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投资要与聪明人在一起 创业者要果断“拿钱”

2016年07月13日08:12  来源:人民网-IT频道
 
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 (杨波 摄影)
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 (杨波 摄影)

人民网7月12日电(杨波 陈键、章斐然)优秀的投资人掌握着什么样的秘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下是否适合创业?“互联网金融”与“金融科技”在概念上有什么不同?7月10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的第一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在北京举行。作为会议的承办方,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在会议间隙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独家专访。

Polo衫、苹果iWatch手表、运动鞋,如果不是名片上印着华兴资本董事长,让人很难把眼前的包凡跟一个投资银行家联系起来,反而会让人以为这是一个科技“极客”。事实上,包凡与他的华兴资本,在互联网新经济领域可以说是一个“投行极客”,过去十年,华兴资本给国内几乎所有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在做融资、承销上市、并购等业务服务,这是一个资本赛道上的“隐形巨人”。

“要与聪明人在一起”

在京东、腾讯、滴滴出行等国内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发展进程中,华兴资本都是重要的“推手”。借助专访的机会,记者问包凡,投行人如何才能一直保持“敏感性”,去发现大趋势?包凡的答案是“和最聪明的人在一起。”

包凡说:“和最聪明的人在一起,你基本上就知道他们这帮人在想什么,在关注什么。很大程度上,有些趋势会体现在里面。此外,个人无论是作为一个用户,还是作为一个消费者,要有‘敏感性’。”他还戏言:“随着自己年纪的增长,越来越成为‘非主流’,很多时候按照自己的喜好判断,未必准确。”

让记者没有想到的,对于非常“新锐”的技术概念,包凡谈起来比较平静。他说:“从交易的角度来说,真正科技前沿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它本身还没有商业化的可能性在里面。”他说,任何创新,除了技术驱动之外,还需要有广泛应用的基础,像移动互联网,在全世界有几十亿的用户 ,那样就一定能产生特别伟大的公司。

基于此思路,包凡从投行家的角度对目前一些热门技术话题谈了他的想法。他认为,无论是人工智能、VR/AR,还是大数据等等,它可以应用的用户数还比较有限,都没有到达亿级。“没有亿级其实是做不出特别大的事情的。”他说,现有市场上,都是一些小公司在玩,这是让人比较困惑的地方。

聊到现有的投资机会,包凡说:“能看得清楚的,是有两件事情让人比较兴奋。”一是消费升级,二是“大健康”。

他认为,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中国面临消费升级的契机,“年轻人和上一代要的东西是不太一样的。”他说:“无论是从产品还是服务的角度,可能会有新一批的公司冒出来,会有新一批的产品和需求冒出来。”

包凡举了一个让他开始“听着有点不靠谱”的案例。据他介绍,华兴资本服务的一家线上游戏公司,曾提出要拓展商业地产业务,在与公司团队聊过之后,“我觉得还挺有道理”。他说,二、三线城市的商业地产受电商冲击很大,这家游戏公司说要将租下来的商铺改造出一些游戏场景,来吸引青年人,从而带动周边的“吃喝玩乐”业务。

包凡另一个看好的产业是“大健康”。他认为,在中国,健康产业还处于“供远远小于求”的状态 ,而在供给这一端,“很多提升效率的事情可以去做”,另外,供需不平衡也会带来市场机会,“很多地方的医疗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有的地方是过度被消费”。他还指出,在新药研发,特别是生物药开发方面,“中国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他说:“‘大健康’这一块,我们觉得是下一个比较明显的风口。”

在采访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记者提到一家全球知名的投资公司长期看好农业生物领域,包凡条件反射式询问:“是农业吗?”这种异常敏锐的反应速度,可能这也正是华兴的风格:敏锐寻找任何可能的大机会,专业,高效的执行。

创业者“能拿钱的时候要尽量拿”

有媒体引用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仅3.7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更是只有2.5年。对于创业者而言,如何让企业“活下去”就成了非常现实的问题。作为投行家,包凡会提出什么样的建议?他说:“我们的建议就是能拿钱的时候就尽量拿钱,拿不到钱的时候就要省点钱。”

不过,包凡承认:“这个事儿其实说起来挺简单的,但是做到不容易。”他剖析了一些创业者的心理。他说,企业在发展好的时候,企业管理者会感觉不需要钱,“我可以等到做得更好的时候,估值更高的时候去拿钱”。他提醒:“有时候这种思想就可能让创业者失去一个融资窗口。”他提到:“当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困难的市场环境时,他可能就不愿意去做一些艰难的决定。”

进一步谈到“艰难的决定”时,包凡说,做一件事情应该专注、坚持,这是对的,但是创业这种事情不是说你花多少努力去做就一定会做成的,这里面有偶然的因素在里面。“当你在一个错误的赛道上,再努力也是做不成事情,这个时候不如就换个赛道,不要把个人的存在感跟企业捆绑得太紧。”他说,一次创业不成功可以二次创业,二次不成功可以三次创业,有很多的机会,没必要在一件事情上一定要分出个胜负出来。

对于投资市场出现的一些“失败”的案例。包凡说:“站在创业者的角度来说,他没什么损失,因为本来就是‘零’。创业者走过这一路,本身就是积累、沉淀,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在采访中,记者问到,不是最优的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环境之下,是否还是“创业的好时机”?作为“新经济”创业公司一直以来的关注者,包凡从他自己的角度回答说:“任何时候都是创业的好时机。”他认为,作为“新经济”类的创业公司,发展靠的其实不是经济总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在改造现有的存量。他认为,哪怕宏观经济是“L”型走向,好的“新经济”公司照样会是向上走。他说:“宏观环境是重要的,但也不是特别重要。”

包凡进一步解释:“其实经济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很多创新型企业来说越是机会,因为很多痛点在这个环境下会变得突出。”他举例说,像华兴服务的“找钢网”,“整个行业越困难,对它来说越好”,因为在卖方占有优势的市场上,它其实没什么价值,到了现在买方占有优势的时候,它就有价值了,因为上游需要它去提高整个供应链的效率。

金融与技术结合潜力巨大

在采访中,“金融科技”的发展情况也是记者的关注重点。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互联网金融”与“金融科技”是容易弄混的两个热门概念。记者了解到,“互联网金融”是中国一个独有概念,在历经近几年的“野蛮生长”之后,行业目前迎来了“最严监管”周期。作为“舶来词”,“金融科技”概念目前正趋火热。“金融科技”是否只是“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变种?这个概念会不会也被“玩坏”?

在包凡看来,它们是“不太一样的两个概念”。在他眼里,“互联网金融”算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是利用互联网来推广金融服务与产品,而“金融科技”是金融与技术真正的结合,更多强调的是“技术驱动”。在为记者做详细解答时,“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词汇被身为投行家的包凡几次提起。

“从投行的角度来说,我们更感兴趣的是通过那些真实的、相当有创造性的,或是突破性的技术,来推动一个领域内的创新,而不是简单地把以前在线下卖的东西拿到线上来销售。”他在提到承办此次金融科技大会的初衷时说。

“金融科技”概念流行之前,“互联网金融”其实给社会带来了一些“伤”与“痛”。在经历短期“狂欢”之后,社会对“互联网金融”的作用与短板反思越来越多,甚至指责它是为“监管套利”而生。有“互联网金融”的前车之鉴,“金融科技”是否能走得稳,走得快?在当天的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表示,围绕金融行业创新时,要对规则有敬畏之心,不希望“金融科技”这个词被玷污。

包凡也提到了监管的重要性:“金融实际上是一个公众产品,不是一个私有产品。金融是一个体系性的东西,出了任何问题,都是整个社会来买单。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必定是一个被监管的行业。”他支持金融科技企业进行持牌服务。他说,如果企业想做金融服务,“要么跟持牌机构合作,要么你自己申请牌照。”

对于“金融科技”产业的发展前景,他说:“我觉得技术与金融的结合在中国肯定潜力相当大。”他说,就像很多其他行业一样,中国传统金融产业不是特别发达,所以如果能结合技术手段,“整个产业升级就可以走得相对比较快”。

包凡进一步解释,在美国,传统的金融产业比较发达,一些需求相对地得到了较好地满足,所以创新的原始冲动就没有那么强,而从监管角度来说,中国对金融创新还是“相对宽容”的,创新环境很好。 

(责编:杨波、陈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