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智慧生活離我們這麼近”

葉  子  袁苗苗

2018年09月11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在2017年西班牙巴塞羅那全球智慧城市博覽會上,西班牙國家電視台記者報道華為的智慧城市解決方案。
  新華社記者 郭求達攝

  上海市“智慧公安”建設,將龐雜的數據梳理編織成一張城市安全網。圖為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田林新村派出所民警朱波(左)、李斌在查看田林十二村智能安防社區系統。
  新華社記者 凡 軍攝

  在首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上,佔地3萬平方米的“智慧小鎮”對外開放。圖為8月23日,一家三口在智慧小鎮的“智慧零售體驗館”裡選購商品。
  新華社記者 唐 奕攝

  說到智慧城市,你首先想到的是什麼?是衣食住行靠幾個按鈕輕鬆解決,還是辦理各種事項不再排隊、隻用刷臉?是無人駕駛安全可靠,又或者綠色生產節能環保?……

  自2008年IBM提出“智慧地球”概念以來,以高科技、信息化推動城市生活變革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2016年4月19日,在全國網信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新型智慧城市的概念。智慧城市是以人民為中心,實現民生服務便捷、社會治理精准、社會經濟綠色、城鄉發展一體、安全可控的城市。眼下,代表著未來城市發展潮流的智慧城市在中國掀起建設熱潮,越來越多政府、企業投入其中,先進案例不斷涌現,具有中國特色的智慧城市也漸行漸近。

  智慧城市就在你我身邊

  工作日早上8點,北京市民劉女士像往常一樣准時走進了北京市地鐵四號線中關村站,搭乘地鐵前往工作單位。在入站閘機前,她打開手機上的北京一卡通APP,點開乘車二維碼,輕鬆一刷,便可進站,免去了以往在背包裡費勁尋找公交卡的窘迫,既快速又便捷。與劉女士一樣刷二維碼進站的乘客不在少數。雖是上班高峰期,卻並沒有在進站口形成堵塞。

  劉女士晃了晃手中的手機,告訴筆者:“現在的城市生活越來越離不開信息化的平台了。手機充值、水電繳費甚至預約結婚登記,都能靠‘北京通’線上解決。”劉女士口中的“北京通”,是一款由北京政府主導的“智慧城市”管理平台。市民登陸APP,用12位碼對應身份証號進行識別驗証后,便可快速查詢相關公共信息、辦理個人相關業務,高效省時又省心。

  生活服務和政務服務類的便民APP只是實踐“智慧城市”的一個縮影。如今,智慧硬件層出不窮,越來越多地應用於智慧城市建設。

  一屆智博會,可以管窺一座智慧城市的樣子。

  就在8月召開的中國智慧城市國際博覽會開幕式上,各國嘉賓在台上進行主旨演講,而一邊的大屏幕上,“訊飛聽見”正在同步形成中英兩種文字。台下觀眾發現,即使有聽不清的詞匯、聽不懂的語言,都可以借助“訊飛聽見”輸出的文字來理解。同步顯示的文字准確率極高,而且能根據上下文語境自動糾錯,更加貼近講話原文,不少人舉起手機拍下這智慧的一幕。

  而在此次智博會的展區內,智慧城市相關的各類高科技產品同台亮相,更是令前來觀展的觀眾驚喜連連。

  在VR體驗艙裡體驗一把智慧財政的決策,在實景模擬場地感受一次智慧交通的高效解決方案,在電子紙制成的節能公交牌上看一看公交到了哪個站,在導診機器人親切的聲調中找到你要去的醫院科室……展區集中展示了智慧政務、交通、環保、財政、醫療、扶貧、教育、城建、安防、生活等10個業務板塊,為智慧城市提供了一套整體解決方案。不少觀眾參觀完智博會后感嘆:“原來,智慧生活離我們這麼近。”

  確實,如今各種智慧系統越來越多投入到應用中,越來越多城市正在向著智慧城市邁進。

  例如,自2010年提出“創建面向未來的智慧城市”戰略以來,8年間,上海的信息基礎設施體系基本構建完成,信息化應用已全面滲透城市管理的多個領域。譬如啟用智能系統實時監測城市水質、揚塵、噪音等,通過預警機制降低環境安全風險﹔開發平安城市管理系統、網格社區監控聯網工程,以大數據技術和人工智能系統分析和追蹤人員車輛、調配警力部署,有效保障城市安防。這些“智慧要素”綜合提升了城市治理能力,完善了城市應急處置機制。展會工作人員告訴筆者,各種尺寸的電子紙公交站牌已在上海投入使用,不僅給人們全新的出行體驗,電子紙的低能耗和太陽能儲電裝置的應用還使得城市更加節能環保。

  智慧城市亟待頂層設計

  截至目前,中國100%的副省級以上城市以及76%以上的地級城市和32%的縣級市,總計大約500座城市已經明確提出建設新型智慧城市目標,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智慧城市”實施國。

  根據中國信息化研究與促進網、國衡智慧城市科技研究院聯合發布的《2017-2018中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與發展綜合影響力評估結果通報》,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北京、深圳的影響力,杭州、重慶的創新力,成都、武漢的投資潛力,福州、西安、貴陽、長沙的發展潛力等都被看好。上海市浦東新區、福建省晉江市、北京未來科技城等還依托數字經濟、智慧產業,結合休閑旅游、商貿物流、現代制造等業態,建設了各具特色的智慧城鎮。

  但不可否認,目前大部分“智慧城市”的進程尚處在初級階段。在此次智博會上,多位與會專家都提到了當下智慧城市建設面臨的不足,主要體現在:智能要素碎片化、信息孤島留存、市民獲得感不強、信息安全隱患等多重缺陷制約著智慧城市進一步向前,尤其是頂層設計的缺失,成為智慧城市建設亟待解決的問題。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何華武表示,頂層設計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必須破解的難題,這需要進一步的科學規劃、超前思考,統籌協調,充分應用新的信息科學和通信技術,推動城市管理與運行更趨科學化、精細化、智能化,讓城市生活更便捷、更安全、更高效。

  確實,一個企業的智慧、一個產品的智慧不等於智慧城市。不少人感受到,有時候實現不同的功能往往需要不同的系統,重復建設反而導致資源浪費﹔很多數據在跨部門之間無法共享,無形之中增加了辦事成本。隻有更多不同行業、不同部門、不同類型的智能產品在城市連成大網,才能使一個城市盡快實現智慧化。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接受本報採訪時分享了對於智慧城市頂層設計的思考。他認為,頂層設計首先要尊重市場規律。政府可以在鼓勵市場開拓和研發智慧城市產品時,按需通過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方式購買服務,這樣既大大降低政府的開支,又能提高智慧城市產品的運營效率。

  近期,智慧城市業界流傳一個新的提法“PATH”,它是指平安、阿裡、騰訊和華為四家智慧城市領域最具代表性的企業。平安宣稱要做智慧城市全面解決方案的提供商,阿裡希望通過商業支付服務強化其優勢,騰訊強調連接,讓微信成為智慧城市服務的入口,華為則在硬件方面具備優勢。這些企業各有所長,直接面對社會大眾,會把最敏感的需求轉化為創新模式。它們各自在智慧城市領域有所布局,很多與政府之間的合作已見成效。

  智慧城市期待中國經驗

  放眼全球,智慧城市作為一種新的發展方向,正在各國興起。

  發達國家起步較早,2004年韓國推出U-Korea國家戰略,同年日本也推出U-Japan國家化信息戰略,2006年新加坡啟動“智慧國2015”計劃,2010年美國提出加強智慧型基礎設施建設和推進智慧應用項目計劃。哥本哈根、新加坡、斯德哥爾摩、首爾等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設已經發展得較為成熟。這些都為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提供了豐富的研究樣本,尤其在城市節能、智能社區構建等方面具有參考價值。

  不過,現在全球智慧城市建設還處在不斷探索的過程中,並沒有一個完善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智慧城市模板。專家認為,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始終要基於中國國情和中國實踐,契合實際情況,量身打造具有中國特點的智慧城市。

  那麼中國的智慧城市之路有何不同呢?

  其一,智慧城市率先發力的智慧要素不同。雖然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起步較晚,但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大部分傳統意義上的發達國家。例如共享單車、基於互聯網的共享經濟和支付形式等,都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某一個領域領先實踐。

  其二,智慧城市的應用基礎不同。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互聯網群體,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最新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國網民規模達8.02億,互聯網普及率為57.7%,這構成了中國特殊的市場需求。

  其三,智慧城市的側重點不同。與歐洲、日本、韓國以節能減排為主導的智慧城市建設相比,中國在此基礎上加大了社會經濟和城市居民的方便程度,同時在改善政府治理和服務上進行了深入探索。

  中國工程院院士潘雲鶴指出,中國和發達國家的發展路徑不一樣。在智慧城市的建設過程中,中國城市的智能化和經濟的智能化如何緊密結合,全世界都拭目以待。英國國際貿易部投資部長格雷阿姆·斯圖爾特參加此次智博會時表示,智慧城市是全球機遇,希望中英能攜手共同合作。

  “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是一項非常復雜、艱巨的系統性工程,單靠任何一家企業,都無法獨立完成這項偉大事業。”平安集團總經理任匯川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隻有牢牢把握“政府主導、整體規劃、開放合作、統一開發”的建設原則,各參與方秉承“專業、開放、融合”的建設理念,才能保証智慧城市的扎實落地。

  雖然中國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起步較晚,但早晚會實現跨越和超車,具有中國特色的智慧城市正在向世人走來。正如此次智博會發布的《智慧城市建設深圳共識》所言,中國智慧城市建設雖然整體處於起步階段,但總體需求旺盛,制度優勢明顯,發展態勢蓬勃,深圳等城市在新型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建設方面,已初步形成了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做法,起到了示范引領作用。

(責編:孟哲、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