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星:“低调”慈善优先考虑国内需求--IT--人民网
人民网

瑞星:“低调”慈善优先考虑国内需求

黄英男

2011年11月07日08:1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对于企业选择在国内还是国外做公益,我们认为能够同时做是最好的,但是情况如果真的不允许的话,我们还是觉得优先选择国内会更好一些。--张雨牧人物简介 张雨牧毕业于武汉大学先后就职于苹果公司、Sun计算机微系统公司及Visa国际组织等跨国公司,并担任重要职务;现为瑞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主要 负责瑞星公司市场和国际拓展业务。

  企业与慈善似乎是今年中国公益领域最受关注的两个关键词。企业如何做慈善?企业与公益机构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企业通过做慈善获得更多关注是否合适?当中国本土和国外都需要公益资源时,企业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种种问题在今年既引起公众的关注,更引起企业的思考。对于以上种种,“小狮子”瑞星有自己的答案。

  做慈善应有“无我”心

  记者:对于企业慈善,很多人会探讨目的,企业为什么做慈善,这方面瑞星的观点是什么?

  张雨牧:瑞星做慈善的态度很简单,还真的是没有想过从企业还是从一个人的身份出发,在做慈善时我们没有一个“我”的概念在里面,就是本着慈善的原则,只为社会、只为慈善,我们觉得做慈善时应该有一颗“无我”心,让慈善就是单纯的慈善。

  记者:虽然瑞星做慈善出于“无我”心,但很多人会觉得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开拓自己的产品市场,您是否认可这个观点?

  张雨牧:我不是很认同。就像一个人要赚钱养家,但是又要遵守社会公德看到了摔倒的老太太要好心去扶等等,这是两回事。但是如果两个思路能结合,兼顾起来相信是有好处的。这个人因为遵守公德的做法也可以帮他养家糊口,这何乐而不为呢?只是这两方面的动机都一定要单纯。所以本着单纯的动机去做事情,无论是产品、市场,还是慈善都单纯地去做,瑞星的思路就是这样的。

  我们一般不会将自己的产品强搬硬套在慈善的语境里,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当晚就决定向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好像还被网上评为全国企业反应速度排名第二位。后来我们通过自己产品的销售渠道了解到灾区物资匮乏,于是瑞星又租用了“民营企业赈灾第一包机”,往灾区运送物资。在汶川地震的后期救援中,我们共接收、转运的各界捐赠物资二百多吨,包机共飞行21架次,运送药品、医疗器械等紧急物资140吨。瑞星陆路救援车队一共发了8批车,运送食品、帐篷、药品、手套等物资近百吨。这些捐赠总额远远超过我们捐赠的善款。在这些过程中,我们都没有去强化和突出企业身份。

  记者:企业的慈善行为您觉得得到了什么回报?

  张雨牧:我记得在汶川救灾中还有一个数字,就是灾难发生后一个星期内,瑞星一共捐赠了4000顶帐篷,占据当时全国募捐帐篷总量的1%。有些朋友甚至从广州、从武汉、韩国寄来救援物资,托瑞星分发到灾民的手中。他们有些是我们瑞星产品的用户,有些就是普通网民,他们愿意选择瑞星来完成自己的救助愿望,这里面既因为我们与用户和网民平时有良好的沟通,另外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慈善行为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这种认可,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这是一种让人感动的幸福感,我相信对这份感动,当时与瑞星携手救援的人都应该有很大的体会。

  慈善会优先考虑国内

  记者:中国企业此前在非洲捐款建立希望学校引起了很多质疑,有人认为企业应该把善心放在中国。而据了解,2005年1月印度洋海啸期间,瑞星也举办过“海啸赈灾义卖”,不知道您如何回应这种疑问?

  张雨牧:其实这个事情我认为和先做自己还是先做其他类似,我们都是希望同时做是最好的,但是情况如果真的不允许的话,我们还是先国内会更好一些。如果有些有海外背景的企业为了拓展自己的渠道去做海外的慈善,目的就是增加目标市场的影响力也是可以理解的。很多时候企业还是会用慈善当做幌子。不过,我认为,即使这样也无可厚非,一边做慈善一边还能照顾到自己的企业发展,一举两得没什么不好的。比如铁道部所属某单位的网站出现了漏洞,那用户在线购票就可能会出现问题,财产损失是一个方面,如果赶上春运没办法回家就更糟了,于是我们就将事件汇报到铁道部,并帮助他们找到问题的应急解决方案等等。还有很多ATM出现了漏洞,市民的财产安全受到了威胁,为了让事件严重性不再蔓延,我们就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汇报,我们的安全专家、工程师也被请去调查,最终帮助他们找到解决方案。当然,对瑞星来说,我们的产品现在也在海外市场销售,比如日本市场、欧洲市场等等,但是我们还是秉承一贯的观点,做慈善就是慈善,要尽量保证慈善的纯度,所以我们在印度洋海啸期间也同样去做了一些我们认为是该做的事情。

  记者:今年的很多负面事件,让中国公益组织的社会认可度大幅降低,引来了社会捐款额降至冰点,作为企业,您是否会因为这些负面事件,而调整公益投入的计划呢?

  张雨牧:应该不会。今年慈善领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这只能说是现在的信息传递越来越发达,包括微博等网络平台的力量确实展示出了前所未有的信息轰炸效果,让大家知道了这些负面的事情。之前没有负面新闻,却不代表没有这些事情,其实我们耳濡目染也都能了解一些信息。但是我们该做的也还是会照样去做,我们仍然希望并愿意推动慈善事业专业化,但如果真有些时候实在觉得合作机构不可靠,我们会选择亲力亲为,这样也正好培养和调动一些内部员工的积极性,让大家多参与一些慈善的事情。

  “苛刻”要求合作公益机构

  记者:瑞星是否与专业公益组织有过合作?

  张雨牧:瑞星暂时还没有过与公益组织的合作经历,但是我们不排除以后会与这些NGO、第三方组织合作,毕竟他们才是专业的团队,也有着专业的资源和力量,一定能够把慈善做得更出色。

  记者:如何合作,瑞星会对合作方有哪些考量?

  张雨牧:面对目前公益组织的透明度和执行力等问题,我们可能会比较苛刻对这些要素进行综合把关,我以前服务的企业遇到类似的事情,就会到海外邀请专门的律师来做整体的风险把控,因此如果以后有公益组织的合作机会,我会借鉴以前的做法,并会聘请专门的第三方机构来做审核,对透明度和公信力做出严格客观公正的把控,这样我们才能保证慈善的纯度。而这个第三方机构,我认为应该是选择有公信力的NGO等。

  记者:要到年底了,对今年中国的公益事业有什么感触?

  张雨牧:虽然今年公益组织危机重重,但是其实这也是一个必经的阶段,很多事情曝光了,其实就是对行业的一种鞭策,我们的慈善事业才发展没几年,还是需要有个完善的过程的,或许再过几年的时间行业不断成熟了,我们可能还会感谢今年的这些事情呢,所以个人认为不必过于忧虑,更不能因此就对慈善失去信心。

  更愿“偷偷”做慈善

  记者:会宣传自己的慈善行为吗?

  张雨牧:我们认为还是“偷偷”做就好了。最近乔布斯去世,也有人质疑他不做慈善,《纽约时报》也说他在慈善领域缺位。但其实也有人一直怀疑加州大学的那个综合癌症中心收到的1.5亿美元的匿名捐款是他秘密捐的,而且他的妻子也在几个不同的公益机构董事会任职。所以我觉得他有可能是在慈善领域“偷偷”做了很多事情,而他只是选择不说而已。

  记者:可是宣传也许会引来关注并激发自己更多投入慈善的力量。

  张雨牧:我觉得大家都来主动做好事是未来的大趋势,只是我们在做的时候要找准自己的方向,坚守住自己的原则就可以。(黄英男)
(责任编辑:张梦娜(实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IT行业热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