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北京互聯網法院:網上官司網上打 網絡糾紛有說法

葉曉楠 任妍妍 何玥

2020年01月07日08: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飯圈“黑話”“影射”也構成侵權,由網絡侵權言論所帶來的“打賞”收入,如果被認定為違法所得,法院可予以收繳……2019年12月1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聯合多方發布了《北京互聯網法院“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榜。

一天24小時任何時間都能申請上訴、一則短信彈屏文書就成功送達、一個視頻電話就能完成庭審流程、一趟也不用跑法院……這些新奇的事兒在互聯網法院統統變成了現實。

目前,杭州、北京和廣州三地已先后成立了互聯網法院,在線庭審平均用時45分鐘,比傳統審理模式節約時間約3/5。

不跑法院怎麼打官司?互聯網技術怎樣與司法審判深度融合?新型互聯網訴訟規則如何確立?近日,本報走進北京互聯網法院,一探究竟。

“24小時不打烊” 

在家也能“出庭”

我們來到北京市汽車博物館東路二號院三號樓,這裡是北京互聯網法院。

比起傳統法院,這裡看上去倒有幾分像個互聯網公司:一樓大廳,AI機器人“互寶”隨時待命,解答來訪者的問題﹔在線訴訟體驗區裡,AI智能法官,以一個虛擬法官的形象,微笑著解答在線訴訟相關的問題……在這個處處體現著科技感與現代化的地方,每天收結數百起互聯網相關案件,從互聯網相關的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到網絡購物合同糾紛、網絡侵權責任糾紛,各式各樣與互聯網相關的案件,在這裡得到了集中處理。

一般情況下,當事人要打官司,經常需要花錢請個律師,寫文書、修改文書、早起去法院排隊,跑上一整套辦事流程﹔而在這裡,相關案件當事人隻需用一台能上網的手機或電腦,登錄北京互聯網法院電子訴訟平台,就可以了。隨時隨地,就能完成一場線上庭審。

北京互聯網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雯介紹說,北京互聯網法院電子訴訟平台深度運用了語音識別、人臉識別、AI虛擬法官、法律知識圖譜等技術,將多元調解、審判執行、電子証據存証和電子送達等多個平台融於一體,實現了從起訴、調解、立案、送達,到庭審、判決、執行、上訴等全流程“在線”。

這樣的“隨時隨地”是如何做到的?

北京互聯網法院提供“24小時不打烊”全流程在線訴訟服務,除了線上的申請和受理,也有24小時線下的人工服務熱線電話。當事人如果在在線訴訟過程中遇到問題,可以隨時電話咨詢。

北京互聯網法院為法官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團隊和平台支撐。

技術方面,著力用科技手段破解審判難題。集成的法律知識圖譜體系提供了便捷的文書自動生成服務,大大提高了法官庭審效率。目前,每個案件平均審理周期約55天,比傳統審理模式更節約時間。

團隊方面,一個小的審判團隊,通常由一位法官、一位法官助理和兩位書記員組成。北京互聯網法院副院長佘貴清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為法官們提供了有力的資源和平台支撐,和10家大學、相關行政機構、有影響力的互聯網公司都建立了聯系,和行業、學界保持同頻共振。”案件審理中遇到疑難點,法官可以通過這些途徑獲得各個方面最專業的意見。當出現了新類型案件的判定,法院也會與行政部門、產業界聯動,進行社會發布、價值引領等多方面協同治理。

原告在外地、被告代理人出差在高鐵上,網絡侵權案開庭怎麼辦?

不用著急,“多功能、全流程、一體化”的電子訴訟平台可以解決這一難題。在參觀時,筆者戴上VR(虛擬現實)眼鏡,看到了五樓網絡法院的實況轉播。法官、法官助理和書記員面對著三台電腦屏幕進行在線庭審,屏幕上分別是“原告”、“被告”和“法官”的畫面。法官和當事人在庭上的發言被實時轉化成了文字,識別精准度達98%的語音識別技術大大提高了書記員和法官制作談話筆錄、文書、會議記錄時的工作效率。

北京互聯網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主任孫銘溪介紹,案件中涉及到的材料,如圖片証據,法官可以直接呈現在屏幕上並進行標記、圈出重點。當遇到原告和被告激烈爭論需要制止的情況時,法官還可以選擇“關閉麥克風”或者“關閉攝像頭”等快捷有效的操作。

與氛圍庄嚴肅穆的傳統法院不同,參加“在線庭審”的當事人可以不受時間地點的局限,打一通“視頻電話”就參加了整個庭審。筆者看到,有的當事人正托著下巴向鏡頭陳述,也有的當事人在家裡對著手機參加庭審。

“網上審理案件,使法律訴訟更低碳環保、便捷高效。”張雯說,2019年,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線立案42114件,審結40083件,法官人均結案871件﹔庭審平均用時34分鐘,平均審理期限55天。按照相關統計標准,為當事人平均節約開支近800元,節省在途時間16個小時。

區塊鏈存証

電子証據可溯源

除了人臉識別技術、語音識別技術、即時通訊技術等之外,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也是互聯網訴訟模式的重中之重。

基於該技術,北京互聯網法院建立了天平鏈電子証據平台。

舉個例子來說,假設有家網店搞活動每件衣服都賣100元,左鄰右舍默默刷屏的同時就拿小本本記下了“A的網店搞活動,衣服都賣100元”,標記為“A1”。B覺得實惠,就在店裡買了一件,於是左鄰右舍又默默記下“B在A的網店買了一件搞活動的衣服”,標記為“A2”,同時標注整件衣服來自“A1”。

有一天,A表示,這件衣服價值800元,B給的錢不夠!左鄰右舍就跳出來了,你這個衣服當時在搞活動啊!是100元沒錯!A死不認賬,於是B在起訴時就會把左鄰右舍記下來的A1、A2抽出來給A看,A無法抵賴。

這些左鄰右舍其實就是天平鏈上的節點單位,天平鏈事實上就是用區塊鏈技術連接這些左鄰右舍、並印証事實的關系網。

看看,撒謊很難啊。

“傳統審判模式下,不認可証據真實性的情況很常見,較高比例的案件會提出鑒定申請,在一定程度上有拖延訴訟的風險。而對於經司法區塊鏈驗証的証據有較高的認可度和信任度,很少申請鑒定或勘驗程序,當事人表現更加誠信,善意度更高。”佘貴清說,實踐証明,區塊鏈技術具有的去中心化的信任機制、不可篡改和可溯源的特點,可以在司法領域開拓較大的應用空間,客觀上對互聯網信任體系的建立也有推動作用。

2019年4月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首個採用“天平鏈”証據的判決出爐。該案中,原告公司的一張已登記著作權的圖片被被告公司在其公眾號文章中使用。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賠償7000元及為制止被告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3000元。

“天平鏈”是如何在此案中發揮作用的呢?

原來,原告公司曾向第三方存証平台申請被侵權電子數據存証,並且通過跨鏈操作將版權區塊鏈的摘要數據在“天平鏈”上存証。通過大數據監測發現,本案原告在其平台上存証的電子數據被侵權,相關的侵權圖片線索通過版權鏈收集再次在“天平鏈”上存証。

當訴訟發生時,北京互聯網法院電子訴訟平台調取“天平鏈”進行自動驗証,驗証結果顯示涉案証據自存証到“天平鏈”上后,未被篡改過,得出區塊鏈存証“驗証成功”的結果。

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朱閣向筆者介紹說,“天平鏈”為法官減輕了負擔,以往繁瑣的取証驗証環節如今在她這裡被簡化為“綠鉤”和“紅叉”,証據是否被篡改過一目了然。

據了解,北京互聯網法院不斷豐富天平鏈“生態”,目前已包括版權、著作權、供應鏈金融、電子合同、第三方數據服務平台、互聯網平台、銀行、保險、互聯網金融等內容。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天平鏈在線証據採集數據超過1348萬條。當事人通過電子訴訟平台提交的材料全部通過天平鏈進行了存証,在線驗証証據文件4290個。

網上案子有說法

法律規則來護航

互聯網法院是集中管轄互聯網案件的,而很多互聯網糾紛具有類型新、領域廣、技術性強、復雜程度高等特點,通過審理具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互聯網案件,不斷明確網絡空間交易規則、行為規范和權利邊界,完善互聯網司法裁判規則體系,推進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這是互聯網法院的使命,也是其最重要的創新探索。

如引起熱議的“教科書式耍賴”名譽權案、“微信紅包聊天氣泡”著作權案及不正當競爭案等,一些頗有難度的業界新案都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結案。

“在面對互聯網產業飛速發展及其帶來的多重新型挑戰時,相關司法機關需要順應時代趨勢,積極樹立規則來持續推進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以便護航互聯網新業態發展。”佘貴清說。

在打擊網絡亂象時,互聯網法院的判決展現了“剛”的一面。

在應用商店中,某個不起眼的APP“迅速躥紅”,令人困惑﹔視頻網站上,網劇播放量動輒幾十億,平均下來“每位中國人都不止看了一遍”﹔部分明星,單條微博的轉發量就超過1億,堪稱不可思議。驚人流量從何而來?很多是靠刷出來的。但是,怎麼刷?誰來刷?如何從中獲利?

2019年5月,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了全國首例“暗刷流量”服務合同一案,以此樹立了“以‘暗刷流量’交易為目的訂立的合同無效”的裁判規則。

此案中,雙方當事人通過微信就“網絡暗刷服務”達成協議,並已交易三次。在第四次時,被告認為投放的流量存在虛假情況,僅同意向原告支付約為約定金額一半的酬勞。因而雙方產生了糾紛。

最終,法官判決此類合同無效,並且收繳了雙方通過此合同牟取的所有非法利益。此案當事人雙敗皆服,表明了司法對於此類行為的否定態度,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在保護互聯網新內容創作時,互聯網法院的判決又展現了其“柔”的一面。

以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第一案為例,“‘抖音’短視頻著作權案”保護了正能量新類型作品的著作權,也激勵了優秀文化產品的創作。

涉案視頻是一則由抖音用戶“黑臉V”制作發布的13秒短視頻,隨后該短視頻被抹去本應浮在頁面上的水印,出現在了伙拍平台上。抖音平台便將該平台訴至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權並賠償損失。

在採訪時,張雯院長作為主審法官,向筆者介紹了此案件背后的裁判要點:其中最具有爭議性的是,僅有13秒的涉案視頻是否具有獨創性從而需要受著作權法保護。

“我們為此專門召開法官會議研討,向專業人士咨詢,最終根據‘獨立完成且有創作性’的裁判原則,肯定了涉案短視頻的獨創性。”張雯說。

“此案的判決具有裡程碑式的意義,”張雯說,“很多互聯網產業想在互聯網法院尋求著作權法的保護,我們也要契合行業的發展,進而起到對產業界的引導作用。”

除了以上直接推進互聯網產業法治化進程的案例外,北京互聯網法院還通過回應互聯網前沿問題、厘清新型概念的實質、界定新型規則來促進新技術的應用和保護。

北京互聯網法院做出的探索,在世界上引起了關注。2019年,北京互聯網法院已經接待外賓來訪47場,覆蓋了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日本、波蘭、澳大利亞等6大洲44個國家和地區。

盧森堡副首相兼司法大臣費利克斯·布拉茲贊嘆說:“仿佛來到了未來世界!我們將向北京互聯網法院學習。”

(責編:易瀟、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