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換人”我們如何保住“飯碗”

韓秉志

2019年04月04日08:22  來源:中國經濟網
 
原標題:“機器換人”我們如何保住“飯碗”

  智能制造正成為制造業變革的重要方向。隨著智能制造技術的發展,不少一線技術工人擔心,“機器換人”會影響自己的“飯碗”。“機器換人”是經濟結構優化升級帶來的用工模式的必然變化。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對勞動力的要求必然會越來越高。

  “機器換人”的背后,人才的重要性將更加凸顯。未來一個時期,單一技能、單一技術的簡單崗位會被“消解”,但新的多技能多技術復合型崗位在快速產生。企業的轉型升級應與人才的技能升級同步進行,著力提高勞動力職業技能和素質

  2018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當前,智能制造正成為制造業變革的重要方向,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了轉型升級的路子。

  不過,隨著智能制造技術的發展,不少一線技術工人擔心,“機器換人”會影響他們的“飯碗”。有關專家、企業負責人和技工院校負責人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機器換人”的背后,人才的重要性將更加凸顯。為此,人才的技能升級與企業的轉型升級應同步進行。

  智能制造業布局加快

  偌大的車間,卻少有工人作業。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操作精細的機械手臂。這些機械手臂有序運轉,高效高質。這是近日記者在山東棟梁科技設備有限公司看到的景象。

  山東棟梁科技設備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機器人、智能制造等設備研發生產、銷售安裝及培訓的公司。在該公司車間裡,記者遇到了正在作業的操作工人羅巧生。羅巧生在制造業領域工作了10年。近年來,他也在一線工作中深刻感受到智能制造技術突飛猛進的變化。

  “以前組裝線的上料、下料都要通過人工操作,現在通過編程,機器人能自主完成作業了。”羅巧生說。

  2018年11月份,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中華全國總工會和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共同主辦的第二屆全國智能制造應用技術技能大賽在山東濟南舉行。588名代表著我國智能制造行業最高水准的選手齊聚一堂,展開巔峰較量。

  作為賽事主辦方,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司長張立新透露了這樣一個細節,在這屆技能大賽舉辦之前,全國多個城市爭相提出承辦意向,申辦城市的競爭很激烈。最終,濟南憑借自身在智能制造與高端裝備產業中的突出表現,獲得了賽事舉辦權。

  為什麼看起來很普通的一項技能大賽,各地卻有這麼高的舉辦熱情?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教育培訓部主任陳曉明一語道破:“智能制造已成為全球制造業變革的重要方向和競相爭奪的制高點,熟練掌握智能制造應用技術、推動產業智能轉型的各類人才,是競爭的核心要素和支撐制造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寶貴資源。舉辦全國智能制造應用技術技能大賽,是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實現由大變強的有效舉措,也為廣大技能人才提供了一個展示平台。”

  一個客觀事實是,智能制造行業作為我國制造業的重要驅動力之一,近年來與其相關的利好政策不斷出台。經濟日報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各地相繼推出政策舉措,加快智能制造行業對地區經濟的貢獻。比如,廣東提出,到2025年全省制造業全面進入智能化制造階段,基本建成制造強省﹔上海提出,將智能制造作為“上海制造”向“上海智造”轉變的主攻方向,到2020年力爭把上海打造成全國智能制造應用的高地、核心技術的策源地以及系統解決方案的輸出地﹔江蘇提出,到2020年,全省建成1000家智能車間,創建50家左右省級智能制造示范工廠,試點創建10家左右省級智能制造示范區。

  濟南市人民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濟南市正在黃河兩岸打造1030平方公裡的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闊步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這次大賽也是推介濟南、展示濟南的難得契機和重要窗口。

  “機器換人”有挑戰也有機遇

  在智能制造應用技術技能大賽現場,選手們操作著實訓系統,包括數控車床、數控銑床、工業機器人、立體倉庫等設備。整個生產過程從取料、送料到加工、檢測等工序都由智能控制,並有數據信息跟蹤。

  按照賽事安排,每組的3名選手之間既要分工又要協作,認真分析切削加工智能制造單元中的安裝與調試、生產與管控。不遠處的大屏幕上,實時呈現各參賽小組操作進度。通過這套智能可視化系統,加工中心、車床、機器人等設備的加工狀態及數據清晰可見。

  “這套設備相當於智能制造工廠的模擬車間,它實際上已經搭建了無人工廠的雛形。”山東棟梁科技設備公司總工程師王亮亮說,3名選手既要懂生產制造執行系統的管理職能,會數控編程、機器人編程等,還要能通過生產制造執行系統將所有元素串成一個網絡。

  對於來勢洶洶的“機器換人”,王亮亮並不感到驚訝。在他看來,近年來,“機器換人”已經從東部沿海地區向中西部省份延伸。目前,許多企業都在積極布局機器人在各個生產環節的應用,以實現生產線的快速替換。

  “未來,‘機器換人’將是一個必然趨勢。這是社會進步、科技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企業提高管理效率和經濟效益,增強自身競爭力的內在需要。”王亮亮說。

  不過,許多勞動者更關心的是,“機器換人”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崗位。

  一些制造業企業的崗位的確在減少。濟南二機床集團公司副總經理趙明紀告訴記者,近年來,通過引進新設備,車間裡的技術工人數量已從2800余名減至2200余名。如今1台數控車床的加工效率約為此前普通車床的6倍,且1名技術工人常常能同時操控3台到4台數控車床。

  不過,企業對人才的需求並沒有減少,對有跨學科知識、了解多項新技術的復合型人才更是求賢若渴。採訪中,幾家企業雖然從事的行業領域不同,但都表達出同樣的觀點:高技能人才需求量大,卻招不到人。高技能勞動者的稀缺,已成為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攔路虎。

  智能制造的發展,是否就意味著職業崗位必然減少?受訪專家認為,未來一個時期,單一技能、單一技術的簡單崗位必然會減少,但與此同時,新的多技能多技術復合型崗位在快速產生。這些新職業崗位的產生速度,甚至可能會超過簡單傳統崗位的消失速度。

  “當初電商出現時,大家也擔心會沖擊傳統的商業模式,但后來証明它為很多人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智能制造業也是一樣。”無錫職業技術學院智能制造工程中心常務副主任黃麟說,一些重復且簡單的任務雖由機器人完成,但智能設備的系統維護、工藝調整及系統集成、軟件管控等崗位的人才需求量劇增。

  王亮亮也認為,“機器換人”,並不是簡單把人換下,而是換上更高技能水平的人。

  “之前很多技術工人從事普通車工、普通銑工。但引進數控機床后,相關工種調整很大,出現了數控車工、數控銑工、加工中心操作工、五軸加工中心操作工、數控維修工、數控編程員等工種。隨著行業不斷細分擴增,未來的人才需求總量還會進一步增加。”王亮亮說。

  強化技能培訓 做好人才儲備

  受訪專家認為,“機器換人”本質上是經濟結構優化升級帶來的用工模式的變化。就業結構隨著經濟轉型而調整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可以預見,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對勞動力的要求會越來越高。因此,提高勞動力的職業技能和素質,培養一大批符合新要求的專業技術工人是新時代發展的需要和趨勢。

  如今,全國智能制造應用技術技能大賽已舉辦兩屆,也被業界視為推廣智能制造的“科普版”。一個可喜的現象是,在參賽過程中,不少學校意識到要通過培訓教師,進而更好地推動智能制造理念和技術的推廣及應用。

  陳曉明認為,當前,智能制造看起來“曲高和寡”,其實離人們的日常生活並不遙遠。大賽的舉辦,將有助於引領技工教育的發展,為人才培養提供前沿的、貼近企業需求的教學資源。

  王亮亮注意到,近年來,已有10余所院校在參賽后將電氣類和機械類進行了專業合並,甚至成立了智能制造學院。

  復旦大學教授張軍平認為,面對人工智能,不必過分擔憂,但需要適當做好准備,尤其是從事重復性工作和教育背景較弱的人員,需要提高風險意識,未雨綢繆。當然,政府部門也應考慮對這類就業群體在技術能力或服務技能方面加強培訓,以跟上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時代步伐。

  2019年初,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印發《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計劃(2019—2022年)》,明確加強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帶動農民工隊伍技能素質全面提升。

  “當前,制造業重點領域、現代服務業和鄉村振興需要大量的技能人才。一方面,要根據產業發展趨勢,對新生代農民工積極開展就業需求量大、急需緊缺職業的技能培訓,促使其成為產業工人。另一方面,要擴大培訓供給。通過政府示范激勵,帶動社會培訓資源參與,逐步推進職業技能培訓市場化、社會化,推動落實形成勞動者自主選擇、按標准領取補貼的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張立新說。

  “要通過校企合作、產教融合,為智能制造提供高技能復合型人才儲備。”王亮亮比喻道:“要培養‘冰淇淋’式人才,而不是‘三明治’。雖然二者都是通過幾種東西組合起來,但冰淇淋是揉在一起的。同理,在培養人才時,要著重訓練技術知識應用、技術創新以及技能的復合運用能力。”

(責編:孟哲、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