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鳳凰押注共享單車惹禍 計提ofo壞賬逾4000萬元

謝 誠

2019年04月23日08:17  來源:証券日報
 
原標題:上海鳳凰押注共享單車惹禍 計提ofo壞賬逾4000萬元

  曾經給ofo“送溫暖”的上海鳳凰,如今卻陷入泥潭難以抽身。

  4月20日,上海鳳凰披露2018年年報稱,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7.62億元,同比下滑46.68%﹔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2018.02萬元,同比下滑73.73%﹔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69.99萬元,而2017年同期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為5200.25萬元。

  據悉,上海鳳凰是自行車行業的龍頭企業,擁有百年老字號“鳳凰”品牌,曾因共享單車的訂單“煥發生機”,業績大漲。2017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3億元,同比增長126.63%﹔實現歸屬母公司的淨利潤7682.41萬元,同比增長45.26%。

  小黃車拖累業績?

  從年報來看,上海鳳凰的業績大下滑,大概率源於小黃車。

  年報顯示,制造業營收佔上海鳳凰總營收的93%。上海鳳凰解釋稱,制造業收入及成本減少原因主要系共享單車生產和銷售減少。

  2018年8月份,上海鳳凰對東峽大通(ofo運營方)逾期未收款項部分向法院提起訴訟,后經法院調解,雙方自願達成調解協議,但截至其審計報表報出日,東峽大通沒有按期全額履行付款義務。

  為此,上海鳳凰2018年末累計就鳳凰自行車應收東峽大通有關款項計提壞賬准備合計為4703.81萬元,隻因計提ofo相關壞賬准備就造成資產減值損失4107萬元。

  上海鳳凰表示,2016年至2017年迅速擴張的共享單車行業在 2018年進入拐點,小型共享單車運營公司紛紛倒閉,現存的共享單車品牌已屈指可數。作為共享單車主要生產供給方的自行車整車和零部件企業,因共享單車運營企業拖欠貨款,應收賬款過高,而受到了相當大的影響。

  福禍相依的“熱點”

  2015年,共享單車興起,隨后的兩年成為熱點行業,風光無限。2017年5月份,上海鳳凰宣布與ofo達成合作,約定未來一年內500萬輛自行車的採購計劃。當年,上海鳳凰就獲得營收14.28億元。但好景不長,狂奔潮一過,上海鳳凰的業績就難以支撐,且小黃車的欠款收回風險甚大。

  財報顯示,上海鳳凰2017年全年生產自行車505萬輛,主要增量來自ofo。2018年,上海鳳凰生產量僅為422萬輛。

  清暉智庫創始人宋清輝接受《証券日報》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上海鳳凰由於共享單車訂單下降導致業績下滑,只是表面問題,更深層的問題是自行車行業沒有找到行業改革的方向,只是把共享單車當作一根“救命稻草”,投入太多,反而拖累了自己。

  除去單純的業績下滑,過度依賴共享單車訂單的后遺症之一就是,上海鳳凰的研發投入嚴重不足,導致自有品牌很難出新品。

  2018年,上海鳳凰的研發費用僅為651萬元,相比2017年有所提升,但研發佔比僅佔到營收的0.86%。而在2016年,這個數字是1705萬元,佔到營收的2.71%。在2016年第一屆中國輕工業優秀產品設計評比中,上海鳳凰研發的新品變速酷飛車還被授予輕工業優秀設計金獎。

  而在近兩年,上海鳳凰的研發基本屬於停滯狀態。

  有業內人士表示,鳳凰自行車的未來出路在於高端化,這需要對研發的重視和大力投入。這家建廠120年的老牌企業,如今已經走到了轉型的邊緣,希望其利用好百年品牌,煥發新生。

  宋清輝建議,該類公司應該注意穩扎穩打、步步為營,不應隨時改變企業原有的發展戰略。“共享單車實際上打亂了一些企業的品牌戰略,(這些企業)隻想著為‘賺快錢’服務,眼光不夠長遠。”

  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也提出,企業不能僅僅關注社會輿論、追跟熱潮,更要綜合評估行業風險,控制好財務風險。

  “作為代工廠類型企業,至少要先收回本錢,再考慮擴大生產。”李易如是說。

(責編:孟哲、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