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實數字經濟發展基礎

洪慧民

2019年04月04日08: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強化頂層設計,集中力量做大做強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加快推進制造業等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全面構筑工業數字經濟新業態,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我國傳統產業利用數字技術的廣度深度不斷擴展,新模式新業態持續涌現,產業組織形態和實體經濟形態不斷重塑,數字經濟已經成為我國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力量。但同時,數字經濟發展中面臨的一些問題也逐漸顯現。

首先是發展不平衡現象突出。當前,數字經濟在第三產業中發展較為超前,第一、二產業相對滯后﹔在東南沿海發達省市數字經濟發展較好,而西部省區市在規模和增速上都普遍落后﹔在消費領域數字經濟發展較快,而生產領域技術和資源投入仍然不足,創新、設計、生產制造等核心環節的實質性變革與發達國家還有差距。

其次是融合發展基礎仍然薄弱。傳統產業利用數字技術的能力不足,信息化投入的試錯成本和試錯風險超出企業承受能力。新興產業雖然發展快但體量尚小,平台經濟、分享經濟等新模式新業態對經濟增長支撐作用有限。

再次是治理能力和制度建設滯后。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線下線上問題聚合交錯,市場運行更加復雜,線下不規范問題在線上被快速復制放大,一些新型經營不規范問題持續涌現。現有監管框架條塊化與屬地化分割,而數字經濟發展跨領域與跨地區特點突出,傳統監管已不能適應跨界融合發展需要。還有些新的業務領域存在制度空白,給行業發展帶來較大的不確定性。

數字經濟的發展代表著未來的發展方向,面對世界各國爭相發展數字經濟的潮流,我國應強化頂層設計,集中力量做大做強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加快推進制造業等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全面構筑工業數字經濟新業態,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

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夯實數字經濟發展基礎。數字基礎設施包括信息基礎設施和對物理基礎設施的數字化改造,共同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礎條件。要持續推進提速降費,扎實推進普遍服務,大力推進5G研發應用。同時加快建設工業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一代基礎設施,拉動制造、電力、衛生、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帶動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慧電網、智慧醫療、智慧交通等發展。

支持大平台建設,鼓勵基於平台的數字化轉型。數字經濟具有數據驅動的特征,數據是驅動增長的核心生產要素,得數據者得天下。我國作為數據資源豐富的大國,在利用數據資源培育大平台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應抓住機遇,增加投入,培育一批數據運營大平台,集中力量支持若干跨行業、跨領域的工業互聯網平台,推動工業數字經濟的發展。

加強理論研究,構建有利於數字經濟發展的制度和政策體系。構建數字經濟基本理論體系,做好頂層設計,充分發揮我國制度優勢和市場優勢,不斷出台和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產業政策措施,以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制造業深度融合為主線,深入推動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加快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全面構筑工業數字經濟新業態。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政協副主席) 

《 人民日報 》( 2019年04月04日 18 版)

(責編:易瀟、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