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部門聯合發文完善廢舊家電回收處理體系

本報記者 汪文正

2020年06月23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日前,在位於四川省內江市東興經濟開發區的四川中再生資源開發有限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內,工人正拆解廢舊家電。
  蘭自濤攝(人民圖片)

  夏季是空調銷售旺季。圖為安徽省滁州市一家空調銷售企業的工作人員在安裝空調。
  盧志永攝(人民視覺)

  “6·18”購物節,不少人下單了新家電,原有的舊家電怎麼處置呢?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七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廢舊家電回收處理體系 推動家電更新消費的實施方案》(簡稱《方案》),為建成規范有序、運行順暢、協同高效的廢舊家電回收處理體系確定了方向。

  今后廢舊家電回收處理有什麼新路徑?消費者、家電生產與銷售企業、回收企業和個體回收者將受到何種影響?本報記者進行了採訪。

  

  每年淘汰廢舊家電超1億台

  在外人眼中,廢品收購這一行又臟又累,但在個體回收者老張看來,這是收入不低的“好差事”。老張的居所是北京郊區一座小平房,平房旁是用施工圍擋圈起的“小院”,裡面舊空調、舊電視等堆成了小山。

  “我到北京干這行已經17年了,也搞些空調加氟、換紗窗之類的副業。”老張介紹,他和妻子既從居民手中收購舊電器、家具,也從生活垃圾中分揀出回收部分價值較高的物品,銷給收購站。收購站則會根據廢品種類和價值,銷往下游的回收企業或回收作坊。

  老張透露,通常一台七成新、中等尺寸的平板電視用100元左右就可以收到,顯像管式的彩電回收價還要更低﹔一台狀況不錯的滾筒洗衣機開價約70-100元,波輪洗衣機為50元或更低﹔雙層冰箱按照體積和功率收購價在50-150元不等,舊風扇、舊烤箱這種小家電,即使是功能和外觀比較完好,也通常不超過10元錢就能收一台。“回收的家電多數還能使用,主要是功能陳舊或者居民想買更好更新潮的。”

  像老張這樣走街串巷的個體回收人員,是家電再生利用企業的重要供貨方。

  回收企業山東中綠資源再生有限公司家電年拆解量在全國名列前茅,公司總經理許來永介紹,他們獲得的廢舊家電中,通過銷售企業以舊換新途徑回收的家電隻佔約10%,公共機構定點回收隻佔約5%,其余大部分家電都是通過社會渠道回收的。

  行業數據顯示,盡管近年來銷售企業以舊換新、專業回收商回收、地方政府回收等渠道呈多元化發展趨勢,但仍難撼動個體回收渠道的地位。

  個體回收有其靈活機動、貼近市場的長處,但也存在一些弊端。

  “我家冰箱買了8年了,一直想換台雙開門、低能耗的冰箱。舊家電狀態還不錯,但收廢品的人開價太低,真不樂意交給他。”北京市民何柏說。缺少合理的估價體系,回收人員一味壓價,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居民淘汰舊家電、更換新家電的消費積極性。

  大量個體回收者以及從事非正規拆解的小作坊佔據產業鏈兩端,也造成新的污染和浪費。有的個體回收人員在做簡單的拆解后,把其余部分隨意丟棄,給環境帶來污染,也使部分有價值的零件和材料得不到利用。還有一些小作坊做簡單的加工后把舊家電包裝成新家電二次銷售,帶來安全隱患。

  中國是家電制造第一大國,也是家電消費第一大國。據中國家用電器協會發布的《中國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回收處理及綜合利用行業白皮書2019》測算,2019年中國主要家電產品社會保有量已分別達到彩色電視5.4億台、電冰箱4.4億台、洗衣機4.2億台、房間空調器4.6億台、熱水器3.7億台、吸油煙機2.4億台。國家發改委數據顯示,中國正處於家電報廢高峰期,每年淘汰廢舊家電量1億—1.2億台,並以平均每年20%的漲幅增長,預計今年報廢家電將達1.37億台。

  如此規模的報廢量,急需在回收拆解再利用方面加以推動提升。

  開鍋離不開“米”和“柴”

  家電回收和更新消費全過程好比是買米做飯。如果說舊家電回收是“淘米”,那麼新家電消費就是“煮飯”。要保証有米下鍋,首先要提高消費者淘汰舊家電的積極性。

  “新三年,舊三年,修修補補又三年。”南京市民黃奶奶介紹,自家的電冰箱已經服役20多年,其生產企業都不存在了。“當年孩子結婚時買的,到現在都很皮實,我舍不得扔。”

  一些消費者在使用家電時,若不多用些年頭,往往不舍得換新的,家電超期服役的現象十分突出,每年家電實際報廢量遠低於理論報廢量。

  冰箱、空調安全使用年限為10年,熱水器、洗衣機、吸油煙機為8年……今年初,中國家用電器協會發布《家用電器安全使用年限》系列標准,使家電使用壽命“有標可依”。該標准的公布配合此次《方案》出台,業內人士預測,老舊家電的一波集中更換熱潮即將到來,家電存量市場將使企業迎來需求增長。

  有了米,還要把米淘干淨。發展多種回收渠道,使回收企業“觸角”下沉,才能提高舊家電收購價,在吸引消費者同時,提高回收企業利潤空間。

  “我最近准備入手一台新電視,在國美管家網站上預約了免費上門回收服務,把買了4年的舊電視以200多元出手了,比個體回收商開價高了一倍,當場定價結清,方便又劃算!”上海市民袁沛說。

  中國家用電器協會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各種舊家電回收渠道中,除了像國美管家這樣的生產企業EPR(生產者延伸責任制)回收渠道,還有銷售企業以舊換新渠道,如海爾熱水器以舊換新服務等﹔回收處理企業直接回收的有上海的阿裡環保網、北京的香蕉皮等﹔專業回收商回收則有深圳的愛博綠、北京的有閑有品等。

  為了促進多主體參與,《方案》鼓勵生產企業通過自建回收網絡、委托回收、聯合回收等方式,落實EPR模式﹔鼓勵回收企業建立多元化回收渠道,通過全品類回收、預約回收等方式開展廢舊家電回收,並交由合規企業處理﹔同時,鼓勵大型回收企業吸收個體回收者,建立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

  米下了鍋,還要有柴燒。對於回收企業而言,這“柴”就是從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撥付的補貼。這項政府性基金建立於2012年,以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和進口商為繳納義務人,用於補貼電器回收拆解企業。但在過去的實際運作中,收不抵支、補貼不平衡、補貼撥付周期長等問題,使其可持續運作受到影響。補貼到位慢導致正規家電回收企業開工難、經營難。據統計,與每年1.8億台的廢舊家電理論處理能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回收企業在2019年的實際處理量僅為8000萬台左右。

  對此,《方案》提出對基金征收補貼政策進行完善,適當調整基金補貼標准和征收標准,使其“以收定支、自我平衡”機制得以落實﹔同時,推動實施基金補貼企業名單動態調整,真正形成激勵先進、淘汰落后的政策導向。

  暢通生產、消費、回收大循環

  新方案的實施,貫通了廢舊家電回收處理產業鏈,有利於暢通、加速家電生產者、消費者和回收者之間的大循環。

  ——讓生產者深度參與家電回收。

  專家介紹,鼓勵生產企業充分參與,主要依靠EPR回收模式處理廢舊家電,這也是發達國家廢舊家電回收的通行做法。“生產企業對其產品的材料、結構更熟悉,鼓勵他們參與廢舊電器的回收、拆解,有利於推動廢舊家電產品的資源循環利用,從而使得家電產品在全生命周期裡的資源效益與環境效益更加顯著。”中國家用電器協會副理事長徐東生說。

  《方案》還鼓勵生產企業拿出高質量新產品、吸引消費者買起來。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李金惠指出,這將促進家電生產企業開展技術革新,提升家電產品綠色化、智能化水平,並探索家電租賃業務消費新模式。

  ——讓消費者的家電換得勤、換得省。

  消費者“以舊換新”的熱情如何提高?《方案》提出“對消費者購置節能型家電產品給予適當補貼”,鼓勵家電生產、銷售企業,電商平台等舉辦“周年慶”“購物節”等活動,採用發放家電優惠券等方式,引導居民加快家電更新換代,推動城鎮常住居民家電以舊換新。中國物資再生協會秘書長於可利指出,新做法總體上擺脫單純依賴政府補貼的以舊換新模式,探索通過創新商業模式來推動家電更新,讓市場發揮主要作用。

  ——讓回收者規范經營、有利可圖。

  《方案》將回收體系建設作為工作重點,廣泛運用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推動社區回收體系、逆向物流體系、多方聯合回收體系、再生資源回收體系等廢舊家電回收渠道建設,構建智能、高效、可追溯、線上線下融合的回收體系。“可以預期,未來我國廢舊家電回收模式將豐富多樣,並涌現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新型回收模式。”李金惠說。

(責編:趙超、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