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擾電話黑色產業鏈調查:萬條信息售價千元

韓丹東

2019年08月21日08:32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騷擾電話黑色產業鏈調查:萬條信息售價千元

  原標題:騷擾電話黑色產業鏈調查

  一萬條個人信息售價800元至1000元一個人可同時給5個人打電話

  騷擾電話黑色產業鏈調查

  ● 近年來,各類騷擾電話禁而不絕,讓人不勝其煩。騷擾電話多源自於個人信息泄露,這些信息被廠家通過不同渠道進行銷售,一萬條信息的售價為800元至1000元

  ● 騷擾電話難禁的主要原因是,一方面難以找到撥打者,打擊有難度﹔另一方面缺乏明確的、有針對性的法律規范和長效機制

  ● 嚴厲打擊買賣個人信息行為的關鍵在於,提高違法成本,完善刑事責任和行政監管體系﹔推動產業各鏈條聯合協作﹔加強源頭性保護,增強企事業單位信息安全防護責任和能力﹔加深用戶自我保護意識

  “吳先生您好,我們是××早教機構,不知道您家的女兒在上早教課沒有?我們機構正在做活動,現在報名享受8折優惠,您有時間也可以帶著孩子過來上節體驗課。”自從孩子出生后,北京市民吳先生就開始不斷接到早教班、游泳班等各種機構打來的騷擾電話,對方不僅知道孩子的性別、大概年齡,還知道家長的姓名、電話等個人信息。

  近年來,各類騷擾電話禁而不絕,讓人不勝其煩。

  騷擾電話五花八門

  信息安全形勢嚴峻

  天津市民張力(化名)深受其擾,每天差不多能接到幾十個騷擾電話。

  張力開了一家小公司,去年公司效益不好,他在一家網貸平台貸了10萬元應急,目前早已還清。

  據張力介紹,自從6年前注冊公司以后,各類推銷便紛至沓來,邀請參加總裁培訓會的、推銷上課報班拿學位的、商務合作的、電商推廣的以及廣告合作的……

  而自從他在網貸平台貸款后,又增加了一類騷擾電話,一些銀行或貸款平台,甚至民間放貸機構,打來推銷電話問其最近是否有資金需求,可以提供低利率貸款等。

  “我可以忍受騷擾電話多,因為他們的推送很精准,甚至知道我是干什麼的。有時候,我正好有這個需求,所以不太排斥。但如果我在午睡或者沒有起床時,來了騷擾電話,那麼我一天的心情都會受到影響,因為嚴重影響了我的休息。”張力說,隻要推銷人員一上班,他就能准時接到騷擾電話,他幾乎每天都是被騷擾電話鬧醒,周六日也不例外。

  但張力從來沒有思考過自己的信息究竟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反正“見怪不怪了”。

  不僅是已經工作或者成立家庭的人會面臨推銷電話的騷擾,學生也不例外。北京某大學大三學生王靜(化名)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自從她上大學后,騷擾電話就一直沒有間斷過。

  據王靜介紹,剛上大學時接到的騷然電話是推銷計算機班和英語四級班,后來接到的是公務員班和各類考証培訓班的推銷電話,還有一些推薦買股票或者辦信用卡的電話。“種類繁多,非常清楚我的姓名和學生身份。”王靜說。

  對於這些騷擾電話,王靜最初會接聽並耐心地聽客服人員介紹,然后有禮貌地回絕。后來接到的電話越來越離譜,也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些客服是機器人,她便選擇直接挂掉電話。

  為了攔截騷擾電話和騷擾短信,王靜在手機上下載了防護軟件,可以舉報一些電話號碼和短信。

  特定軟件撥打電話

  根據需求套用話術

  這些騷擾電話是如何撥出的?個人信息又是如何泄露的?帶著這些疑問,《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記者獲悉,存在大量從事相關業務的QQ群。於是記者以“數據”為關鍵詞在QQ群查找中進行檢索,發現許多與數據相關的群,其中包含大量經過簡單識別后就能發現是個人信息買賣或者提供撥打電話服務的群,比如名為“數據抓取\數據採集”“購物數據日更”等QQ群。

  經過一番申請后,記者進入了兩個群。還有一些群在添加驗証信息處直接留下了群主的QQ,稱可以直接加群主QQ購買數據。

  在“數據抓取\數據採集”QQ群有一條“本群須知”:本群由成都數臻科技有限公司設立,主要承接大數據採集、處理、分析相關需求﹔本群主要以數據採集需求對接為主,大家也可討論有關於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行業相關的話題﹔本群禁止任何形式廣告、刷屏與霸屏行為﹔本群禁止向共享上傳文檔及視頻資料,如果有比較好的學習資料共享,請先跟群主進行溝通,由群主進行上傳,與大家分享﹔本群禁止發布與討論政治話題,違者由群管移除且拉入群黑名單,永久謝絕相關人員入群﹔如果您有大數據相關需求,請聯系群主。

  記者試圖聯系“數據抓取\數據採集”QQ群群主,但一直未獲得回復。不過,群成員一直在刷屏數據提供以及一些求購數據的信息。

  在“購物數據日更”QQ群,同樣活躍著各種廣告。

  “專業安裝呼叫中心。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本公司有大量保健品,男性產品線路,股票,貸款線路,支持房產,教育,積分,邀約,電視購物。價錢合理,需要的老板前來測試。聯系電話:1861235××××,微信同號。”看到這樣的廣告后,記者立即聯系了廣告發布者。

  這條廣告發布者的QQ名為“話家”,其資料顯示是北京市豐台區的一家科技公司,並附有聯系電話、座機號以及郵箱。

  當記者表示有這方面的需求后,“話家”立刻回復“可以”,然后要求把“話術”發一下。

  記者詢問得知,“話術”就是打騷擾電話的專門劇本,每個行業根據不同的需求有專門的劇本。

  在記者表示還沒有“話術”后,“話家”向記者介紹了他們提供的服務。

  據“話家”介紹,他們主要是做線路的,電話號碼顯示是隨機外顯。換句話說,就是他們提供軟件,然后錄入需要撥打的電話號碼,軟件會自動群體撥號,但是對方來電顯示的號碼是隨機,可能是本地的,也可能是外地的,可能是手機,也可能是座機。

  “話家”接著介紹資費,接聽一毛錢,不接聽不算錢,換句話就是1萬分鐘1000元。沒有其他費用,提供電話系統不收費。“不過,我們的電話系統是網絡電話,雖然不會被封號,但是沒有電話卡穩定。”

  記者問具體如何操作,對方介紹稱:“系統自動呼叫,接通后轉人工客服。系統會負責撥打電話,你們員工隻要不停地接電話就可以了。如果人工不多,可以把並發調小。如果隻有1個人工,那就開5個並發,10個人就開50個,依次類推。也就是說,1個人就把系統設置成同時最多隻能給5個人撥打電話。”

  “話家”說,實際操作很簡單,很容易掌握。此外,據他介紹,公司隻提供線路,即隻做電話系統,不提供數據。如果要購買數據,可以找群裡其他人。

  個人信息打包售賣

  萬條信息售價千元

  隨著調查深入,記者終於找到了可提供“數據”的人。

  在QQ群裡,記者突然看到一條“一手網貸、歷史周月、供貨充足穩定”的廣告。於是記者立即與發布這條廣告的人進行了小窗對話。

  在記者提及需要數據后,對方問道:“需要什麼行業的?我們可以提供網貸、白酒、保健、壯陽、老年等多種不同類的數據。”

  當記者詢問網貸或者網購群體的數據后,對方回復稱:“有,一萬條是800元。”

  據其介紹,第一次合作最少一萬條起拿,目前都是打包賣,5萬條售價3500元,包括姓名、電話、性別等信息。

  之后,記者又聯系一位QQ名為“六月”的人,他打出的廣告是:出售一手資源,電銷100條出8至15個客戶。可打包出售,每周更新。出售外呼資源(機器人撥打電話,群發信息)。資源高純度,無騷擾,高通過75%,高接通75%,絕對優質的保障。擔保做口碑和質量,誠信第一,質量不好包換,出售精准資源,包售后,需要的越多越優惠。

  “六月”介紹稱,他們提供的信息隻包含姓名和電話信息,保証優質,一條0.3元。如果拿一萬條,可以優惠到0.1元,也就是一萬條1000元。如果遇到空號或者重復的號碼可以補信息。

  記者詢問多人后發現,價格標准基本為一萬條800元至1000元。

  而關於數據來源,大多人回復稱,有自己的渠道,保証精准。(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林銀婷)

(責編:趙爽、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