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外賣難背后的平台大戰

張鑫 統籌/余美英

2019年02月12日07:11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春節外賣難背后的平台大戰

如今,“外賣”已經成了很多人生活方式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闔家團圓的春節期間亦是如此。對於外賣平台來說,春節期間商戶少、配送人員少,又可能有大量的需求,是與競爭對手打一場攻防戰的好時機。於是,年前各種加價留人、選邊站隊的戲碼逐一上演。一邊是對外賣人員如春風化雨般的關懷,一邊則是對商戶拿出雷霆手段,這背后是行業參賽者生存的焦慮。

用戶體驗

高價低速 春節外賣不給力

春節這個日子對於中國人來說意義仍舊是非凡的,也是金錢所不能全部取代的。於是,外賣人員減少也成了一件預料之中的事。只是很多人沒想到付出了高得多的外賣費,結果仍舊一樣。

2月3日的早晨,市民楊先生在外賣APP上叫了一份早點送到家裡。與以往的周末外賣早點不同,這份早點既沒有優惠,也沒有配送免減,甚至用不了平台紅包。楊先生需要支付的配送費也漲到了8.5元。

但這些都不是根本問題。當沒有優惠和配送費上調,在支付了比平時多了近30%的錢之后,楊先生等了一個小時才拿到了這份平時30分鐘就能送到的早點。其間,在他打電話詢問時,店方的答復是:餐20分鐘前就出了,但是沒有騎士接單。

2月9日,在單位值班的張先生給自己叫了一份外賣。為這份外賣張先生支付了12.5元的配送費。

與楊先生一樣,張先生也沒能在預訂的時間收到自己的外賣。他在查看外賣APP上的騎手軌跡時,才發現騎手在向自己家反方向運動。打電話一問才知道,因為人不夠,騎手接了多單,需要挨家挨戶送。張先生則是這批外賣中最后一家。

外賣小哥

重金補貼 節后堅守崗位給紅包

2月2日下午1點40分,張正完成了自己近3天來的第60單外賣。3日他就能回老家與留守在家的兒子團聚,但是他還在猶豫是現在收工回去收拾東西,還是再晚半天回老家。

如果再送30單外賣,年前外賣的獎勵金就能從400元漲到800元,也就能讓在老家的兒子多幾件想要的東西。

當然,對於他來說,完成30單外賣,半天時間是不可能的。最終,他還是決定收工回家。事實上,因為這兩天運力不足,他有的訂單掙了比平時多一倍的錢,這三天光是送外賣的錢加上獎金也差不多有近1000元。

與張正不一樣,孫學興這個春節沒有回家。在他看來,春節平台給出的獎勵金足夠豐厚,加上沒有搶到回家的火車票,也就干脆留下來踏實干活。

光是靠完成春節單數、堅守崗位的任務,孫學興已經拿到了將近2000元的獎勵金,這還沒算配送賺的錢。這筆錢他打算都寄回老家。

像張正、孫學興這樣的“臨時”外賣員一直以來是各大外賣平台的補充運力。有一個專用詞來說這部分兼職者——眾包。

對於春節這個因不可抗力大幅削減人力的特殊時節,各大平台只是拿出獎金來吸引眾包騎手,更多的精力則放在了穩住專職騎手上面。

餓了麼的騎手在春節期間可以專享春節值班獎,每周額外最高可獲得1600元。大年初五后返崗的騎手,蜂鳥配送將為其報銷返崗車票,並提供開工紅包,節后跑單的騎手還將獲得高額開工補貼。

美團外賣則為北上廣深的優異騎手提供免單機票﹔除了數額不等的獎勵金,全國堅守崗位的騎手還可以抽取電動車﹔北京的優異騎手還能由公司負責將家人接到北京來團聚。

做了這麼多努力,無非是想要把更多的外賣小哥留在北京繼續工作。去年春節,因為運力有限,部分平台甚至一度關閉了對騎手的晚點處罰。

更有外賣平台曾在春節大力補貼運費,斥資數億元讓運費維持在日常水平。這波操作雖然讓春節期間訂單暴增,但並沒有將增長勢頭延續很久。

平台商戶

嚴懲閉店 不“獨家”就提高抽成

前兩年春節前的頻頻補貼並沒有培養出一批忠實顧客。於是,今年各家外賣平台把發力對象瞄准了平台商家。

“我上外賣平台,看一堆網紅店居然還在開,點進去才知道,根本無法購買。”市民徐女士抱怨,因為看見外賣平台上一些本地網紅店一直挂在首頁,且顯示正常,結果真到點的時候,才發現這家店裡隻有一些通知,什麼購買項都沒有。她不死心,自己去了一趟餐廳,發現大門緊閉,通知說初七才上班。“打聽了才知道,如果春節期間在外賣平台上‘閉店’,可能會影響店的排名。於是店家想出了這個實際休息,網上仍‘開店’的辦法。”

這是商家應對外賣平台規則的冰山一角。春節前,餓了麼被曝出讓北京的商家選邊站隊。

根據爆料,餓了麼要求商戶在春節期間關閉其他外賣平台店鋪,而簽訂了“獨家”的平台商戶將得到更多的補貼和更好的商戶排名位置。如果沒有簽訂“獨家”,今后其在餓了麼的排名可能受到很大影響,還將會被提高抽成比例。

餓了麼並沒有對這一消息進行回應,一位餓了麼的內部人士則表示,這個消息部分不實。

不過,也有商家反映稱,此前餓了麼就曾經對置休其他外賣平台的商戶進行補貼。而暫停競品平台的店鋪活動以及下架前五的熱銷菜品都能獲得額外的每單補貼金額,從4元到6元不等。但是,餓了麼方面並未予以証實。

事實上,讓商戶平台二選一並不罕見,早在外賣平台還是餓了麼、美團、百度外賣以及到家美食匯四家混戰的時候,爭取到“獨家”的商戶一直以來都是各家努力的重點。

春節期間,由於部分餐飲商家過年休息,能留下的外賣商家大多是平時生意好的大戶,或者是本地優質資源商家。這些都是外賣平台極力爭取的對象,在外賣成了餐飲商戶每個月必不可少的收入來源,且平台方又隻剩下兩名頭部玩家后,市場的天平開始傾斜,再大的餐飲集團也不能忽視外賣平台對其的影響。

(文中快遞員均為化名)

行業分析

薅羊毛時代結束

下一局向何方

事實上,平台爭奪戰不隻打響於春節。外賣平台成立之后,市場彼此滲透之初,“戰爭”就初見端倪。隻與一家平台合作的商戶,自然可以得到更好的頁面位置、更低的抽成和更自由的店內優惠。

但是在外賣進入兩雄爭霸之后,全國更多的城市不再是一家外賣平台的獨家市場。商家發現比起平台給出的“獨家”優惠政策,兩邊同時開才能將外賣量翻倍,進而獲得更大的收益。

對於各外賣平台的市場部人士來說,簽約更多的商戶還不如守住自己的老客,不要“叛逃”到隔壁陣營,最好也不要腳踏兩隻船。

於是,各地頻頻曝出商戶被要求選邊站隊的事。在選邊站隊的背后,是各家平台搬出的價格杠杆。平台對商家抽成,從剛剛入局時的5%左右,到如今的普遍15%到20%,有平台一度還傳出了28%的高額比例。

然而這些比例都是浮動的,商家可以和平台方“洽談”,談判的難度與商家的規模、品牌以及對外賣的依賴程度有必然關聯。

對於“談判”失敗的商家,就隻有漲價或取消優惠一途。於是,餐廳外賣減免折扣越來越少,甚至直接取消﹔同樣的商品店內定價低於外賣平台﹔起送費被抬高﹔菜品的包裝費越來越高……

而對於深度依賴外賣的消費者來說,除了為此買單以外,似乎也別無他法。早些年十元就能享受一頓外賣的日子似乎也一去不復返了。

就像溫水煮青蛙,外賣平台用抽成杠杆間接結束了消費者薅羊毛的時代。而在消費者無法找到替代辦法時,高抽成導致商家漲價這一閉環將循環往復。長此以往,將敗足各大外賣平台的“路人緣”。

與出行一樣,吃飯是消費者一項剛需,而同樣屬於“互聯網+”的陣營,網絡外賣是不是也會走上一條網約車發展的老路,現在還沒有答案。

文/本報記者 張鑫 統籌/余美英 

(責編:董思睿、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