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外賣員“用交通違規換時間”,增添了安全風險——

外賣行業交通違規多 請不要再用生命送餐

呂倩  王俊嶺

2018年09月05日07: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催生了許多新的商業模式。一日三餐通過網上下單送貨上門服務,消費者足不出戶就可享受到美食,極大方便了人們的生活。然而,為了搶時間,不少外賣送餐員簡直是在“用生命送餐”,無視交通規則,搶行逆行等違規現象頻發,相關交通事故屢見不鮮。對此,專家建議平台應改善配送運營評價機制,加強監管,承擔社會責任﹔並呼吁消費者多給予送餐員一份理解。

外賣行業交通違規多

近年來,網上外賣訂餐平台發展如火如荼,方便快捷的服務深受廣大民眾歡迎。艾媒咨詢8月份發布的《2018上半年中國在線外賣市場監測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在線餐飲外賣用戶規模達到3.05億人,預計2018年將達到3.55億人,外賣用戶數量龐大。

隨著外賣服務的深入人心,外賣送餐員也人數大增。但與此同時,部分外賣員無視交通法規而導致的交通事故也與日俱增。闖紅燈、逆行、騎車時使用手機……外賣小哥在駕駛過程中出現的違法違規行為,已經成為令各地頭疼的難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市民直呼“不安全”的同時也表示很無奈。

“外賣小哥真是讓人既愛又恨:他們為我這種‘懶人’提供了便利,我每天吃飯基本都靠外賣,省時省力﹔但有時候外出看他們瘋狂賽車也很擔心安全問題。”在北京國貿工作的小趙說。

筆者觀察發現,每到中午和晚上用餐高峰時段,餐飲店家、大街小巷、寫字樓等商圈隨處可見外賣員著急送餐的身影,他們以摩托車或電動車為主要交通工具,因為要“與時間賽跑”爭取准時或盡快送達,很多外賣員無視交通規則,爭分奪秒,見“縫”就插。逆行、闖紅燈、超速行駛等交通亂象給不少市民出行帶來不便,由此帶來的事故也頻頻發生。

不久前,南京交管局發布的2018年上半年非機動車違法大數據顯示,近20萬名騎車人因交通違法被查。其中,快遞外賣行業違法行為發生率最高,是普通騎車人的5倍。無獨有偶,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總隊統計數據也顯示,2017年上海全市共發生涉及快遞、外賣行業各類道路交通事故117起,造成9人死亡,134人受傷,令人觸目驚心。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研究員熊丙萬認為,“相關交通事故頻發不僅讓外賣騎手容易受到傷害,也讓普通行人和路上機動車駕駛人有不安全感,對大眾心理負擔和實際交通損害都是較大的問題。”

不合理模式催著外賣員狂奔

國務院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辦公室專家楊東認為,為了多接單、搶單,擔心遲到被投訴是外賣員慢不下來的三大原因。平台運營與獎懲機制的不合理、外賣員自身安全意識淡薄、非機動車不盡完善的管理模式等都使得外賣員送餐中“爭分奪秒”。

“我每天送的外賣數量在50單左右,要是跑得快單量也能多一些。”美團外賣騎手王浩說。據介紹,目前外賣平台採取的激勵機制主要是按單計酬,准時送到才可拿到配送費,多送多得。為了能在更短時間內完成更多單子,獲得更多收入,很多外賣小哥都會選擇“用違法違規換時間”。

平台設立的“超時罰款”“差評罰款”等規則,也進一步加劇了外賣小哥的交通違法行為。在王浩看來,很多時候外賣員闖紅燈、逆行其實也是迫不得已,“一旦沒有按時送到就要罰錢,有時候超時久了配送費一分都拿不到。我們也不想拿自己的安全換錢,實在是沒辦法啊!”

目前,外賣配送平台的數量及薪酬計算方式五花八門,十分復雜。美團外賣、餓了麼和百度外賣都有自己的專送渠道,也有美團眾包、蜂鳥眾包等平台,還會通過達達配送、點我達等第三方眾包平台來送外賣。也就是說,外賣配送既有專送的“正規軍”,又有來自合作公司的“雇佣軍”。各個配送平台騎手還有全職兼職之分。餓了麼騎手小劉介紹說,團隊配送按區域劃片、系統派單,眾包騎手根據位置派單與個人搶單結合,按單量計算工資,對時效性要求很高。送達時間是否在規定時間內、顧客評價等都會影響外賣員的收入。

楊東表示,很多平台管理相對粗放,常以簡單粗暴的超時或差評罰款來倒逼送餐員的工作效率,這催生了送餐高峰期騎手們在街頭不顧交通安全隱患與時間賽跑的場景。

“公司法與民法總則都明確規定企業要承擔社會責任,如果平台有大量騎手發生交通事故,平台沒有採取相應的措施,這反映了平台自我監管方面做的不夠好。此外,政府特別是交管部門對於這種騎手違反交通規則的行為有沒有積極查處並對平台企業提出相應的要求也值得去反思。”熊丙萬說。

通力合作讓外賣員“減速”

時不時上演“速度與激情”的外賣小哥,如何才能“慢下來”?專家認為,多方主體需協力合作,讓外賣員“減速”。

由中國貿促會商業行業分會發布的我國首部外賣服務規范《外賣配送服務規范》已實施一年。2018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新修訂的《餐飲服務食品安全操作規范》也涉及餐飲服務場所、外賣配送等各環節的標准和基本規范。

楊東認為,從法律上看,目前來說我國關於外賣配送的法律法規仍較少,《外賣配送服務規范》系團體標准,不具有強制性,主要依靠外賣配送機構主動遵守。整個外賣行業法律法規還存在空白,因此需要國家主導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形成標准,使得有法可依。

與此同時,改變外賣小哥的工作待遇和計酬方式,將他們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給他們更多基本保障,也有助於讓外賣小哥的車子慢下來。

“外賣平台也需要強化對送餐人員的法律法規培訓,提高送餐人員的法律意識,並且加強對送餐人員的考核。平台應該完善配送時間計算體系以及外賣配送人員的薪酬管理機制。”楊東說,交管部門也應當做好監管教育,與外賣平台等協作對騎手們進行交通法規的培訓,減少此類交通事故的發生。

近年來,不少地方交管機構根據當地情況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2017年,深圳交管部門每周選定2天開展外賣配送車輛各類交通違法行為整治行動,還分批給外賣小哥開展交通安全知識培訓,注冊星級用戶后通過網上考試。上海交管部門則約談了8家送餐外賣企業,對企業在安全培訓、車輛規范、“騎手”身份識別系統等方面作出規范要求。今年8月,南通市執行《南通外賣企業內部交通安全管理十二項制度》,要求外賣企業對從業人員及車輛實施備案管理,建立統一編碼管理制度。

對於消費者,楊東也呼吁多體諒送餐人員,不趕時間時盡量不要催單,讓騎手們“慢”下來。

(責編:易瀟、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