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起步,支付寶團隊推開移動支付的大門

無現金生活,從無數小事開始

本報記者 劉少華

2020年08月11日08:4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8月4日,江蘇省溧陽市中醫醫院診室安裝的“診間支付”系統,支持醫保、刷銀行卡、微信、支付寶等多種支付方式。
  胡 平攝(人民視覺)

  近日,在河南省鄭州市棉紡西路,一位乘客在用手機掃碼支付乘車費用。
  張 濤攝(人民視覺)

 

  7月29日,浙江省金華市雙龍風景區內,志願者方曉卉(左一)在“送藥上山進島便民服務點”向游客介紹景區自助售藥機。除支持手機支付寶、微信支付二維碼外,該自助售藥機還支持人臉識別支付。
  李建林攝(人民視覺)

  在中國,對於付款這件事,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習慣拿起手機掃一掃,或者打開手機讓商家掃一掃。甚至有些商家開始實現“刷臉支付”,對著攝像頭眨眨眼睛,錢就到賬了﹔也有商家實現了聲音支付,用戶以自己的嗓音確定支付,錢就到賬了……

  許多城市居民能在手機支付寶中為水、電、燃氣、網絡等基礎生活保障付費,能在其中預約辦稅、保險、門票等一系列服務,能足不出戶轉賬,能在一個小小的APP中獲得公積金、養老金等上千項政務服務。人們對無現金社會的功能需求一直與日俱增,那些尚未實現的功能正被一點點填補。

  從當初的構想出發,如何一步步走到了現在?本報記者走訪了螞蟻集團支付寶團隊,聽他們講述背后的故事。

  

  “苦活累活是支付寶的命,別問值不值,就問要不要”

  支付寶前民生服務小組員工高成杰還記得,2008年杭州華星時代廣場(當年支付寶辦公地點)樓下的銀行永遠人滿為患。一到中午,上班族們就開始排著長隊在這裡等著繳納水費、電費。

  支付寶團隊裡發生過這麼一件事:一位同事收到一張交警罰單后,開車去銀行繳費。排隊一個多小時終於交上了,出來一看,因為停車位置不好,又收到一張罰單——還得再去排一個多小時。

  從2008年開始,支付寶投入了數十人,計劃將生活繳費業務,也就是水費、電費、燃氣費等,搬到網絡上來處理。最早打開局面很難,隻能挨個機構去拜訪,最終通過艱難的談判,上海市電力局給出了積極響應。對接的負責人表示,傳統交電費麻煩、效率低,許多人都喜歡攢幾個月一起交,大大增加了電力局的資金回收成本。事實上,每一次催繳、停電、復電,無論對用戶還是電力公司都是不小的麻煩,作為當時全國互聯網普及程度最高的城市,上海決定試一試。經過幾個月的對接,上海市民終於可以在網上交電費了。

  沒多久,杭州人就響應了。一家杭州媒體做的讀者調查顯示,61.7%的網友表示,如果支付寶推出相關業務,他們會嘗試。於是,2009年杭州成了第二個可以在支付寶上繳水電煤費用的城市。

  但挨個城市、挨個機構推廣,速度是非常緩慢的。整整五六年的時間裡,團隊幾十位員工奔波在全國各地,與省、市、縣等不同級別的水電煤機構打交道,一家一家對接,也隻開通到了幾百家機構。業務開展得慢不說,支付寶內部質疑聲越來越大。有人說,這樣的業務太雞肋、太低頻、性價比太低。

  時任螞蟻金服(現螞蟻集團)董事長彭蕾力排眾議,認為這樣的服務必須堅持做下去。“這些苦活累活別人看不上、不願意做,但這恰恰就是支付寶的命。別問值不值,就問要不要。”

  沒過多久,團隊來了新的負責人夏金波。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辦公室牆上挂一張中國地圖,去開公司管理層會議,也帶著中國地圖,他說:我們要佔滿整個中國大陸。

  團隊思路也打開了,他們發現,水電煤繳費都是通過銀行營業網點來代收的,那麼銀行的各條通道能不能搬進支付寶?

  就這樣,通過跟銀行合作,支付寶水電煤繳費業務一下子在很多城市打開了局面。在這樣的合作中,杭州銀行的員工程龍幫助支付寶從銀行接入到相關服務中。2014年,他干脆加入了螞蟻集團,成為螞蟻繳費業務負責人。

  “我親眼見過支付寶開拓這個業務有多難,所以加入進來以后,我們去找到服務於公共事業繳費的系統服務商,加快了整個接入的速度。”程龍回憶,2014年,接入的機構量達到了過去6年的總和,之后發展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最近一兩年,中國大陸幾乎所有地區,都已經可以通過支付寶繳納電費。

  “外面冰天雪地,他們在暖暖的炕頭上就把電費交了”

  程龍依然記得,2015年12月24日晚,黑龍江下起了大雪。那天白天,支付寶上線了黑龍江全省的電費繳費業務。在此之前,老百姓必須排隊去繳費。而當天晚上,“外面冰天雪地,他們可以在暖暖的炕頭上就把電費交了”。

  “這個無現金社會,每一步都是我們自己摸索出來的。”程龍感慨。

  事實上,2016年之后,這一進程得到了來自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要求,大力推行“互聯網+政務服務”,實現部門間數據共享,讓居民和企業少跑腿、好辦事、不添堵。各地政府也很快出台了相關舉措,如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等,無不將“互聯網+政務服務”作為重要抓手。

  近幾年,很多時候是政府部門主動找到支付寶團隊,要求將某項業務上線。

  一個例子是,浙江省直住房公積金在全國率先上線支付寶辦理提取等業務,就是省直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找上門來的,整件事也都是該中心催著他們在做。2018年3月26日,公積金提取等業務在支付寶正式上線。從這一天到5月4日,40天時間,僅杭州鳳起路辦事大廳就節省了10萬張A4紙。

  在為居民省時省力的同時,這個團隊卻被支付寶內部笑稱“我有一群同事10年沒給公司賺過1分錢”,這倒不假,但基本民生服務的“互聯網+”變革,緊隨水電煤繳費之后,迅速步入快車道。如今,在支付寶中有上千項政務服務,覆蓋面非常廣。

  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許多機構都認識到,互聯網政務服務並不只是個繳費通道,而是轉變了服務模式。

  當然,相關服務還需要繼續推廣,比如水、燃氣服務,在支付寶上隻覆蓋了全國的六七成,接下來都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如今,“中國政務服務平台”也已在支付寶上線,由國務院辦公廳主辦,面向個人和企業提供各類政務服務,是一個全國性、跨區域、跨部門的網上辦事平台。作為該平台移動端的重要入口,支付寶“中國政務服務平台小程序”目前已接入46個國務院部門、32個地方政府的142萬項政務服務事項辦事指南以及近200項便民服務應用。

  從移動支付到無現金出行,一個二維碼引發無限可能

  伴隨著智能手機不斷普及和手機網速的提升,中國移動互聯網時代開啟。對於早已實現線上支付的支付寶來說,下一步該如何實現移動支付?

  支付寶內部意見並不統一。2010年,時任支付寶無線事業部總經理的徐達,率領著幾十人的團隊,開始研究最早發端自日本的二維碼技術。2011年4月,二維碼支付首個小樣完成。3個月后,支付寶在廣州召開發布會,在國內首推二維碼支付。

  但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在經歷了重重困難后,隨著智能手機進一步普及、4G時代來臨等,“掃碼支付”實現的條件進一步成熟。2013年“雙12”電商購物節,支付寶高調在全國近100個品牌、2萬家門店推廣掃碼優惠。隨后,微信等第三方平台也推出相應功能。移動支付,就這樣有了明確的標准和入口。

  而這,也是今天許多中國人習慣出門不帶現金后,最主要的線下支付方式。

  但是二維碼帶來的變革不止於此。螞蟻出行業務負責人萬鵬回憶,正是因為有了二維碼這樣的基礎,他們想到,也許可以把這項技術應用在公共交通上。於是2016年下半年,他們走訪了很多公交、地鐵公司,發現行業普遍對急速的支付體驗有很高要求,隻要突破這個難點,就有譜。技術上的突破很快完成,可以實現快速過閘或者上車。

  時值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前夕,在杭州市政府支持下,他們在杭州公交502路上做了試點。到2017年初,不足10人的小團隊正式成立。當年秋天,杭州市就實現了全城所有線路和車輛掃碼運行。

  這項創新,不經意間還解決了公共交通領域的一個長期痛點。近些年,隨著網約車、地鐵等覆蓋面越來越廣,許多城市的公交公司逐年虧損,人力運營成本卻居高不下。在引入移動支付后,大大降低了成本。

  杭州之外,武漢的試點也給了他們不少信心。當時,位於湖北武漢郊區的公交票務公司青山分公司點鈔點,是武漢全市5個公交點鈔點中最小的一個,每天清點處理1300余輛公交車上的零錢,每天晚上需要300人專門數零錢。移動支付大大降低了這一工作量。很快,除8000輛公交車外,武漢地鐵、輪渡等也開始支持移動支付。

  如今螞蟻出行已經在超過1000個大中小城市落地,在經濟發達省份基本實現了全覆蓋,成為人們非常熟悉的出行支付方式。無現金支付帶來的不只是便利,還可以為公交、地鐵等公司“技術賦能”,比如實現客流分析、線路規劃,改善現有路網設置等。

  不隻交通,如今許多線下商戶都會有一個二維碼。這些商戶用二維碼收錢,用電子記錄賬單來進行對賬,通過電子錢包在網上進貨訂貨,通過電子記錄申請貸款……他們成為數字智能化市場工具的直接受益者。

  一個二維碼,引發無限可能。

  向“刷臉”邁進,向未來邁進,塑造全新生活方式

  2015年3月,在德國漢諾威CeBit(國際消費電子信息及通訊博覽會),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內的觀眾看著馬雲僅通過刷臉,就從淘寶購買了一枚1948年的漢諾威紀念郵票。

  從二維碼支付,到人臉、聲音等支付方式,正進一步將無現金社會的發展推向深入。越來越多刷臉支付的超市、餐廳出現,讓人們減少著對手機的依賴。

  在這背后,是大量技術創新。從幾年前起,螞蟻金服旗下全球可信身份平台ZOLOZ就承擔了其中一部分重任,這個分布在北京、杭州和美國堪薩斯三地工作的團隊,由來自十幾個國家的程序員組成,其中不乏前沿生物識別領域最權威的專家。剛開始,團隊嘗試過各種生物識別的可能方案,比如人臉、指紋、聲紋、掌紋、筆跡等,最終還是確定,人臉識別是最合適的。

  2016年11月,全球領先的專利多級活體防攻擊算法上線,實現了人臉識別金融級的安全性。2017年,《MIT科技評論》發布了年度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榜單,支付寶的刷臉支付上榜。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研究發現,正是在移動支付狂飆突進的幾年間,從2011年到2018年,移動支付打破了傳統的東西部地區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鴻溝。具體到省市間的變化,比如2011年,移動支付覆蓋最高地區(上海)和最低地區(青海)之間的差距達50.4倍﹔而到2018年,移動支付覆蓋最高的北京和最低的西藏之間,差距已降至1.42倍。這意味著,從2011年到2018年,移動支付覆蓋率地區間差異極值縮小了近50倍。

  事實上,無現金社會的優勢遠不止於此。正是由於無現金支付的推廣,催生了共享單車等新興產業,推動了新型智慧城市。這是互聯網業界自主研發、自主改革的成果,也給世界提供了創新范本。

  如今,“無現金”正成為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未來令人期待。

  

  鏈接

  支付寶大事記

  ■2008年10月25日,支付寶公共事業繳費服務正式上線。首先全面支持上海地區的水、電、煤、通訊等繳費。

  ■2009年11月11日,支付寶宣布正式推出手機支付服務。

  ■2010年12月23日,支付寶創新的“快捷支付”正式亮相,大幅度提升支付成功率的同時,也為移動支付時代奠定了基礎。

  ■2011年5月26日,支付寶獲得央行頒發的國內第一張《支付業務許可証》。

  ■2019年11月5日,支付寶向外國游客開放使用權限。

  ■2020年3月10日,支付寶宣布從金融支付平台升級為數字生活開放平台。

  (資料來源:支付寶官方)

(責編:趙超、趙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