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共享,期待“無障”通行

喻思南

2019年03月26日07: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前不久,美國加州大學系統取消訂閱愛思唯爾的所有期刊。這一舉動受到廣泛關注,不僅反映了學術界與出版商的矛盾,更引發了人們對知識應如何傳播的思考。

  愛思唯爾是全球最大的學術出版商之一,旗下包括《柳葉刀》《細胞》等頂級刊物。加州大學與其合作的破裂,源於在是否免費開放研究成果以及訂閱成本上的分歧。

  學術界抵制出版商,固然多指向連年上漲的訂閱費,但背后同樣有公共利益考量。理由是,不少研究由財政經費資助,產出的學術論文具有一定的公共屬性,人們在獲取這些成果時是否還需再支付一筆較高的費用,本身就有待商榷。還有一些為人詬病的是,近年一些出版商憑借資源的壟斷優勢,過於追求商業利益,導致獲取知識的大門一定程度上向那些支付不起高昂費用的訂閱者關上了,甚至可能最終違背學術出版的初衷。

  然而,我們應看到,現代學術出版體系的形成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在傳播渠道相對單一的時代,一篇高質量的學術論文要被人知曉,必須借助期刊和出版商﹔權威的平台也是論文質量第一塊試金石,精選的內容往往成為學術發展的風向標。時至今日,要提升學術論文的影響力、獲得國際同行認可,發表到久負盛名的期刊上依舊是研究人員最主要的選擇。

  優質的學術出版機構還在推動學術傳播、國際交流以及營造共同體、建立第三方評價體系等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讓更多人共享,知識的價值才能得以高效釋放,並帶動新知識持續產出。有沒有一種方式,突破傳統模式,走出一條知識開放共享道路?

  互聯網的出現,極大降低了知識的傳播成本和難度。比如,為推動學術成果自由傳播,國際學術界、出版界、圖書情報界發起了開放獲取行動,預印本平台也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同。又如,英國要求一些研究需在學術期刊接受論文后,將前一個版本放到學校的開放獲取服務器上。

  當然,由於缺乏同行評審把關,一些開放獲取平台上的內容參差不齊。此外,收費和服務模式的轉變、公眾的心理接受等都會有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涓涓細流匯成大海,有了人類平等公平獲取知識這一理想航標,相信它終會成為潮流。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25日 12 版)

(責編:趙超、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