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IT

“強制報告App”,強力保護未成年人

陳國洲
2020年08月03日08:24 | 來源:新華網
小字號
原標題:“強制報告App”,強力保護未成年人

  7月23日,全國首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App在重慶九龍坡區上線。
  重慶市九龍坡區檢察院檢察六部主任何可說,如此受關注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這與當前老百姓對預防未成年人性侵、校園霸凌、虐待未成年人等惡性案件的關切高度一致。”
  為什麼要專門研發這樣一個強制報告App?它的強制性體現在哪兒?對於預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全國人大代表、重慶九龍坡區謝家灣小學校長劉希婭說,強制報告的核心在於拒絕看客,讓所有對未成年人負有特殊職責、經常接觸未成年人的人都背負責任,讓“全社會共同保護”真正落實。

  已經有了110報警平台,為何還需要這樣一個App?

  7月23日,重慶九龍坡區檢察、公安、婦聯等9部門會簽通過了《九龍坡區關於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實施辦法(試行)》,同時相關強制報告App上線運行。
  這一機制規定,九龍坡區中小學、幼兒園、校外培訓機構、未成年人校外活動場所等組織的工作人員,應當下載安裝強制報告App,明確其發現並報告侵害未成年人案件的責任義務,並號召全社會、特別是家長自願下載使用,形成全社會及時保護未成年人的合力。
  強制報告App是一個專門舉報侵害未成年人案件線索的智能平台,可從App端、PC端、微信端3個端口登錄。該App能同步上傳照片或視頻,方便及時收集証據。
  舉報線索上傳后,由九龍坡區公安分局統一受理,確保3日內回復報告人、3個月內回復處理過程或結果,檢察機關對這一過程全程監督。
  何可說,從7月23日到7月30日,強制報告App上線一周下載量已達2100多人,已經接到16起報告,其中就包括一起性侵未成年人案。
  “接報的地域范圍,也大大超出強制報告App具有管轄權的九龍坡區,多數為跨省報告”,何可認為,這顯示出強制報告App的有效性,也顯示出社會大眾對這樣一個發現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新渠道的期盼。
  接報的這起性侵未成年人案中,小女孩被母親的同居男友侵犯,母親報警后警方已立案並將嫌疑人抓獲,當警方帶領小女孩來醫院診斷時,接診醫生立即通過App上報了相關信息。
  根據這一報告,檢察機關迅速與公安機關對接,提前介入指導案件偵破。對於超越了地域管轄的報告信息,檢察官和民警也按要求與報告人取得了聯系,為他們提供咨詢服務,指導他們及時與當地公安、婦聯等部門聯系獲取幫助。
  為什麼在110報警平台之外還要上線這樣一個強制報告App?九龍坡區檢察院檢察六部檢察官孫文靜說,110是受理各類違法犯罪的綜合性報警平台,而強制報告App是專門針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線索設置的發現平台,更加專業、精准,而且可以附加照片、視頻,方便取証,比拔打110報警更有優勢。
  “這個平台匯集了檢察、公安、婦聯、民政等9大部門,各司其職、聯動發力”,孫文靜介紹,比如根據此次九龍坡區9部門聯合會簽的實施辦法,對於平台上報的所有侵害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線索,檢察院都將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辦案,為保護未成年人提供了更高層級的司法保護。
  此外,相對110主要用於打擊犯罪,強制報告App還承擔提前收集線索,預防侵害未成年人的功能。“比如賓館前台工作人員發現未成年人來登記開房,或者老師發現學生身上經常有傷痕,這些情形可能還沒有發展到犯罪,但他們都有責任強制上報,這樣或許就能避免更多傷害。”何可說。

  具有法律法規的強制性,不報告將被追責

  在微博熱搜看到強制報告App上線的消息后,重慶市民吳曉慧立即搜索下載安裝。吳曉慧有一個12歲的女兒,“作為母親,我很關心未成年人保護的話題,常常想如果有人早早站出來,也許電影《少年的你》中陳念的結局會有不同。”
  吳曉慧所說的《少年的你》,是2019年上映一部電影,反映的是“校園霸凌”現象。這部電影吳曉慧看了兩遍,她認為主人公陳念的班主任,可能早知道陳念當時的處境,卻沒有站出來。“如果老師有這樣一個渠道反映問題,結局會不會好一些?”吳曉慧說。
  “不管不問絕對是不被容許的,但以往老師在處理疑似校園欺凌等問題時,也面臨不少實際困難。”重慶九龍坡區華玉小學德育課教師張一新說。
  張一新告訴記者,一般情況下老師對於學生間的沖突都會介入,教導學生們要團結友愛。但當遇到個別欺凌現象時,老師處理起來很棘手,比如保護了一方可能就會傷害另一方,而且缺乏強有力的支持,顧忌會不會影響到學校?會不會傷害到家庭?
  “強制報告App后面有法律依據,又有9部門支持,過去說說容易行動難的問題,有了依法可行的抓手。”張一新說。
  今年5月,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國家監察委員會、教育部、公安部等9部委聯合印發了《關於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意見(試行)》,並從印發之日起試行。
  強制報告App是落實這一強制報告制度的具體抓手之一,具有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讓過去可能覺得和自己無關或沒有強烈的責任和意識的人背上責任,強制性去報告,如不報告將被追責。
  何可說,9部門中包括監察委員會。對於教師、醫生,各級鄉鎮社區、部門的公職人員而言,如果不如實報告,一旦發生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將追究紀律責任,然后根據后果嚴重程度和失職情況,進一步追究法律責任。
  “對賓館、校外培訓機構、校車服務提供人等非公職人員,如果不如實報告,同樣會被倒查責任,由該行業的主管機關給予行政處罰,比如吊銷營業執照。”何可介紹。
  “這個強制性是實實在在的,將來公安、檢察等部門在查處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時,肯定是要對案件偵查中發現的未及時履行報告責任的情況進行倒查追責。相關部門對未及時報告的人員,可以處治安處罰、紀律處分和行政處罰。”何可說。

  未成年人隱私如何保護?后續工作有待細化

  “就形成全社會對未成年人強有力的保護傘而言,強制報告制度的出台,以及全國首個強制報告App的上線找到了一個很好的支點,但這個新事物背后還有不少工作需要細化,強制報告App也需要不斷完善推廣。”重慶社科院研究員孫元明的意見頗具代表性。
  “最需要細化的是有關未成年人隱私信息的保護制度。”九龍坡區人民醫院婦產科主任廖革紅說。
  日常工作中,廖革紅接觸的來做人流的未成年人,或者父母帶來檢查的未成年人,他們都很緊張害怕,擔心被人知道,對自己未來的工作生活造成不良影響。
  “雖然強制報告制度本身已經提及,要保護未成年人個人信息,但在具體操作中醫生報告哪些信息,報告多少,已經上傳到App上的信息如何嚴格保密,公檢法與教育、民政、街道社區等多單位部門聯動時,如何有效保護未成年人個人信息,這都需要進一步細化。”廖革紅說。
  此外,廖革紅建議要進一步細化對醫生、教師等報告人的保護機制。
  “雖然現在法律法規賦予了醫生、教師報告相關線索的權力,但在實際生活中,大部分家長、當事人是不願將信息報告上去的,一些醫生擔心這可能會加劇醫患矛盾。”廖革紅說。
  “從拒絕看客這個層面來看,強制報告App具有很大意義,但發現之后怎麼辦?一系列問題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劉希婭說。
  2年前辦理的一起虐待兒童案,讓孫文靜一直難以釋懷。一個年僅9歲的小女孩,家庭條件不好,媽媽有些神經偏執,一不如意就會打她。一次媽媽失手將女兒打倒造成頭部重傷,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檢察院介入后,孫文靜發現,小女孩的父親已經入獄,又沒有其他親屬可以撫養她。如果剝奪了她母親的監護權,小女孩的處境可能更加艱難。最終檢察機關隻能對孩子母親採取訓誡教育措施。
  “如果小女孩的遭遇及早被發現報告,也許她的處境會好一些,但光發現肯定解決不了她的問題。”孫文靜說,要解決類似問題,首先要完善對無良好撫養條件未成年人的國家救助、收養等一系列制度,而現階段要解決這些問題仍然任重道遠。

(責編:趙超、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