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朋多个分站撤站裁员 员工曝其内部管理乱--IT--人民网
人民网

高朋多个分站撤站裁员 员工曝其内部管理乱

2011年08月29日16:01    来源:《中国计算机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赛迪网讯】上海的120多名高朋网被裁员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在集体谈判、网络舆论施压之后,高朋终于跟他们达成了补偿两个月工资的协议方案。

  但并不是所有的被裁员工都像他们这样“幸运”。近两个月,高朋网在全国各地裁掉的近500名员工中,大多只得到半个月的工资补偿,甚至一些员工在分站撤站之后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强势裁员



  “没有任何前兆,人力资源部领导8月19日突然找我谈话,让我离职。”刘黎明(化名)说,两周前领导还称赞她工作能力强,说要给她升职、加薪,但是仅两周之后,人力部门要求她写一份辞职报告,并且当天就离开。称如果不马上签字离职,高朋网就会将辞退她的消息通过内部邮件告知全体员工,并且在分站的告示墙上贴出公告。“高朋网还说被辞退的信息将记入我的个人档案。”刘黎明称由于怕影响以后找工作,她只好在8月22日签了离职书,只得到了半个月的工资补偿。

  离职后刘黎明得知自己被辞退的原因是高朋网总部发现她在微博上转发了其他分站员工抱怨被辞退的内容,认为她发表了对公司不利的消息。“可我只是转发了,并没有评论。”刘黎明觉得很委屈。

  和刘黎明一起离职的还有十余名员工。其中一些是由于大区内的分站被整体裁撤。今年6月,高朋网就曾传出裁员的消息,8月,裁员的步伐明显加快,人数接近500人,至少有13个以上分站被裁撤。

  中国网络法律网首席法律顾问、高朋裁员案员工集体维权的代理人赵占领律师表示:“企业一次性裁员20人以上属于经济性裁员,应提前30天告知工会或全体员工,并将裁员方案报给当地劳动仲裁部门,仲裁部门审批通过后企业才能进行裁员,并且给劳动者相应补偿。”但高朋在很多分站的裁员非常强势。

  8月24日,高朋网COO欧阳云在第十届互联网大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出现裁员和撤站,是因为“高朋网最近在进行组织结构优化和整体战略调整,加强了对大中型城市资源配置,一些中小城市的兵力投入减弱了”。他认为此次裁员是正常的企业战略调整。

  团购导航网站团800发布的7月份团购市场统计报告显示,80%的销售额来自全国的40个团购业主力城市。“主要是省会城市,二线城市中规模较大的城市,东南部和沿海城市较多。”团800联合创始人胡琛称,在三四线城市,商家对团购并没有强需求,团购产品的优惠力度不大,加之消费者对团购的接受程度有限,因此市场开拓并非易事。

  对于高朋网强势裁员,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认为:企业在裁员时太暴力对企业长远发展的伤害很大,对吸引人才不利。企业应该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包括给员工合理的补偿,分站裁撤之后,如何保障售后服务,与商家的合作怎么办等。

  8月25日晚,赵占领发布了被裁员工维权情况的最新进展:上海、太原、唐山、秦皇岛等分站基本就赔偿问题与员工达成了协议;高朋网华南区有6个城市的66名被裁员工因对补偿方案不满,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广州分站的4名员工已经申请了劳动仲裁并获立案。他提醒被裁员工应该拒绝签订主动离职书,因为“被用人单位辞退的记录并不会被放进档案”。

  刘黎明说跟他一起被辞退的员工大多是分站成立时就在的老员工。回忆起当初的日子,刘黎明感慨良多——“尽管当时也很乱,但大家都是很努力地工作。”但现在,她和其他很多被裁员工一样,今后找工作不会再选择团购业,“感觉这个行业没前途”。

  水土不服

  在高朋的日子,刘黎明将团购业和高朋的运营总结成一个字——乱。

  8月23日,欧阳云在第十届互联网大会上强调高朋是Groupon、腾讯和云峰基金共同出资成立的本土团购公司。不过,刘黎明告诉《中国计算机报》记者:“高朋是Groupon和腾讯两家搭伙做生意,但是并没有说话算数的人,在管理方面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机制。”她透露,在高朋内部,管理层分成两派,一边是外国高管,一边是中国本土的高管,互相之间的协调时常出问题。“管事的人不懂团购,懂团购的人没有权利”是普遍的情况,甚至有时候“今天通知你去开一个分站,当天就让你动身前去开展工作”。

  自7月底、8月初开始,陆续开始有外籍高管撤离高朋。“中高层管理人员开始分批撤离中国。”刘黎明告诉记者,“每周都陆续会有人走,走的大多是不会讲中文的,留下来的大部分是会讲中文的”。

  据刘黎明透露,高朋的确在公司流程化管理方面很有经验,但由于流程过于复杂,中间沟通环节多,导致了办事效率很低。同时,流程化管理还导致了僵化和教条,灵活性差,而过度“中央集权”使地方分站没有足够多的权限灵活处理团购网站与商家的关系,导致一些商家的离开。

  此外,Groupon在美国按照成交额的50%向商家收取佣金。但是在中国,团购业竞争惨烈,收取50%的佣金并不现实。刘黎明告诉记者,团购网站在跟商家谈合作的时候,往往是商家给出一个底价,团购网站在这个数字之上给出一个增加值作为自己的收益。但为了增加优质的产品赚取人气,团购网站赔本赚吆喝的情况普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高朋依然规定每单团购收取的佣金不能低于20%。显然,高朋并没有看清中国的竞争形势,暴露出自己的水土不服。

  与Groupon在其他国家的“焦土政策”一样,高朋成立时高调进行高薪挖人。刘黎明向记者透露,对销售人员的薪资标准高朋的政策频繁变化,“一个月就换一个政策”,尽管底薪工资高于同行业者,但提成的比例远低于同行业者,总体上并不占优势。

  高朋的乱并非只有内部员工能感觉到。其某一合作伙伴称,由于高朋此前的管理层发生变动,并且高朋内部的人都不知道该由谁来负责相关合作事宜,所以双方并不存在密集的互动,仅仅是简单的合作形式,“不是不想合作,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面对种种质疑,欧阳云表示:“其中一些中肯的批评我们会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团购业的纷纷扰扰

  胡琛向《中国计算机报》记者描述了两种行业混乱的表现:一是团购网站扩张过快,在技术准备和对行业认知上存在严重不足,一些团购网站甚至不懂得关注购买来的流量的用户转化率。二是团购网站大区经理负责制的地方管理模式,导致地方与总部之间在沟通和配合上存在一定问题,甚至出现了一些冲突,总部对分站为完成业绩指标进行的造假也很难分辨清。

  最近,Groupon的估值一再调整,加之中国概念股不被看好,投资者大多对团购业持观望的态度。团购网站的冬天论甚嚣尘上。不过,在胡琛看来,消费者的团购数量和平均单价,以及折扣率都在上涨。

  根据团800的统计数据,截止到今年7月底,中国共有4871家团购网站,但7月销售额上亿元的4家网站的销售总额,占据了整个市场销售的60%,一些小的团购网站开始关、停、并、转,行业的洗牌效应开始显现。拉手网吴波预计,到今年年底,覆盖全国的综合性团购网站不会超过5家,更多的团购网站将转向垂直细分领域。不过,“由于赔本赚吆喝的团购产品仍然存在,”胡琛指出,“大型团购网站之间的拉锯战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对行业前景,欧阳云非常有信心,他表示:“整个行业肯定不会剩下5000到6000家那么多。等行业慢慢稳定,行业的领导者慢慢涌现以后,整个行业的毛利率提高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尽管王慧文也认为行业正在走向成熟,“赔钱上团购、乱挖人、砸广告的行为已经减少,用户对商家的满意度也正在逐渐上升”,但在他的眼里,团购行业的形势没那么乐观,他预计2012年第一季度对团购网站很重要,因为“从现在团购网站的剩余资金和亏损程度看,团购网站如果在明年第一季度无法融得更多资金或者上市,企业将面临生存危机”。
(责任编辑:崔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IT行业热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