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押金 共享出行還能走多遠?

葉丹

2019年05月24日08:08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告別押金,共享出行還能走多遠?

  “你的排位是多少了?我的是15253668位,看來還是遙遙無期。”在一個ofo小黃車用戶群裡,ofo的用戶們正交流著自己退押金的“辛酸史”。據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類似ofo小黃車這樣被追討押金的共享出行平台並不在少數,從已經“跑路”的共享單車平台到同樣追討無期共享汽車平台,“押金”問題已經成為了共享出行在帶來實惠和便利的同時所衍生出的“另一面”。

  日前,交通運輸部、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銀保監會六部門聯合印發了《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試行)》(交運規〔2019〕5號,以下簡稱“《管理辦法》”)。據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管理辦法》首次對外界所關心的問題進行了明確的規范和要求。在業內人士看來,飽受“押金”問題困擾的共享出行領域,也有望在《管理辦法》實施后重新獲得用戶信心,同時邁入更加健康的發展道路上。

   新規

  平台原則上不收押金 退押金要“限時”

  據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管理辦法》對“交通運輸新業態”做出了明確的解釋:包括網絡預約出租汽車、汽車分時租賃(俗稱“共享汽車”)和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俗稱“共享單車”)等。

  根據《管理辦法》,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共享汽車、共享單車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確有必要收取的,為保障用戶資金安全,《管理辦法》要求運營企業在注冊地銀行開立專用存款賬戶,並與銀行簽訂相關協議,按照用戶資金管理要求存管用戶資金。押金專用存款賬戶隻能辦理原路退還押金、扣除賠償款、提取計付利息轉賬業務。預付資金建立備付金制度,要求預付資金專用存款賬戶留存資金不得低於運營企業預付資金余額的40%,可提取部分預付資金隻能用於運營企業與服務用戶有關的主營業務,不得用於不動產、股權、証券、債券等投資及借貸。

  對於用戶賬號裡的預付資金額度,《管理辦法》也作出規定: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用戶單個賬號內的預付資金額度不得超過100元﹔其他交通運輸新業態個人用戶單個賬號內的預付資金額度不得超過8000元,單位用戶單個賬號內的預付資金額度不得超過3萬元。同時,《管理辦法》明確,共享汽車用戶押金最長退款周期不應超過15個工作日,共享單車用戶押金最長退款周期不應超過2個工作日。運營企業與存管銀行、合作銀行和其他支付服務機構不得拒絕、拖延退還用戶押金。

  據悉,《管理辦法》自6月1日起施行。同時,考慮到運營企業開立專用存款賬戶、與相關銀行實現信息系統對接等工作需要一定時間,對存量用戶資金納入管理設立了6個月的過渡期。

  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發展中心李燕霞說,這些措施的出台將使企業和用戶的風險得到更好的控制。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對《管理辦法》進一步解釋表示:“《管理辦法》對收取用戶資金沒有簡單一禁了之。”他解釋說,《管理辦法》雖然提出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和鼓勵採用服務結束后直接收取費用方式提供服務,但考慮到押金的履約保証金的作用和預付資金在便利用戶支付、企業資金周轉等方面的積極作用,為了保障運營企業權益,所以沒有禁止運營企業收取押金和預付資金。

   平台

  無門檻免押成趨勢 靠科技來實現效益

  “摩拜單車對《管理辦法》的出台是歡迎和積極支持的。摩拜單車認為,辦法體現了‘包容審慎’原則,是對交通運輸新業態的正本清源,通過防風險、擠泡沫,引導企業回歸商業本質,走上健康發展的正軌。”摩拜單車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就表示,“加強精細化運營,苦練基本功”才能為用戶提供更好的出行體驗。而滴滴出行旗下共享單車品牌青桔單車、共享汽車小桔租車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共享單車、共享汽車這類新興業態企業在不收取用戶押金的情況下,通過科技手段和持續的用戶文明用車宣導,是可以良性發展的。作為共享單車另一個有力競爭者,哈啰單車早已開啟了信用免押的嘗試。“2018年3月,哈啰率先全國推行信用免押,截至今年3月,我們已經免除340多億元押金。所以免押金的規定對我們來說沒有影響。”在日前於廣州舉行的2019中國生活創新峰會上,哈啰出行研發副總裁任亮亮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就表示,《管理辦法》有利於進一步引導行業健康有序發展,而哈啰率先推行信用免押也推動全行業的免押趨勢和變革。

  其實,摩拜單車、青桔單車、小桔租車和哈啰單車等共享出行平台早已經實現了免押,而在業內人士看來,當《管理辦法》實施,共享出行行業的押金成為過去式,共享出行行業也面臨了新的挑戰:在同樣免押的起跑線上,如何跑得更快更好?“作為運營平台方,共享出行企業要把這個共享出行做得更有效,要用技術提高效率,不能用押金產生效益,哈啰在做的就是如何高效利用技術提高效率減少成本。”正如任亮亮強調的那樣,各大共享出行平台都將“科技”作為發展的“前提”。

  “我們一直認為共享單車這個重線下運營的模式顯然是要通過技術賦能運營。”任亮亮表示,共享單車行業已經進入精細運營2.0階段,下半場回歸健康可持續發展成關鍵。“共享單車要通過基於技術驅動、數據智能的智慧運營進一步降本增效。”任亮亮以故障車檢測為例指出,早期的方式是通過用戶報障對車輛進行維修,但是運營中發現這種報障的准確率隻有40%-50%。“當我們的運維人員找到報障車后發現這輛車並沒有故障,這就讓運維人員浪費了時間,效率也降低了﹔但是平台還要支付工資,因為他要確認這輛車的車況。”據任亮亮介紹,通過技術手段,借助算法則可以有效識別出報障車報障之后的真實性,“目前我們的算法可以支持車輛報障准確率從40%-50%提高到90%左右,這項技術第一個月單單使我們提升的效率和節約的成本就接近1000萬元。”

  任亮亮表示,經過技術推動下的精細運營,哈啰單車在超過半數城市已經實現盈利,這也証明共享單車的模式可以跑通。“共享單車不僅是可實現持續自我造血的業務,在哈啰大出行戰略下,哈啰單車更是基石業務,基於單車廣泛而高頻的流量入口,我們拓展更多成長性好、盈利性好的多元業務(如哈啰助力車和景區車已經展現良好的盈利能力),滿足用戶多場景、多距離的出行需求。”

(責編:趙超、夏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