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高調進軍電商直播

2020年03月20日07:41  來源:北京商報
 

  羅永浩“又雙叒叕”上熱搜了。3月19日,錘子科技CEO羅永浩通過個人社交賬號高調宣布,進軍電商直播,自信能成為“帶貨一哥”。這是錘子“落下”后,背負債務危機的羅永浩嘗試的第四個行業。這一次,“賣藝還債”或許真在路上了。

  另一維度,電商主播恰是這兩年最火的職業之一,薇婭、李佳琦等頭部帶貨達人的走紅,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這個市場。不過,羅永浩雖然已經頗具知名度,同樣存在相當體量的爭議,沒有長期的用戶信任做背書,他很難成為下一個“李佳琦”。

  不賣口紅賣數碼

  羅永浩在微博上稱,“看了招商証券那份著名的調研報告之后,我決定做電商直播了。雖然我不適合賣口紅,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類裡做到帶貨一哥。歡迎各種優質商品的廠商跟我們的商務團隊聯系”。

  據悉,羅永浩團隊初期的選品會側重於具有創新特性的數碼科技產品,后期再拓展業務。總體來說,其團隊選品會側重於4個方面,包括具有創新特性的數碼科技產品﹔優秀文創產品﹔圖書﹔兼具設計感和實用性的家居雜貨。此外,中間再穿插一些性價比奇高的日用百貨和零食小吃。

  羅永浩進軍直播界其實在半個月前就有端倪,3月4日,他與網友互動時透露過幾天將定期直播,至於具體直播時間以及平台暫時還未公布。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羅永浩提到的這份調研報告是招商証券在今年年初發布的新零售研究之直播電商系列報告《直播電商三國殺,從“貓拼狗”到“貓快抖”》。報告中稱,目前直播電商正在重塑人貨場,其中,“人”指消費者從主動消費變為被動消費﹔“貨”指直播實現了去中間商,拉進產品原產地﹔“場”指“千裡眼+順風耳”的功能變成現實。

  根據調研測算,2019年直播電商總交易額超過3000億元,未來有望沖擊萬億體量。同時網紅MCN機構快速發展,目前市場規模超100億元,未來有望加速放量成長。三大直播電商平台(淘寶、抖音、快手)陷入三國殺,業務型互聯網巨頭+流量型互聯網巨頭根據自身資源稟賦演繹不同競合戰略,電商形式不斷變化,表面比拼流量,實際比拼供應鏈能力。

  簡單來說,羅永浩正是看中了當下電商市場的紅利,並看好未來廣大消費者的網購潛力,而他畢竟做過幾年手機,以自己最為熟悉的數碼產品入局也在情理之中。

  百轉千回為還債

  自錘子科技沒落后,羅永浩便開始了跨界的旅程,從社交軟件聊天寶到小野電子煙,再到Sharklet抗菌材料,他的創業史從未終止過,但也未真正成功過。

  2018年,羅永浩帶來了社交軟件子彈短信,並風靡一時,上線僅7天,子彈短信獲得1.5億元A輪融資﹔去年年初,子彈短信升級為聊天寶,主要玩法是通過聊天給用戶發錢。但聊天寶出師不利,誕生當天就被微信等渠道封殺,此后便再沒有水花。

  之后,羅永浩投身電子煙創業,他又一次宣稱自己將重新定義一個行業:“讓電子煙行業迎來真正的工業設計,告別鄉村風時代。”還曾在微博表態支持“深圳將電子煙納入控煙管理”,並稱“電子煙的二手煙雖然比傳統煙草小得多,仍然有害。電子煙對煙民是好東西,對不吸煙的人還是很不好的,特別是無辜的二手煙受害者。”直到去年11月1日兩部委下發電子煙“網售禁令”,羅永浩的電子煙創業史戛然而止。

  去年12月,羅永浩又召開了一場 “老人與海”發布會, 再度更新身份為Sharklet公司“全球合伙人&首席忽悠官”。 這次,羅永浩賣的是一種抗菌材料,還明言為Sharklet招商。不過,發布會之后,羅永浩的微博上鮮少出現關於Sharklet的內容,一改之前大力宣傳、積極引商的態度。

  如今,羅永浩宣布進軍主播界,大有其所說“賣藝還債”的意思。去年11月,羅永浩發布《一個“老賴”CEO的自白》長文,稱公司在過去十個月已經還掉3億元債務,自己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的數千萬,自己會努力在未來一段時期把全部債務還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關閉,也會靠“賣藝”把債還完。

  出名容易帶貨難

  說到帶貨,這兩年的確有兩位成功“出圈”:“帶貨一姐”薇婭和“口紅一哥”李佳琦。

  有數據顯示,薇婭在2018年的銷售額為27億元,而2019年僅“雙11”期間就超越了2018年全年的銷售額。而李佳琦在2019年“雙11”創下10億元銷售額,2020年1月5日,李佳琦直播間裡銷售300萬元金字火腿,第二天將金字火腿送上漲停板,直接帶來了5.48億元的市值增長﹔2020年僅2月5日至3月2日,李佳琦直播間總銷售額高達9.57億元。

  雖然這些數據存在爭議,但北京商報記者曾多次見過,這二位主播直播間的商品“秒罄”是什麼場景,他們的帶貨能力,也遠遠高於錘子科技曾經的最高估值---26億元。

  薇婭和李佳琦的走紅,確實吸引了更多的人進駐這個行業。據淘寶公布的數據,今年2月該平台新開直播的商家數環比增長719%,每天有約3萬新的直播商家入駐,其中不乏非常出名的明星。在如此競爭激烈的大潮中,羅永浩又靠什麼成為“帶貨一哥”呢?

  產經觀察家丁少將認為,羅永浩不可能成為下一個李佳琦或薇婭。“羅永浩的人設毀譽參半,從手機、電子煙、除菌產品等項目來看,所謂的忠誠羅粉也沒有大量轉化為產品消費者,羅永浩有輿論熱度但帶貨能力並不算特別突出。因此,和普通人相比,羅永浩有一定帶貨實力,但難以上升到李佳琦、薇婭那樣的高度。”

  在丁少將看來,直播賣貨是一個特定的消費場景,主播需要通過人設的建立,為粉絲樹立起較強的信任背書,同時在直播中要有較強的情緒渲染、感染能力,簡單的參數科普或者說教並不能讓粉絲買單﹔另外選品能力也很重要,相對低價格產品容易觸發粉絲的沖動性消費,而大件高額的產品恐怕很難通過直播銷售出去。“羅永浩的粉絲更多是基於精神層面的共鳴而積累的,並不是在直接的營銷場景下積累的,因此像李佳琦那樣進行大規模轉化可能比較難。”

(責編:畢磊、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