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新征途 转战金融业?--IT--人民网
人民网

史玉柱新征途 转战金融业?

2011年08月30日07:4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40余次增持民生银行,成第六大股东,高调批评“国寿增持民生”意图,引发操纵市场争议

  提起史玉柱,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占满电视屏幕的“脑白金”,然后是饱受争议的网游“征途”和“巨人”。最近这一个月,他又站上了风口浪尖,这次与投资、银行、股市等金融事业相关。高调增持民生银行,又对另一大股东中国人寿的增持意图呛声;否认借炒作牟利,又被一些专业人士指控“有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嫌疑”。这位做IT发家、因房地产而崩盘、再借保健品东山再起的大亨,是在借机炒作,还是要又一次转型?

  史玉柱1989年深圳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开发中文电脑软件创业,通过巨人汉卡淘得第一桶金。

  1994年年初,欲建成中国第一高楼的巨人大厦在珠海动工,后资金链断裂成烂尾楼。

  1999年,史玉柱注册成立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靠脑白金等保健品东山再起。

  2004年,史玉柱成立网络公司进军网游,次年推出《征途》。2007年,巨人网络公司在纽约上市。

  近年来,史玉柱开始投资金融业,购买了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股份,目前已是民生银行第六大股东。

  微博批国寿引发争议

  史玉柱“拜托中国人寿别虎视眈眈想控股民生银行”,民生银行股价大涨,被指涉嫌操纵市场。

  “我的有些同行可能要补补法律课了,史玉柱这些行为,还真算不上违法”。并购交易专家、资深法律人士马光远律师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8月24日史玉柱发微博“拜托中国人寿别虎视眈眈想控股民生银行”的同时,整个A股市场银行股大涨,民生银行大涨6.47%。根据2011年中报资料,史玉柱通过上海健特生命持有民生银行7.39亿股,在本轮大涨中,这些股份的账面价值增加了2.73亿元。

  有法律界人士因此质疑,史玉柱身为民生银行大股东,在中国人寿没有实际行动和公告增持民生时以这种方式透露信息,涉嫌披露虚假信息、内幕交易;此外,他的行为推高了民生股价,提高了中国人寿的增持成本,有操纵股价之嫌。

  史玉柱8月26日晚间回应称:“上海健特增持的民生银行股票,在最后一次增持行为的6个月内不能减持。当前股价上涨不会给我们带来一毛钱收益。”

  马光远认为,史玉柱的行为算不上违法,因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在相关法规中都有明确规定;如果要认定违法,必须满足法律要件。中国人寿一直在增持民生银行,现在已是“新希望系”之外最大的单一股东;在史玉柱发微博“呛声”之前,中国人寿副总裁刘家德在中国人寿半年业绩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人寿依然看好银行股,并有意增持民生银行。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增持意图了,无需史玉柱来操纵或利用。此外,史玉柱曾多次公开表示过对银行股要长期持有,是战略性投资。如果刻意推高股价,那可能在没提高中国人寿的增持成本之前,先提高了自己的成本,从这点来说,他也没必要操纵股价。

  因此,马光远称,史玉柱与国寿在民生银行一事上,是竞争增持关系,双方的意图也都是公开的,也不符合内幕交易的定义。

  之所以史玉柱一条微博引发了这么大影响,马光远认为,“只能说我们的资本市场非常不成熟。大家听到收购,要控股,就一股脑认为是个利好。如果在美国,投资者会冷静分析,这种收购是否有利,对双方有什么影响,从而做出自己的选择,不会一味地推高股价。而在中国,收购、控股就会让人联想到题材、内幕、借壳、重组,使股价飙升。实际上无论是国寿还是史玉柱,增持民生都是长期持有,并不符合中国股市‘题材’的定义”。

  “恋上”银行股始于10年前

  史玉柱青睐银行业始于2001年,当时“脑白金”赚了近5亿元现金,他考察了国债、房地产等众多行业,最后认为投资银行股稳妥。

  关于史玉柱批评国寿的真实动机,马光远分析:“这可以理解为一种对民生银行控制权的争夺方式。批评国寿这种行为,等于史玉柱有点头脑发热,提前把他的意图泄露了。”

  无论是否要真正控制民生银行,史玉柱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对银行股的好感。他曾表示,相比其他投资,银行业商业模式清晰,并且很稳定——贷款利息减去存款利息,只要资金量足够大,利润就很高;另一方面,全国性的银行一般不会破产,上市银行有证监会和银监会的监管,相对来说犯错误的几率要小一些。而且,就算是全国银行要出问题,国家也要管它。

  据史玉柱回忆,他对银行业的青睐始于2001年。当时,他的保健产品“脑白金”已打开市场,账面上有近5亿元的现金,为了能为公司发展进行战略储备,又“控制公司的多元化冲动”,他决定考察一条稳妥的投资途径。当时考察了国债、基金、信托甚至房地产等众多行业,但是最后还是决定投资银行股。

  之所以要“控制多元化”,又在考察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利润都极为丰厚的房地产业后弃之不顾,都与史玉柱当年的惨痛经历有关。

  1993年,史玉柱第一次创业的巨人公司,仅中文手写电脑和软件的当年销售额即达到3.6亿元。他决定在当时的珠海总部盖一栋总部大楼,原计划18层。作为支持,珠海市政府批给了巨人一块地。

  在大厦设计完毕后,当时的珠海市领导找史玉柱谈了谈,希望他将巨人大厦建成中国第一高楼。为了支持这一宏伟目标,市政府又在原有的一万多平米土地基础上批给了巨人三万多平米土地,地价为125元/平米,即使在当时也跟白送差不多。

  “最怕现金流出问题”

  折戟巨人大厦后,史玉柱的教训是“企业现金流一断就完蛋了”,打死也不敢再盖5层以上的高楼。

  据史玉柱回忆:“头脑一热,竟对外宣布,巨人大厦要做到72层。”而盖72层的大厦预算陡增到12亿元,当时史玉柱的手中只有一亿多现金。

  史玉柱后来说,盖高楼,地下部分最花钱。地下20米之后都是岩层。巨人大厦一共打了68根桩,最短的桩打了68米,最长的桩打了82米,仅打桩花了他一亿多。

  为了筹集资金,史玉柱开始卖“楼花”。正当他开始这么做时,中国开始了宏观调控,对卖“楼花”开始限制,必须投资到一个数额才能拿到预售许可证,后来越来越规范,限制越来越多。史玉柱使出浑身的宣传本事,也只卖掉了1亿多“楼花”。

  为了维持大厦的建设进度,史玉柱将当时的保健品业务收入抽血输送过来。由于缺乏持续投入,保健品业务迅速衰竭,当巨人大厦在1997年未能如期完工时,楼花的买主亦开始不满。

  媒体当时“地毯式”报道巨人财务危机。在这种舆论环境下,“巨人三个多亿的应收款收不回,全部烂在了外面。”不久,只建至地面三层的巨人大厦停工。史玉柱隐姓埋名,于1999年建立上海健特公司(健特是巨人的英文giant发音);直到2001年,才靠着保健品业务东山再起,并重出江湖,还清了当年的债务。

  在房地产业上吃了大亏,史玉柱总结出两条经验:“企业最怕现金流上出问题,亏损不一定会破产,但现金流一断就完蛋了。”“我再也不敢盖5层以上的高楼,打死我也不敢了。我挺享受现在胆小如鼠的感觉。”所以现在上海的新巨人总部也没有超过5层,只是尽量地扩大了地面面积。他更表示,建造巨人园区过去和将来都不会借一分钱,资金全部来自几年前投资银行法人股的税后利润。

  保健品网游逐步放手

  史玉柱工作上的主要精力,渐渐放在了金融上面。他自称“近年的工作生活:玩玩游戏,偶尔投点金融。”

  此后,史玉柱为自己确立了投资纪律:除了保健品、银行和互联网,其他行业我基本不碰。原因就是,“这三个行业都具有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

  史玉柱多次表示,近年来,他在工作上的主要精力,已经渐渐放在了金融上面。他自称“早已胸无大志,厌倦是是非非。近年的工作生活:玩玩游戏,偶尔投点金融。健康业务退出管理和决策已9年,网游业务已交给刘伟为首的团队管理”。

  作为巨人上市公司的主要资产,史玉柱的确对网游业务已渐渐放手。日常事务交给巨人总裁刘伟打理,研发事务则采用子公司制:由集团建立研发技术平台,各研发项目子公司化,集团出资占51%股份,研发人员全员出资占49%。游戏研发成功就由集团代理运营;研发失败子公司破产。

  史玉柱对这种放手很满意。巨人在上市之前投入运营《征途》,创下126万同时在线人数新高。他对此志得意满:“一款网游在线40万人坚持一年,就会形成稳定社会关系,只要别碰未成年人市场,做10年以上没问题”。采用子公司制研发的征途2,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40万,在巨人公司的收入中占了相当的比重。

  在保健品业务领域,史玉柱更放得开。在9年前基本淡出日常管理后,他甚至建议保健品团队该做快速消费品,但“他们舍不得那几亿利润”。他觉得发达国家的保健品行业还算朝阳产业,中国就只能算夕阳产业了。前不久有朋友建议他把保健品一万八千人的队伍转去代理保险,他居然表示“琢磨中”。不过转念一想,“估计决策者们对我都会避而不见”,以后也就没见他再提这件事了。

  “惊抛”民生股后悔不迭

  因担忧经济形势,史玉柱去年曾将手中的大部分民生银行股份套现,欲抱现金“过冬”,事后承认决策错误。

  保健品淡出、网游业放手,史玉柱转战金融投资。“在中国,从事面向消费者的知名民营企业家,最后下场全部难逃臭名缠身:志向远大的牛根生,严守契约的马云、陈晓、马化腾、宗庆后、潘石屹、陈天桥、马明哲、兰先德、所有地产商、所有……但搞风险投资的都有美好下场。”史玉柱由此表示,“中国的实业家成功后,往往都不自觉地向资本家过渡。”

  史玉柱在金融上的公开投资主要是持有民生和华夏两家银行的股份。此外,还有一些未公开披露业绩的银行,也得到了他的投资。

  2010年,史玉柱将当时手中的民生银行股份大部分套现,获现金45亿元,列当年胡润富豪榜套现额第一。他当时对银行业有两个担忧:一是当中国GDP增速低于7%时,银行业将陷入危险,呆坏账可能大量涌现。二是地方政府及其直属企业造成的呆坏账正在呈迅猛上升趋势,不少银行已超过民营企业所形成的呆坏账,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的路桥公司和电厂,已经给许多家上市银行造成几十亿元的损失。地方政府在商业银行面前很强势,这个趋势不扭转,除了四大国有银行,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业绩存在风险。

  尽管他声称“从金融投资上赚的钱超过网游和保健品之和”,但仍然对抛售民生一事后悔不迭:“国外分析师均认为中国GDP将负成长,危机期很长。我公司也被吓坏了,对政府解决经济危机(的能力)产生怀疑,做出了抱着现金过冬的错误决策。低价出掉持股七八年的大量金融股,虽获利超过健康和网游业务累计利润总和,但与数月后股价相比减少几十亿。”

  在抛售银行股后不久,史玉柱即表示,一旦中国经济形势好转,地方政府造成呆坏账的势头被遏制住,将会重新增持银行股份。

  重新“战略性投资”民生

  史玉柱重新增持民生,称“非投机性买卖,属长线战略性投资。”同时又表示“投资银行不是主业”。

  这一天来得很快。进入2011年,民生银行于1月7日公告称,将定向增发47亿股新股,发行价格4.57元,融资215亿元。史玉柱成为这一定向增发中的最大买家,欲斥资65亿低价认购民生银行股权。但是,这一增发案在小股东的杯葛中无疾而终。

  定向增发受挫,史玉柱转向公开市场。从3月30日至7月17日,史玉柱旗下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连续40余次增持民生银行,耗资35亿元人民币左右,持股数近8亿股,持股比例由0.65%增至3.54%,已成民生银行第六大股东。

  8月9日,巨人网络在二季度财报中公布,将向巨人股东派发每股3美元、共计7亿美元“红包”。作为在巨人网络中占股57.06%的大股东,史玉柱由此获得近4亿美元的税前现金分红。他依然没有掩饰对增持民生的热切:“我们增持民生,非投机性买卖,属长线战略性投资。三年内的股价涨跌和我们关系不大,我们关心的是三五年后民生的PE和PB(市盈率和市净率)。”

  在这种情况下,说史玉柱要用微博批评国寿的方式推高民生股价,牟取差价、提高对方增持成本,马光远认为站不住脚。“史玉柱如果能做成金融,他这辈子就圆满了,都做成了。银行虽然利润上没有暴利,但金融牌照仍然是稀缺资源,如果能控股一家银行,会有非常大的腾挪空间。民生银行股权极为分散,管理能力又不错,正是很合适的选择。”

  史玉柱自己对这一点的表述则是:“投资银行不是主业,政策不许民企插手管理的。”多年前,他也曾说过,IT行业是他的归宿,巨人网络将是他退休前干的最后一件事业。 
(责任编辑:汪舟(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IT行业热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