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留住數據 相連世界

向定杰

2018年05月29日08: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貴州:留住數據 相連世界

  2500多年前,古希臘先哲主張“萬物皆數”,嘗試用數字理解一切。進入21世紀,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到來,大數據正賦予這一思想新的詮釋。

  日前,在貴陽召開的2018年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上,來自近30個國家的4萬余名嘉賓探尋大數據發展的時代變革,300多家參展企業展示大數據技術創新與最新成果。從風生水起到落地生根,大數據正成為世界認識貴州的新名片,大數據的內在價值也日益凸顯。

  跨國巨頭相繼扎堆

  頂著初夏的驕陽,上百名工人正在貴州貴安新區的一片山頭間忙碌。五條開鑿的橫洞,配合豎井,魚骨形的設計樣貌已初見端倪。這些看似公路隧道一般的山洞,正是即將用於儲存騰訊約5萬台服務器的特殊倉庫。

  預計到2019年正式投產后,這裡將成為綠色節能的數據中心。

  “過來落戶屬於天時地利人和。”騰訊數據中心負責人鐘遠河表示,為解決建設周期長、標准化困難等問題,公司研發出了第四代T-block技術,希望建數據中心就像搭積木一樣簡單。在他看來,項目致力於打造“高隱秘、高防護、高安全”的綠色災備數據中心,未來將存儲包括微信、QQ等騰訊最核心的數據。

  得益於涼爽的氣候、穩定的地質以及低廉的電價,山地和丘陵佔了總面積92.5%的貴州,正快速崛起為全球數據存儲基地,蘋果、華為等跨國巨頭也相繼在此扎堆。

  從一張白紙到一幅藍圖,舉起大數據產業旗幟,昔日互聯網的“窪地”貴州正緊緊與世界相連,成為大數據人才高地和創新創業熱土。

  “過去大家講貴州大數據,首先想到是數據中心,從蘋果項目開始,我們也在做雲服務運營、結算。”貴州省大數據局局長馬寧宇表示,這是質的變化。大數據產業新階段的培育,已從簡單的數據中心建設走向了雲服務,從留住數據走向了留住資金。

  如今打開蘋果手機的ID欄,“iCloud由雲上貴州運營”的標識格外醒目。雲上貴州大數據(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康克岩介紹,公司員工平均年齡不到28歲,60%的員工能熟練掌握英語、德語、日語、法語等多種語言,四分之一有海外學習工作背景。

  記者走訪了解到,隨著軟硬件配套的不斷完善,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將總部放在了貴州。數據顯示,貴州大數據企業從2013年的不足1000家增長至8548家,大數據產業規模總量超過1100億元。2017年,貴州數字經濟增速37.2%,位列全國第一。

  設備有“魂”生產有“譜”

  連接器是貴州航天電器的核心產品之一,長期以來,研發生產雖然在技術上處於領先地位,生產線卻一直以人工生產裝配為主,這使得生產效率得不到提高,生產質量還不穩定。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2016年公司與德國西門子合作,打造“柔性智能制造車間項目”。投入使用后,生產數據可自動採集,管理也全部通過系統來操控,設備利用率從40%左右提升到70%以上,一條生產線可以制造超過1萬種不同規格、不同型號的元器件。

  “觀念不變原地轉,觀念改變天地寬。”總經理王躍軒說,大數據打破了企業內部的信息孤島,倒逼企業拋棄“人海戰術”“攤大餅式”的發展模式,轉向探尋智能化發展之路,實現了在設備級、車間級和企業級之間的網絡協同。

  進入貴陽海信生產車間,一輛輛“小白車”映入眼帘。它們沿著地面的磁條軌道,運輸著一批批配件。從2014年開始推進工廠信息化再造、智能化升級,公司導入近30萬台機器人。

  然而,生產過程中依然面臨信息孤島,為此海信打造了全過程大數據鏈。

  “每台電視有一個‘身份証’,產品制造全過程可追溯可查詢。”貴陽海信黨委書記溫洪剛說,這些數據也會及時反饋到公司的產品研發部門和市場部門,幫助公司制定新的產品規劃和市場策略。

  除了重塑傳統行業外,大數據更孕育了一批嶄新業態。針對國內貨運車輛大量空駛亂跑、趴窩等待、貨源信息不對稱等痛點,貨車幫為貨主和貨車司機提供最直接最簡單最有效的交易平台。目前,戰略合並成滿幫集團后,平台實名認証的司機用戶達520萬,貨主達125萬,每天運費交易額達120億元。

  治理上“雲端” 生活更便捷

  談起運用大數據識別貧困戶的事,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興義市敬南鎮水淹凼村駐村干部周軍仍記憶猶新。2017年9月,通過系統比對,發現該村的“貧困戶”鄒某的信息存在異常,周軍與同事核實發現鄒某的父親是財政供養人員,按照規定不能享受相關政策。經過多次做工作,鄒某如數退回了兩萬多元的危房改造款。

  “用數據畫像,讓數據說話,假貧困立即就會現出原形。”貴州省大數據局副局長景亞萍說,貴州打通扶貧、公安、醫療等17個部門和單位數據,實現實時共享交換,精准識別扶貧對象的車子、房子、社保等情況,助推真扶貧、扶真貧。

  消滅“數據煙囪”,匯聚小數據變成大數據,喚醒“死”數據變成“活”數據,助推精准扶貧只是大數據的一個應用。從政府治理到普惠民生,一系列場景遍地開花,成為每個人可感知和觸摸的點滴。

  覆蓋省市縣鄉四級公立醫院的遠程醫療,已經開展了4萬多例遠程影像診斷,讓村民在家門口就可以享受城市同等優質醫療資源﹔“通村村”智慧交通平台幫助解決群眾出行難、小件物流出山難,農村版“網約車”正穿梭於各地山鄉。

  中科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梅宏表示,貴州大數據方面展示出的就是后發優勢,如果抓好了,對整個大數據,對一個時代的發展可能價值更大,它是一個彎道超車或者換道超車的途徑。

(責編:易瀟、沈光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