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IT

“數·智觀察”個人信息保護系列之三

個人信息保護意識覺醒 多方發力讓信息不再“裸奔”

申佳平
2020年12月29日15:59 | 來源:人民網-IT頻道
小字號

編者按:

在信息化時代,個人信息保護已成為廣大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之一。今年以來,有關部門“組合拳”頻出,推進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加快行業亂象整治行動,為個人隱私和信息安全不斷筑牢保護屏障。23日起,人民網IT頻道推出“數·智觀察”個人信息保護系列,結合今年以來個人信息保護領域的熱點、要點,闡述我們在個人信息保護領域取得的進展和面臨的挑戰。

備受關注的“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在一審判決一個多月后,今日迎來二審。

去年,因不滿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強制要求人臉識別方式入園,原告郭兵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以服務合同違約為由,一紙訴狀將其告上法庭。

無獨有偶。前段時間,一位買房者為避免被售樓處通過人臉識別技術進行大數據“殺熟”,帶著頭盔前來看房。

伴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加速應用,個人信息收集與處理無處不在。用戶在享受大數據與人工智能帶來的便利同時,也開始反思技術與隱私的邊界。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大眾對個人信息安全的保護意識愈加強烈,無論是訴諸法律,抑或是“簡單粗暴地”戴上頭盔,本質上都體現全社會對個人信息的關注和自我保護意識的覺醒,企業試圖“用隱私換便利”的做法已越來越行不通。

個人信息保護意識愈加強烈

願意為尊重個人信息保護的產品和服務額外付費﹔對侵犯個人信息的企業“用腳投票”﹔對APP要求的“權限”多留了一個心眼﹔打開瀏覽器的“禁止跟蹤”功能﹔復印身份証時標注“僅限辦理某業務時使用”……近年來,大眾對保護個人信息的意識已經覺醒。

由全國135家網絡安全行業協會和相關社會組織聯合發起的2020年度全國網民網絡安全感滿意度調查顯示,網民對於侵犯個人信息的關注度高達80.94%,而有49.42%的網民認為自己的個人信息遭遇過侵害。

專家指出,對個人信息安全的高度關注和普遍擔憂,體現出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保護與數據價值釋放之間的秩序與平衡仍待解。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以大眾關注度較高的“人臉識別”舉例稱,人們的擔憂主要基於多種現實因素:一是人臉識別的應用場景越來越多,如“刷臉”進小區、進學校等,但收集人臉信息的機構本身技術水平參差不齊,導致信息安全難以保障﹔二是人臉作為生物信息,一般伴隨終身、不可更改,隱私泄露造成的后果嚴重﹔三是相較於指紋、虹膜等個人敏感信息,人臉識別信息可能通過不易被查覺的攝像頭被瞬間記錄,難以被阻止。

北京高勤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源接受人民網記者專訪時表示,近年來,有更多的人意識到,個人信息不僅包括聯系方式,還包括一般身份信息、醫療健康信息、金融信息、行蹤軌跡等。而這些數據在大數據時代可被用於數據訓練、優化算法等,具有較高的利用價值。因此,著力解決好、平衡好個人信息保護和數據價值的釋放效率,在大數據時代非常關鍵且緊迫。

多方發力積極回應民聲

盡管公眾對於個人信息保護的意識已明顯提升,但目前個人在遭遇隱私侵權后,維權手段仍相對有限。面對一些“大廠”花樣百出的侵權行徑,用戶往往隻能陷入“用了想罵、罵完再用”的無奈。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2019年中國網民信息安全狀況研究報告》顯示,77.7%的被調查網民遭遇過信息安全事件,但在遭遇過信息泄露的網民中,高達47.5%的網民選擇置之不理。

面對公眾的關心、期待和呼聲,為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權益,讓信息不再“裸奔”,我國個人信息保護力度逐漸加大。

在立法層面,讓個人信息保護有法可依,正在成為重要趨勢。從表決通過《民法典》,到《數據安全法(草案)》《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陸續出台,我國網絡空間法治建設穩步推進。

在監管層面,2019年1月四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開展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的公告》,並成立“APP專項治理工作組”,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工作在全國范圍內不斷推進。

連續兩年來,工信部縱深推進APP侵害用戶權益專項整治行動,針對老百姓反映比較強烈的APP侵害用戶權益的四方面十類問題進行重點整治。截至24日,已對52萬款APP進行了技術檢測,責令1571款違規APP進行整改,公開通報了500款APP,對120款整改不到位或拒不整改的APP進行直接下架處理。近期,工信部宣布原定於2020年12月結束的專項整治行動,在此前基礎上再延長半年﹔並在全國APP個人信息保護監管會上,以電信終端產業協會(TAF)團標形式發布涉及圖片、通信錄、設備信息、人臉等信息收集使用規范的18項標准,進一步為相關工作提供依據和支撐。

伴隨公民對個人信息保護的認識更加充分,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服務型政府研究中心主任黃國彬表示,相信監管機構會以更加明確的目標和行動回應消費者訴求,及時地、全面地、高效地履行監管職責。期待更多社會主體共同參與,實現聯動配合,更好地培育個人信息保護的土壤。

薛軍則建議,要進一步強調個人信息保護的公益訴訟。“讓更有能力的專業機構代表普通公民維護個人信息權益,將大大解決公民在個人信息維權上存在的時間精力不足、能力有限等現實問題。”

“針對目前存在的這些痛點,其根治之法在於立法機構、監管部門,以及運營商、公民個人多方共同發力。”黃國彬表示。

相關閱讀:

系列之一:增強頂層設計 我國個人信息保護立法步穩蹄疾

系列之二:政務APP責任重大 個人信息處理亟需增強“敬畏心”

(責編:申佳平、章斐然)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