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走進直播間 推銷產品助增收

  徐雷鵬  姜  峰  潘俊強  李家鼎

2020年04月02日08: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編者按:突如其來的疫情對農產品銷售、流通帶來不小影響。為助力脫貧攻堅、幫助老鄉增收,一些地方的黨員干部走進直播間,或現場試吃推介,或施展才藝引流,嘗試以直播帶貨的形式打開銷路。干部直播帶貨,效果究竟怎麼樣?長遠看,能否形成可持續機制,哪些方面還有待完善?本版走近直播帶貨的干部,關注他們的想和干,說說他們的願與盼。

  

  “朋友們,這是我今天現摘的藍莓,口感脆甜,營養高,趕緊買買買!”3月25日晚8時,山東省膠州市洋河鎮黨委副書記魯鴻平一邊大口吃著本地自產的藍莓,一邊和直播間裡的網友們熱情互動。屏幕下方,不斷涌入的網友點贊、送花、留言……藍莓的銷量也直往上漲,當天就賣出了500多斤。

  為緩解疫情造成的農產品滯銷,全國多地黨員干部聯合電商、短視頻平台,走進直播間,幫老鄉帶貨,魯鴻平就是其中之一。不過與專業主播不同,直播只是干部們助力脫貧攻堅、服務群眾的一種工作方式。

  為何走進直播間?

  產品滯銷,群眾著急、干部心憂,期盼網上帶貨打開局面

  第一次網絡直播的前一天,“主播”高世龍幾乎整晚沒睡。作為吉林省靖宇縣龍泉鎮大北山村第一書記,村裡的土特產滯銷讓他連日來著急上火。

  談起做直播的初衷,高世龍坦言就是“不服”:“看到一些主播帶貨,幾千份商品幾秒鐘就被搶空了,我也想試試,給大伙帶帶貨。”

  也曾有人勸他找專業主播,有經驗,懂營銷,效果差不了。但大北山村的農貨大多附加值不高、流通周期短,花錢請主播,算算經濟賬,不值當。村民自己直播呢?好多人年紀大,玩不轉直播軟件。高世龍再三考慮,還是決定自己闖一闖。“短視頻、直播已經走進千家萬戶,如果跟不上節奏,貨就不好賣。”

  相較於初次“觸網”、還摸著石頭過河的高世龍,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縣長阿瓊如今已是十足的“網紅達人”。年初一次直播中,他和其他縣3名干部以及5名網紅5小時共帶貨價值1200萬元。

  地處三省交界的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盛產河曲馬、雪多牦牛、歐拉羊,畜牧業底子很好。然而,交通閉塞造成了“酒香也怕巷子深”。“我們的產品知名度不高,更缺少銷售渠道。”阿瓊挺著急。

  兩年前,在一次東部沿海地區的推介會上,有電商企業給他支招可以考慮利用正在風口上的短視頻。阿瓊算起了賬:我們縣脫貧摘帽不久,拿錢找專業團隊太浪費﹔自己出鏡吧,又擔心會被認為是“出風頭”。

  思來想去,在可能遭受非議與可能找到銷路之間,阿瓊選擇了出鏡。換上一身蒙古族服裝,指著身后成群的牦牛,阿瓊對著鏡頭喊:“要想身體好又瘦,常吃雪多牦牛肉。”這條短視頻一經上線,點擊率就超過3000萬,阿瓊很吃驚,也很欣喜。

  如今,從短視頻轉戰直播,阿瓊從容地對著屏幕邊吃邊聊,向直播間網友介紹河南縣的風俗人情、旅游景點,信手拈來、幽默風趣。

  “領導干部需要嚴謹做事,也需要掌握新工具,我覺得直播帶貨也是做實事。”阿瓊坦言,對於干部直播,網上有各種聲音在所難免,但敢於嘗試才能有出路,每賣出一份產品,對群眾來說都是最好的幫助。

  直播間裡怎麼干?

  形式多樣、產品保真、干部代言,銷量上漲但銷售模式待完善

  3月8日,首次試水直播帶貨的高世龍4個小時賣出了價值7000元的貨物。這份成績在互聯網上並不出眾,不過,鄉裡鄉親都很滿意。此前大多時候,大北山村的村民們都是提一籃山貨蹲在公路邊,一天也賣不出多少。

  在直播間裡,他真心誠意:“真品,真事,真實惠,承諾的營養含量不達標,我自掏腰包再額外賠您兩萬塊。”這種自信源於他對當地農貨的了解,擔任駐村第一書記以來,建工廠、抓品質、塑造品牌,每一個環節他都嚴格把關。高世龍說:“線上幾個小時的事,線下可得下足功夫,品質必須得有保障。”

  近兩年來,電商飛速發展,直播帶貨持續走俏,但產品造假、維權困難等問題一直不斷。常常是主播說得天花亂墜,消費者到手的產品卻不盡如人意。

  “我也是初次買他家的東西,但想著縣長代言,應該不會有假。”下單購買雪多牦牛肉干的劉女士直言,直播間裡的干部都是實名認証,消費者更放心。

  也有人因好奇而來。平日裡正襟危坐、嚴肅處事的干部走進直播間,能放下架子嗎?聽得懂網言網語嗎?

  參與直播已經一年多的吉林省汪清縣百草溝鎮仲坪村村支書金紅峰總結了自己的“秘訣”:七分唱歌,三分賣貨。在直播間裡,他高唱朝鮮族名曲《紅太陽照邊疆》,網友發來的彈幕,他也一一回復。“直播除了要會賣貨,還要能和觀眾有‘情感互動’,不能都是干巴巴的產品介紹。”

  因為有著2.04米的身高,網友都叫他“金大個子”。網友喜歡,知名度高,金紅峰索性將當地的大米和辣白菜都冠以此名。極具個性化的形象打造,受到了網友們的點贊歡迎。上個月,黑龍江一名網友來到村裡,一口氣買走了2000斤辣白菜。

  干部走入直播間,有收獲,也發現了問題。走出直播間的魯鴻平發現,不上直播的日子裡,藍莓的銷量下降了,有的網友甚至找不到銷售鏈接。同樣的煩惱也曾出現在阿瓊身上,“有網友反饋,牦牛肉干包裝太大,也有人說送得太慢。”金紅峰直播頁面裡的購物小黃車鏈接至今還沒加上,消費者要想下單還得跳轉好幾次。

  從生產包裝到倉儲物流再到配送售后,直播帶貨是一個牽涉多環節的系統工程,絕非只是在直播間裡的幾小時。對此,有專家認為,干部的到來,能引來流量﹔不過,品牌、口碑、效率、配送、售后等,都還需要更專業的設計。

  帶貨前景在哪裡?

  培養人才、做出特色、嚴格標准,延長產業鏈用好資源稟賦

  今年3月,在各大網絡平台上,百余位縣市長參與直播帶貨。一時間,干部變身主播被社會熱議。但也有很多網友認為,要警惕走走過場充充樣子,不能把直播變“走秀”。

  “干部直播,更大的功夫其實在直播間外。”吉林省委組織部干部三處處長辛峰說,剛接觸直播有挑戰甚至出點問題很正常,關鍵是要能將暴露出來的問題當作改進的動力。

  針對品牌度低、直播形式不一問題,吉林省委組織部在前期調研的基礎上,發起成立了“吉林省第一書記協會”,深度挖掘駐村第一書記隊伍中的直播人才,並出資修建直播間,注冊唯一官方賬號,使用統一標識,努力改變單打獨斗局面。

  “既然隻能兼職做主播,那就要打造更多優質全職主播。”魯鴻平最近將目光瞄准了村裡的年輕人,打算組建一支帶貨團隊,讓直播帶貨可持續、成常態。

  有了主播,產品質量、服務體驗也要及時跟上。阿瓊說,一條差評幾乎就會讓剛剛積累的口碑付之東流,要有在直播間拍胸脯的底氣,就必須有過硬的產品和優質的服務。

  過去,阿瓊大多隻賣當地產的牦牛肉干,隻需粗加工即可。但同類產品越來越多,如何體現特色、推陳出新、延伸產業鏈,一個個難題接踵而來。每次直播時,阿瓊就專門收集網友的反饋。“市場需要什麼,我們就生產什麼。”牦牛排、特色酸奶一一上線,肉、奶、皮、毛、骨全方位加工成產品,把當地資源稟賦用好了、盤活了。

  基層干部在努力,多項給力的措施也陸續出台。暢通流通渠道、促進產銷精准對接、完善市場運行調度機制,這些舉措都在為鏡頭前的特殊主播們助力。


  《 人民日報 》( 2020年04月02日 11 版)

(責編:易瀟、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