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點”在哪,新基建就向哪發力

田 豐

2020年04月03日08:12  來源:經濟日報
 

  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我國經濟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沖擊。我國政府聚焦高新科技領域,啟動了既能及時緩解經濟下行壓力,又能為未來經濟增長提供新動能的新基建。其中,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5G等領域備受關注,這些技術是網絡時代必不可少的基礎設施。對大多數學生和家長而言,當下最關心的還是新基建如何促進教育事業發展。

  疫情期間,數以百萬計的老師使用了騰訊課堂等網絡工具在線上課,也讓上億名學生足不出戶地實現“停課不停學”目標。可以說,這是一場可能引發中國教育模式巨大變革的在線教育全民普及運動。在這次全民普及運動中,在線教育也暴露出一些問題。這些“痛點”為新基建指明了方向。

  首先,網絡接入仍是在線教育的最大瓶頸。中國目前網絡普及率雖然較高,但仍做不到全民接入,尤其是貧困家庭網絡接入條件依然艱難。此外,網絡帶寬有限和移動網絡信號不好,導致老師在線直播課卡頓、學生掉線情況時有發生,一些老師也被迫使用上傳教學視頻方式解決這一問題,在線教育的互動效果大打折扣。

  其次,網絡設備智能化程度不高,師生在線互動不夠充分。老師在線上課遇到的最主要困難就是缺乏智能化在線教學設備,使用電腦、手機等隻能滿足單向教學的最基本需求,實現課堂互動場景難度較大,導致在線教育的教學效果不夠好。

  再次,課程設置大數據支撐力度有待提高。大數據算法可以通過學生學習進度、作業完成情況對老師教學效果作出個性化評估和反饋,但現有在線課程與學習進度、課后作業鏈接不暢,大數據對教學設計、教學互動、教學評估的反饋和支持有待提高。絕大部分課程採用手機拍照收作業方式對教學效果作出初步判斷,還不能靈活根據學生掌握知識的程度,合理調整課程設置。

  當然,在線教育還有一些需要社會協同解決的問題,比如家長對在線教育的認可程度、貧困地區和農村地區中小學的教學質量能否保証、未成年人的網絡安全和視力保護等問題。在線教育還需要政府、社會、企業、學校和家庭等多方共同努力,才能真正成長起來。但無論如何,聚焦高新科技領域的“新基建”孕育了在線教育的發展契機。

  如果說高速公路是工業社會的血脈,那麼“新基建”正在為中國打造網絡社會和智能社會的高速公路,同時為教育事業提供了新動能。若能夠利用5G技術全面解決網絡接入問題,用人工智能教學平台實現學習設備聯動、課堂場景控制,用大數據評估教學效果,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在線教育未來發展相當可期。尤其是在線教育突破了時空限制,突破城鄉差距、貧富差距、階層差異,讓每一個孩子都有平等機會和低廉成本去聽最優秀老師的課程,學習最新的知識,將是對維護教育公平的極大幫助,甚至可能在此基礎上形成新的教育理念、新的教育方式和新的教學規律,為“新基建”帶來最大限度的社會效益。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責編:趙超、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