市公共自行车。人们对这个场景并不陌生——在一片蓝海中,谁抢到更多用户,谁就拥有未来的话语权。

   抢地盘

   杨丹娜是“后厂村村民”,也是单车用户之一。尽管公司附近就有北京市公共自行车停放点,但她还是骑单车比较方便,看起来时尚些,也省去了定点存取的麻烦。杨丹娜说,她和同事们都觉得,摩拜单车和另一个单车品牌ofo在暗中“抢地盘”,因为数量不定,今天这家多了,明天另一家赶紧超过。

   李林是上海某高校ofo的运营人员,每天上午9点半开始,都要和手下的人一起处理当天遇到的问题,包括车损毁、丢车,也包括调整单车的数量以及将单车铺设在特定位置。

   李林强调,网上流传的不同单车平台“抢地盘”,在实际工作中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剑拔弩张。他说,地盘都是外在表现,他们需要做的是提供足够的服务来满足用户需求,在哪里摆、摆多少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从实际需求出发。李林说,ofo在一所高校里每天投放的单车数量平均是1000~3000辆。之所以浮动这么大,完全取决于用户需要多少车。例如周末,高中生、小初中生来到高校参观、游玩,需求就会上升。

   不论热门地点的地盘多么抢手,留给单车的空间仍然巨大。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摩拜单车和ofo宣布进军国际市场。他们共同选择了新加坡,而ofo宣布在伦敦、硅谷亦提供服务。即使是最早进入市场的企业,它们的历史也着实短暂。在这片蓝海,“开疆拓土,占地为王”似乎是拼杀的最高法则。

   更多企业希望分一杯羹。它们加入战局,迅速选取自己的颜色,成为路上五颜六色大潮中,与众不同的一个。杨丹娜的选择越来越多了。在苹果商店搜索单车App,至少有24个,如果全部下载下来,可以把一页手机屏幕装满。

   但她当然没有下载这么多。她常用的只有摩拜单车和ofo,有时候即使循着定位找到单车,也不一定能成功骑走,因为,车可能被加了私锁,或者二维码被涂黑了。

   谁在破坏单车

   1月19日,摩拜单车公关曹国星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昆明盘龙江里,一辆摩拜单车被捞起。类似照片在网上并不少见,社交媒体上几乎每天都会曝出不同品牌共享单车被损毁的情况,二维码被涂抹、密码锁被破坏更是屡见不鲜。在最近的一组新闻图片中,保安在深圳某小区里搜集了大量的单车集中运送至小区之外。

   曹国星说,他们一开始也好奇究竟是谁在损毁单车、为什么要损毁?根据长期的观察,他们认为,用户很少会损毁单车,损毁单车的更多的是利益相关的人。

   “比如摩的司机、黑车司机,一开始在他们的活动范围内铺车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别人骑车就不再坐他们的车了。所以他们很可能会去破坏单车。”曹国星说,在昆明被扔进河里的单车,位置离最近的地铁站大概两公里,是使用单车的完美距离,一般的用户不太可能有动机去破坏,而周围可能聚集有黑车。曹国星介绍,摩拜单车上线以来,他们对不少损毁行为进行了报警处理,一些人受到处罚。但在没有监控视频的环境下,处理违法行为还是很难的。但他相信,随着单车在线下越来越多,很多人会意识到大势不可逆转,放弃对单车的敌意。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损毁、侵占单车的行为不能完全避免,但损毁率完全处于他们可控范围内。骑呗科技透露,他们投放的自行车只损毁了几十辆,他们认为这和与芝麻信用评分绑定有关。李林说,在高校,学生给单车私自加锁、破解密码发到群里美其名曰“共享”、不锁车甚至损毁单车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有些老师也会这么做。运营和运维人员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尽快发现和解决破坏行为和不规范的停放行为。“风气一旦形成了,大家就见怪不怪了。”

   颜色大战

   1898年,当时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申报》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言:自行车必将大兴于中国。这一年,在中国自行车最集中的城市上海,也仅有几百辆自行车。

   20世纪80年代,中国已经被称为自行车王国。甚至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访问北京时,他收到的礼物中也有两辆自行车。2015年,自行车产量发生转折,相比2014年不增反降。但中国总能给人惊喜。正如自行车大国这个称号是从“舶来品”上发展起来的一样,在不少国家已经很成熟的共享单车模式,终于在2016年在中国大地上展翅高飞。

   1月22日傍晚,胡芷滔在广州信息港附近散步。两名骑着小蓝单车的女士从他身边经过,她们突然发现了ofo,把蓝车停在了公路边,跨过栏杆,骑着黄车走了。

   单车种类再多,用户选择的种类也是有限的。共享单车平台的激战势不可挡。谁能留到最后,谁能笑得最好?多家企业都根据各自评判标准,试图证明自己是最早一批、甚至最早一个进入市场开创新模式的“吃螃蟹的人”。

   曹国星说,摩拜单车问世以后,其他共享单车平台也纷纷进入市场。他们认为,其中有自主创新的模式,但也有一些模式涉嫌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目前,摩拜单车在做相关调研,不排除在做好相关调查的基础上,起诉侵权企业。但摩拜方面表示,具体调查哪几家企业,还不方便透露。曹国星说,他们相信法治能够保护知识产权创新。

   骑呗科技表示,骑呗是行业中最早研发共享单车的公司之一,在2015年年底开始布局。但先发只是把事情做成功的优势之一,事实上很多行业中最成功的那家企业都不是行业开创者。

   公开信息显示,进入融资环节的共享单车企业至少11家,入局资本不乏真格基金、滴滴出行、熊猫资本、腾讯、红杉资本等广受关注的指标性投资方。半年内,ofo完成了5轮融资,摩拜单车完成4轮融资。后来者的速度只快不慢。小鸣单车在24天内完成3轮融资,同老牌生产商永久结合的优拜单车,也在3个月内完成了3轮融资。2017年一开年,摩拜单车迎来了它的D轮融资。

   腾讯和滴滴的选择为读懂市场增加了难度。2016年10月,滴滴参与了ofo的C轮融资,而它的重要战略投资人腾讯却在2017年的第一周参与了ofo的竞争对手摩拜单车的D轮融资。资本进入单车市场时,骑的一定不是单车。2017年,单车资本大战进入鏖战阶段的速度会更快。

   如何形容单车市场竞争的激烈和迅猛?在2017年,微信公众号“创业邦”的一篇推送中,作者把即将上市的优拜单车的图片设置为黑白。他写道:“你问邦哥照片为啥是黑色的?因为,将要凑成葫芦娃的共享单车领域,留给优拜的颜色已经不多了。”

   多家企业都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透露2017年的计划,包括计划新增的单车数量和城市计划。曹国星说,商业机密并不是唯一原因,从2016年4月上线的几百辆单车,到现在激增至几十万辆,这样的发展速度让他们难以预测一整年的发展。摩拜方面透露,目前他们铺设单车60万辆,截至记者发稿,已经覆盖了15个城市。在广州、深圳、上海它们均铺设了超过10万辆单车。北京、成都即将超过10万辆。

   据骑呗科技提供的数据,它们计划于今年在全国范围内布局100个城市,并透露已经与几十个城市签订合伙人协议。在杭州它们投放2万辆单车,在合肥投放3万辆。

   公开材料显示,小蓝单车在广州和深圳共投放了1.1万辆单车;一步单车在成都投放了1万辆,并计划再投放4万辆;由你单车在北京与上海的16所高校内总共投放了5000辆单车。

   有望做政策的宠儿吗

   如今的单车大战和当年的网约车大战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它们引起政策关注的步伐远快于网约车。2016年12月27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公布了《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单车企业、使用人提出了一系列规范和要求。

   在今年北京市的“两会”上,北京市人大代表杜立群建议,在北京中心城区每年建成不少于10个示范区、100条示范路,形成具有独立路权的、连续成网的自行车道。同时,设立自行车与步行交通改善专项资金,加强制度保障。北京市人大代表、副市长张建东则表示,共享单车应该与公共自行车协同发展。

   在不久前闭幕的上海市“两会”上,上海市政协委员、中路股份公司董事长陈闪呼吁政府尽快出台公共自行车管理意见,并建议恢复针对企业共享单车的上牌制度。

   网约车大战烧到今天,除了烧钱、合并,政策的细微变化对战局起着巨大作用,甚至决定着未来的发展。滴滴就被认为是高度受政策影响的企业。单车共享平台在未来是否会面临同样问题?似乎除了具体落实层面,决策部门没有理由拒绝这个被冠以“绿色”的大趋势。

   那么该如何鼓励单车的发展?国外有哪些经验?

   挪威政府一直大力鼓励民众将自行车作为出行工具。2016年2月底挪威交通管理部门发布的《挪威国家交通2018~2029年计划》显示,2018年至2029年间,挪威将在首都奥斯陆等九大城市建设10条专供自行车使用的“自行车高速公路”。这些双车道的公路将连接大城市的市中心和郊区。根据该计划,挪威政府希望在2030年,将自行车出行比例提升到日常交通的10%~20%。

   自行车王国丹麦拥有1.2万公里的自行车专用车道,占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平均每10个人中,只有一人没有自行车。在首都哥本哈根,自行车的数量比居民人口还要多。这一效果的达成依靠的也是政府强大的推力:市民购买一辆车,多种税加起来的总额将达到汽车本身价格的3倍左右,远高于其他欧盟国家。

   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中心主任虞明远介绍,北京市已经在规划自行车道路,有的城市已经规划了自行车绿道,这对于共享单车的发展无疑是十分有利的。他说,从世界上其他国家城市的公共交通道路规划来看,减少机动车出行,为公共自行车规划更多停车区域和出行道路,是城市交通规划的趋势。

   上海体育学院2016年发布的《自行车运动产业发展报告》显示,全国骑行爱好者仅600万人。从人口基数上来看,通勤市场目前要大于运动市场。但凯泰资本预计,中国自行车运动产业总规模有望从2014年的162亿元人民币涨至2025年的4200亿元。当前,中国自行车运动爱好者仅占总人口的0.4%,而法国和美国的占比比较高。曹国星并不觉得共享单车之战和网约车大战一样。他说,后者是分已有市场的蛋糕,而现在的共享单车,是在创造新的增量,既为用户提供服务,又为政府减轻财政压力。

   不论共享单车企业谁能笑到最后,几个月的成绩让这个判断积累了不少底气:共享单车必将大行于中国。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林、杨丹娜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 实习生 陈晶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2月07日 09 版)

(责编:赵越、杨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