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單團課、在線陪練、積分排位……互聯網健身——

運動入“雲”端 健身新時尚

本報記者  巨雲鵬  孫龍飛

2020年07月13日08: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數據來源:比達咨詢、艾瑞咨詢
  本版制圖:沈亦伶

  核心閱讀

  近年來,互聯網健身日益成為人們運動健身中的一個熱點。2019年修訂的《體育產業統計分類》中,在“互聯網體育服務”增加了體育健身、體育網絡視聽、體育網絡直播等內容,涵蓋了“互聯網+”在體育領域的多種新應用。在線打卡、訓練直播、定制課程……健身愛好者們有了更多選擇。

  

  “大家好,今天教大家五個動作提高你的平衡和穩定能力……”在互聯網運動健身平台KEEP上,家住上海黃浦區的健身教練小馮通過鏡頭向他的學員們發出了邀約。

  “請問四足支撐伸展這個動作,腳往后伸展是腳尖伸直,還是往后蹬?”一位粉絲留言提問后,小馮給出的回答是,“腳尖不是重點,主要是保持腿伸直”。

  近年來,KEEP、咕咚、悅跑圈等健身類APP迅速發展,跟著屏幕學動作、練肌肉,打卡、競賽,這樣的場景越來越常見。截至目前,新浪微博“宅家健康運動計劃”話題閱讀量超過37億次,從健身動作到飲食調節,“雲健身”引發熱門話題。

  在線授課 手機約課

  拓展健身場景,提升群體參與感,符合現代生活節奏

  “以前辦過幾次健身房的卡,最后都不了了之。”從事金融行業的上海市民黃美玲是一位資深健身愛好者,在過去的健身經歷裡,曾遇到過健身房“跑路”,也曾因為課程無趣未能堅持下來……后來,她開始跟著健身類APP課程在家練動作、跑步打卡。

  “但一個人練久了也無聊。”這兩年,黃美玲又有了新的選擇——參與網絡健身平台的小型線下課程:團課。

  隨著互聯網與健身行業深度融合,小型化、“便利店化”的線下健身模式紅火起來。通過超級猩猩、樂刻等健身類小程序、APP,隻需手機“點單”就能預約各種健身課程,固定團隊定期“開團”,改變了傳統健身房辦卡、預付費的模式,更加靈活方便,還疊加了社交、電商等屬性,賦予健身更多樂趣。

  團課再次激發了黃美玲的健身熱情:“這種課程比較有彈性,也可私人訂制,還能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如今,她考取了相關証件,自己也成了一名兼職健身教練。

  “互聯網的介入,可以實現健身信息數據化,更好地為用戶提供定制化服務。”樂刻運動創始人韓偉說,通過合理的信息採集和會員反饋,可以判斷用戶的運動喜好,從而進行精准推送。

  在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產業研究基地副主任何文義看來,無論是線上鍛煉,還是線下組隊,都體現了互聯網對健身行業發展的賦能,“打破了傳統健身房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制,健身愛好者可以隨時隨地進行訓練,參與線上交流和比拼,充滿了群體參與感,也更適合現代人的生活節奏。”

  多元場景 多樣選擇

  拉動體育器械消費,改變運動習慣,助力健康生活方式養成

  今年上半年,線下健身場所暫時關閉。“對於我們來說,雖然場地沒有開業,但教練和用戶一直都在。”超級猩猩有關負責人介紹:疫情防控期間,公司開展了線上直播與線上“陪訓營”項目。“陪訓營”項目為期14天,每個班由職業教練全程陪伴,進行線上運動指導和飲食監督,包括定量訓練與線上陪練。這種形式留住了不少用戶,截至4月底,1500多個“陪訓營”吸引了超1.5萬名用戶參與。

  “那段時間,用戶都宅在家裡,課程設計也充分考慮到這一點。”超級猩猩有關負責人舉例,他們關於腿部肌肉的訓練課中就用到了抹布,鼓勵用戶在健身的同時擦地板。

  線上服務創新讓公司在特殊時期實現了平穩運行。如今,盡管線下門店逐漸恢復營業,但線上課程的熱度一直沒有衰減……

  “跟著屏幕運動,效果肯定不如線下,但對很多運動基礎不太高的用戶來說,也獲得了新的體驗。”韓偉說,前一段時間,樂刻運動也推出了線上產品﹔一位來自河北深澤縣小直要村的家庭主婦在學習了線上健身課程后,還向公司發來了感謝信。

  “線上布局與嘗試,打造了多樣化消費場景。”清華大學體育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企業壓力,也拉動了體育器械銷售,更對健身行業未來的發展有一定啟發。

  “現在線上課程越來越豐富,我也越來越傾向於選擇線上課程。”上海的一位健身愛好者、媒體人周女士說,過去她是一個團課愛好者,但現在,她更喜歡跟著直播練,或選擇結合戶外、室內於一體的更綜合的健身方式。

  需求增長 服務升級

  注重內容建設,加強創意設計,保持用戶的新鮮感和體驗感

  近年來,大眾健身需求日益增長,越來越多人對運動健康等話題產生關注。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免費的健身指導視頻日漸豐富。

  王雪莉覺得,免費視頻可能會給互聯網健身企業的發展帶來沖擊,但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付費課程想要取得競爭力,必須有足夠的不可替代性,“比如,利用社交屬性,採取積分、排位等激勵手段。”王雪莉說。

  “事實上,現在很多人健身的目的除了鍛煉身體之外,也有社交屬性。”何文義認為,互聯網一定程度上擴寬健身行業的內涵,用戶參與健身的同時,也更注重利用健身平台的社交功能。

  “因此,互聯網健身平台要發展,必須注重內容建設。”何文義說,一旦單純健身的新鮮感、時尚感減弱,平台的用戶黏性勢必受到影響,為了保持對用戶的吸引力,平台勢必要有足夠多的創意設置,“就像玩游戲一樣,必須要有一關一關的關卡。”

  黃美玲對此表示認同。經歷了健身房訓練到個人訓練,再到上團課,在她看來,長期保持付費健身習慣,除了健康需求和成本因素外,不斷更新的項目與模式帶來持續的新鮮感、體驗感也很重要。“比如,在寫字樓旁的教室裡練動作,大落地窗,我們在裡面練,別人在外面看,還會跟著跳起來。”黃美玲說,這樣的氛圍是她堅持下來的動力之一。

  《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顯示:到2022年,經常參加體育運動的國民比例要達到37%,到2030年,這個數字要達到40%。“現階段,很多人意識到了身體健康的重要性,有了健身的動力。”王雪莉認為,對於包括互聯網健身企業在內的體育產業來說,應該抓住國民對健康的關注,發展自身、服務社會﹔對於企業來說,必須以更優質的產品服務來滿足大眾的需求。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13日 06 版)

(責編:趙超、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