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款APP扎堆推出有償搶票服務 加錢未必買得到

吳思思、格桑邊覺

2020年01月06日08:42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搶票收費花樣多 加錢未必買得到

今年的春運已拉開序幕,票不好買讓一些急於回家的人有些心慌。盡管12306推出了“候補購票”功能,給暫時沒買上票的人更多機會,但“去哪兒”等數十款扎堆推出有償的幫助搶票服務,這些APP靠譜嗎?

文/新華社記者吳思思、格桑邊覺

記者在華為、三星等應用市場搜索,發現至少有數十個APP應用宣稱能搶票。記者隨機下載了幾款軟件進行測試。

在一款名為“同程旅游”的APP,記者試著搶一張1月23日北京到哈爾濱的火車票,該APP顯示需加速搶票,加速等級有低速、極速、閃電、星速、光速。低速搶票不花錢,成功率為42.77%﹔極速花費20元,成功率為62.77%﹔此后每等級10元遞增,到光速費用為50元,成功率為77.77%。

另一款名為“去哪兒”的APP,搶票加速等級分為低速、快速、高速、極速、光速,收費也從0到50元遞進。記者同樣嘗試搶1月23日北京到哈爾濱的火車票,顯示低速搶票的成功率為34.2%,提示花費50元后達到光速,成功率為58.2%。在記者試著搶票的過程中,幾乎每一步操作都會提示購買光速加速包。

大部分搶票軟件都會劃分搶票速度通道,並收取相應的費用。如果用戶選擇不付錢,隻用最低速搶票,大部分軟件則會轉而為用戶提供“轉發好友助力免費加速”選項。記者試著把“同程旅游”助力鏈接發到群聊,發現需要40個加速包,才能升級達到星速搶票。一個好友大多數情況下隻能助力1個加速包,也就是說不花任何費用,需要近40個朋友點開鏈接為你加速才行,同時軟件還會獲取加速好友的微信相關信息,且要授權登錄。另外,好友助力更多,也無法達到光速加速。

“遇到這種情況,又著急買票,一般最后隻能付錢買加速包了。”用過這個功能的武漢市民喬女士說。另有用戶接受記者採訪時無奈地說,這些APP讓用戶轉發鏈接,其實是變相要求給他們的軟件做廣告,是一種營銷手段。

加速包:購買的是服務還是“運氣”?

購買了加速包就一定能搶到票嗎?記者購買加速包后,聯系了同程旅游的客服,客服表示,無法保証一定能搶到票。

北京的李女士說,“之前十一的時候還專門在電腦上下了軟件搶票,買了40元的加速包,出發的前一天才提示搶到票,如果沒搶到,計劃就全亂了。”在採訪中,大多數市民告訴記者,他們用這些APP,基本上都有因為沒搶到票,不得不修改行程或放棄行程的。

“同程旅游”APP的客服表示,搶票會持續到所搶車次發車前兩小時截止﹔而“去哪兒”則由乘客自己選擇搶票截止時間,最遲可到發車前30分鐘。如果沒搶到票可退還加速包費用,但如客戶購買的是搶票VIP會員,費用則不會退回。至於乘客花費的大量時間成本,APP們沒有給出相關的彌補措施。

“有時候不注意就被默認買了加速包,結完賬才發現。”廣西的陳女士說,“這次春運搶票,我在智行上提前幾個小時就預定了,為了機率更大還加了30元的升級包。結果到點了我看一直沒有動靜,打開軟件彈出一個助力鏈接,要我點擊助力,才開始搶。真是耽誤時間。”

看上去“黑科技”的搶票,原理其實非常簡單。“就是用程序代替手動操作,不斷監控12306上面的余票信息。”軟件工程師蘇黎民說,而加速包就是名義上通過更改刷新的頻率,以此來提高搶票的成功率,本質上都是一種“技術插隊”,“而買不買得著,主要還是看運氣。”

鐵路部門:已封掉多個網上搶票軟件

去年5月,鐵路部門推出“候補購票”功能,讓乘客在沒有買到票的情況下在官方網站上登記候補購票排隊等待,一旦有票將按順序自動補上。

實際上,就算花了幾百元買加速包,鐵路沒票也搶不到票。業內人士認為,搶票軟件是利用公眾的信息差,販賣的是公眾的出行焦慮。此外,對於春運等節慶火車票等一類社會資源來說,這些APP把能賣給這個乘客的票搶來賣給那個乘客,與票販子沒有區別。

日前,鐵路部門表示,因網絡售票黃牛和搶票軟件依附於12306系統,他們通過自動刷新頁面給12306服務系統增加較大的壓力,又擠佔12036服務器的服務寬帶,影響乘客正常購票,近來已經封掉多個網上搶票軟件。

鐵路部門的人士還介紹,使用這些搶票軟件之前,用戶需要授權平台使用自己的12306購票賬號及密碼。在授權過程中,這些平台還會獲取旅客賬戶中的所有常用聯系人的姓名與身份証號等信息,可能帶來信息泄露風險。

(責編:趙爽、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