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死于不开心

张绪旺

2016年07月25日08:55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开心网死于不开心

  打包卖给A股上市公司,开心网离职创始人程炳皓应该开心,员工也应该开心,至于用户,多半只是记忆感慨,开不开心已经没有关系了。

  开心网可能没有死,作为一家企业,转型为游戏公司的它利润可观,寻得下家挂靠资本概念,还算不错。但作为社交网站,作为曾经成功的一线产品,开心网确实死了。程炳皓解释失败有很多原因,很大程度是自己所带团队的风格。从产品上解释为,熟人社交非刚需以及社交游戏生命周期问题。

  程炳皓够坦诚,也进行了足够的反思。归根到底,开心网死于不开心,用户不开心,团队也不开心。用户开心意味着活跃度,也就意味着企业的生存能力。这种开心可以是心情愉悦,也可以是得了便宜。前者是多数免费软件的成功基调,比如用微信能快速沟通,了解朋友;用今日头条第一时间知天下大事;用360安全卫士确保终端安全……简单来说就是免费用了产品而且爽到了,用户就开心。而淘宝京东美团则是另一种思路,我拿钱在这里能够达到最全最快最轻松买到东西的目的,用户也会高兴。

  然而,失败的公司开心网保持用户开心的能力太弱。偷菜只是一个休闲游戏,有火爆但是也有疲劳的一天。最根本的是开心网并没有掌握通讯的核心,也因此自然干不过微信。反观微博,尽管一再被贬低,但与微信的竞争中,始终在开放性媒体的属性上掌控优势,得以重生。

  所以,开心网在偷菜之后找不到新的兴趣点,这一反思是对的。但说熟人社交不是刚需,确实是偷换概念。熟人社交是人类社会的自然存在,是刚需,但不是企业创业所依赖的模式。做这一行,企业必须把熟人社交做有趣。

  微信之所以成功,是对人性的理解够深,在熟人社交上不断找到刺激点:一开始是语音通话,后来是朋友圈,再后来是摇一摇、公众号、微信支付……但开心网没有,偷菜、停车位虽然是社交游戏,但实际上离了开心网照样存在,说到底跟熟人社交关系不大,更偏游戏属性。大概这也是开心网转型游戏的一个诱因。

(责编:陈键、毕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