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店讓城鄉產銷“零距離”

——來自河北農村電商發展情況的調查

本報記者 郁靜嫻

2019年06月21日08:3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過去線下擺攤賣,如今線上論對賣

  “過去核桃擺攤賣,一棵樹賣不出多少錢。如今變成文玩,在網上論對賣,一天能賣出幾百單。”河北省淶水縣婁村鄉西安庄村農民王小雨邊說邊拿出一對核桃,“這叫‘獅子頭’,剛在網上被天津玩家預訂了。”

  麻核桃又稱文玩核桃,是淶水的特色產業,有2000多年種植歷史。山區獨特的氣候,讓這裡產出的麻核桃皮質、紋理、手感別具特色。目前,全縣種植面積已達5萬余畝,遍及15個鄉鎮。

  一根網線連通城鄉,讓山村的核桃有了好身價。頭腦活絡的孫連茹辦起了文玩核桃電商綜合服務平台,一年四季賣碼子、收核桃,日均成交量約400單。

  電商平台讓王小雨嘗到甜頭。“要配出一對文玩核桃,不僅品種、形狀、皮色要相似,紋路也要統一。現在是網上客戶要啥,咱們就種啥配啥。”他參加了縣裡免費開辦的核雕培訓,學習手藝,如今講起文玩核桃很有一套:“這個品種是‘百花山’,不少南方客商喜歡,像這個‘白獅子頭’,資深玩家感興趣。”如今,西安庄村家家戶戶種起麻核桃,一年收入少則五六萬,多的幾十萬元。

  不只是麻核桃,隨著電商下鄉,淶水縣的油栗、柴雞蛋、山楂、花生等土特產也火了。在縣城農村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的電子顯示屏上,每日網絡銷售總額、農特產品網銷交易結構一目了然。縣電子商務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李海濤介紹,去年全縣農特產品網絡銷售總額達7.08億元。其中,麻核桃的電商平台銷售總額1.62億元。

  記者了解到,近幾年間,阿裡、蘇寧、京東等電商企業紛紛布局鄉村,構建農村電商平台,改變傳統銷售模式,越來越多的農特產品變成了網上熱銷產品。

  電商下鄉,還給鄉村帶來新活力。

  保定市大冊營鎮夜借村,一戶農家小院的屋內,3台電腦並排而置,打印機“嘩嘩”地吐著單子。“這些都是今天上午的訂單。”村民譚子壯忙著聯絡廠商。自打在網上賣起生活用紙,他每天從早8點忙到晚上11點,還雇了3個人幫忙。

  紙制品是大冊營鎮的傳統產業,借助互聯網東風,夜借村“長”出60多家電商企業。

  “親們,10斤32卷,現在下單隻要49.9米(人民幣‘元’的網絡用語),批發價包郵哦!”夜借村盛柔紙制品廠生產車間門口,包裝好的卷筒紙碼放得整整齊齊,25歲的趙文麗正舉著手機做網上直播。注冊兩個多月,她運營的賬號吸引了1萬名粉絲。

  “農村電商,主要涉及農產品和加工類產品兩大類。”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農村電商研究中心主任郭紅東介紹,生鮮農產品冷鏈物流成本高,僅限於蘋果、草莓、芒果等一些高附加值品種。加工類產品主要包括日常生活用品、服裝、傳統工藝品等,佔當前農村網上銷售的大頭。

  “農村電商迅猛發展,在當地建立起新的服務體系、生產要素體系和基礎設施體系,能夠有力助推鄉村振興。”郭紅東說。數據顯示,去年河北省農村網絡零售額達到835.27億元,同比增長36.78%,佔全省網絡零售額的27.9%,同比增加2個百分點。

  農特產品有了統一網名,標准化生產照方抓藥

  今年3月起,淶水縣所有的農特產品有了一個統一的名字——“京淶派”,這意味著當地麻核桃、杏扁等特產將迎來更為規范的質量流通體系標准。王小雨說:“同樣種核桃,現在要照方抓藥,泥漿蘸根、土壤熟化、疏枝修枝,用上新技術,才能保証長出好產品。”

  同樣看重標准化生產的,還有張家口市沽源縣天然園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向永剛。他坦言,積極引導農產品規模化與標准化生產,統籌農產品生產、冷鏈物流、包裝設計等環節,才能讓農產品真正“觸網”。以往,合作社隻能對藜麥等雜糧進行粗選作業。順應市場需求,去年合作社開始自建加工廠,建成無塵車間,全程按照標准化生產,銷路越來越廣。

  農村電商帶動傳統產業升級,農業品牌意識越來越強。

  這段時間,位於贊皇縣的華潤農副產品開發有限公司,正在緊張籌備年中促銷活動。“去年‘6·18’,我們賣了3萬多單,訂單量是平時的10倍多。”公司經理張佳明面露喜色,“這得益於公司專門推出了線上品牌。”

  運營農村電商5年多時間,張佳明在摸爬滾打中探索出了農特產品上行的網絡“捷徑”。如今,他在淘寶、京東、蘇寧易購等12家電商平台都開了網店。“靠著好招牌,公司主打的核桃油、南瓜子油、養生茶等特產,每天線上訂單都有兩三千份,網絡銷售額每月穩定在300萬元左右,佔總銷售額的70%。”

  電商下鄉,給村裡富余勞動力提供了大量家門口就業的機會。走進夜借村金伯利衛生用品有限公司的加工車間,工人們正在流水線上忙碌。一卷卷衛生紙由機器裁卷完畢,套上包裝袋,裝入量身定制的快遞袋,等待貼標發貨。“趕著‘6·18’備貨呢!”公司總經理張華說,包裝加工的活兒,賦閑在家的婦女、老人都能干。按件計工資,一個貼標工人每月能掙4000多元。

  在曲陽縣羊平鎮東羊平村,依托當地石雕業,電商物流應運而生。石雕藝術品笨重,裝卸講究多,大型石材運費按噸計算。看准物流這個商機,以前靠雕刻為生的村民范玉微,搖身一變成了順心捷達快遞公司的加盟店長,年收入少說也比以前翻了兩番。

  降低冷鏈物流成本,暢通農產品出村“最先一公裡”

  據商務部統計,去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佔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的17%。“農產品零售額之所以佔比不大,一個主要原因是上行通道不暢。”郭紅東表示,冷鏈物流的高成本成為許多生鮮產品出村的瓶頸。

  數據顯示,我國農產品物流環節損耗較高,部分地區的農產品物流成本佔總成本的30%—40%,而鮮活農產品的物流成本佔到總成本的60%。

  為解決農產品上行“最先一公裡”問題,淶水縣建立了電商倉儲物流配送中心,開設了14個鄉鎮級電商倉儲物流配送點,與北京龍騰韻達速遞有限公司對接,省去了保定中轉環節。“通過快遞直發北京模式,全縣快遞行業發貨基准價格從每單10元降到了5元,運營成本降低,農特產品的競爭力更強了。”縣電商倉儲物流配送中心經理晉春雨說。

  物流網絡不斷下沉。夜借村村支書譚紅衛回憶,2012年以前,當地隻有郵政和申通來村裡收貨。隨著村裡快遞單量增長,韻達、百世等快遞公司每天開車入村,把訂單統一拉到京津集散分撥中心進行分揀。

  不同於生鮮農產品,一些加工類產品物流煩惱少,但轉型壓力大。大冊營鎮副鎮長劉錚表示,傳統產業和電商融合之后,產業鏈沒有理順,商戶之間缺乏資源整合,前店后廠、家庭作坊的現象依然普遍,同質化競爭激烈。“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必須建立起分工明確的產業鏈條,亟須更多發展空間和要素供給。”郭紅東說。

  改革舉措正在跟進。去年年底,阜平縣出台了加強土地資源要素支持電商發展的相關政策,對引進的國內知名電子商務企業及大型電子商務項目,在符合規劃的前提下,可按投資需求優先保障項目用地﹔對於年銷售額在5000萬以上的電子商務企業,在土地等資源要素保障方面給予適度傾斜。

  農產品“觸網”,離不開專業人才。從石家庄經濟學院電子商務專業畢業后,王官回到夜借村開起網店。平時,他經常幫村民設計網頁,也不忘定期“充電”,參加淘寶大學在線培訓。譚紅衛說,要不是這些大學生帶動,村裡也開不起這麼多網店。

  用上了大數據,農村電商有了新前景。張華打開淘寶網店的后台運營界面:地理位置、平均停留時長、跳失率、折扣敏感度……訪客行為數據匯集成一個個餅圖、折線圖。“細分市場,滿足個性化需求,生意才能越做越大。”

  政策加力,讓小小網線在農村發揮更大效能。日前,河北省明確提出,建立商貿流通發展引導基金,主要投向農村電子商務等領域。今年,將把更多服務資源引入貧困地區農村電商服務站,推動每個縣重點培育一到兩個適合發展電商的特色產業。


  《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21日 18 版)

(責編:畢磊、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