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競爭不應以傷害實體經濟為代價

2019年10月22日08:4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互聯網競爭不應以傷害實體經濟為代價

互聯網企業受益於寬鬆自由的市場環境,應當為推動合作共贏的新商業文明而努力,而不是以不正當競爭“互相傷害”。

據媒體報道,10月20日,某新電商平台向媒體透露,最近接待的一個商家表示,因為遭遇了電商平台的“二選一”,不得不面臨裁員500人還是200人的選擇。而在平台上,遭遇類似“二選一”的品牌旗艦店數量已經超過千余家。

消息一出,引發了媒體和公眾的關注。原本,電商平台“二選一”被視為電商行業的內部矛盾,是一種有爭議的競爭手段。但是關於裁員的案例卻証明,今時今日,互聯網平台的影響力已經遠超想象,一旦競爭手段超出必要限度,反而會對社會多重生態造成次生傷害。

所謂二選一,是對平台之間以“獨家”手段進行競爭的通俗說法。具體實踐中,經常出現部分平台強制要求平台商家必須做出選擇,隻能在一個平台銷售商品和服務的現象。而在互聯網平台時代,平台往往會通過“技術限流、搜索屏蔽”強制手段來要求商家不得不進行站隊。據媒體報道,當平台啟用限流、屏蔽等措施后,一家月銷千萬級別的店鋪可以在短時間內流量歸零,消失在用戶視線范圍內。

表面看,這只是企業之間的商業利益競爭,我們也應當鼓勵平台之間以更好的服務和技術升級等參與競爭,進而獲得商家的“獨家合作”。但如果以技術性強制手段來進行“懲罰”,就違背了正常競爭的規則,成為了挾流量優勢以強制性懲罰強迫他人“獨家合作”的競爭。

事實上,這樣的溢出傷害,根本上是近年來互聯網巨頭企業的話語權不斷擴大的結果,最終,使得在零售行業的生產鏈條之中,手握流量的巨頭佔據了優勢地位,而生產、銷售商品的制造業工廠和品牌商卻逐漸弱勢。對於部分中小品牌商來說,電商甚至佔據了全部渠道的九成以上。

有媒體曾經探訪發現,對於品牌商而言,原本可以在多個平台一共賣掉10萬件商品,但不得不選擇隻能在一個平台賣掉5萬件,犧牲掉另一個平台賣掉的3萬件,其犧牲掉的這3萬件商品,背后是企業為此預支的貨款無法收回,不得不增加的倉儲費用,甚至為了節省生產經營成本被迫壓縮生產線,裁減生產和銷售員工。這就是互聯網企業的傾軋式競爭手段,造成了合作伙伴的實質性傷害。

這並不應該是互聯網企業應有的姿態。中國近20年的互聯網發展,之所以能夠取得如今的成績,是在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中,鼓勵充分競爭的結果。以電商為例,從早年的eBay易趣、淘寶,到如今的京東、天貓和拼多多,都是在相對充分的競爭環境中,不斷通過創新來獲得強勁的發展,而發展的背后是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最終帶來商品和服務流通效率的提高。

當前中國經濟正在轉型的關鍵時期,經濟下行壓力未解,制造業轉型升級,特別是就業是最大的民生已經是政府和社會的共識,每一個失業者的背后是全家人的彷徨無依,讓他們承擔商業不正當競爭的后果,是不負責任的。

互聯網巨頭應該敬畏手中握有的用戶和流量,市場競爭應當以對消費者有益為基本前提,互聯網企業受益於寬鬆自由的市場環境,也應當為推動合作共贏的新商業文明而努力,而不是相反。

□喻辛(媒體人)

(責編:趙爽、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