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越是增長 底線越要守好 提質越發緊迫

底線屢遭突破 移動搜索亟待堵“黑洞”

本報記者  吳  姍  宋靜思

2018年05月17日07: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如今,移動端成了搜索亂象“重災區”,有的知名搜索引擎手機客戶端被曝輸入疾病名搜到定制廣告和山寨鏈接,不當競價排名也重新抬頭。

花錢買排名,競價推廣無底線﹔輸入關鍵詞,山寨鏈接跑前面﹔一次搜索后,廣告“轟炸”惹人嫌……移動搜索漸成搜索“黑洞”,底線屢遭突破。

據艾媒咨詢近期發布的2018年一季度中國移動搜索市場研究報告,一季度中國移動搜索用戶規模增至6.66億人。市場越是增長,底線越要守好,提質越發緊迫。問題出在哪?究竟怎麼治?記者展開調查。

競價排名卷土重來

同一廣告反復出現,嚴重“霸屏”

日前,記者在手機端下載幾個知名移動搜索APP,先后在這些APP和部分內置瀏覽器的搜索欄輸入“胸悶”一詞,發現搜索結果的前幾條甚至首頁均被醫院廣告佔領,廣告打著“中醫品牌”“名師診療”的標簽,來院路線、坐診專家、咨詢電話等信息一應俱全。同一家醫院的廣告甚至反復出現,嚴重“霸屏”,多次往下拉動頁面才能看到其他信息。當然,和前些年相比,搜索引擎對廣告做了明確標識。

隨后,記者在同一地區、不同時間段使用相同瀏覽器、APP又搜索了一次,結果並不相同,醫院廣告換了一批。經調查發現,不同的移動搜索引擎因收費價格、服務方式、效果不同,導致呈現方式不同,搜索引擎競價排名已卷土重現,極大引發了網民的不信任感。

近年,相關法律接連出台,首個搜索引擎行業管理的部門規章《互聯網信息搜索服務管理規定》、明確界定搜索引擎廣告的《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等,都為搜索引擎乃至互聯網行業規范、健康、有序發展提供了保障。

“競價排名不是新鮮事,它關系到互聯網公司根本上的運營機制,在國外也發展出比較成熟的廣告模式。”人民在線副總經理楊鬆表示,一定要按照法律要求、行業道德等對它規范管理,把握好競價的度,尤其對醫療、教育、招聘廣告等問題多發領域應採取特殊處理,“善待”公眾搜索中的剛需。

據了解,搜狗早前推出了沒有商業信息的醫療健康垂直搜索頻道“搜狗明醫”,內容已覆蓋搜狗網頁搜索中70%的醫療類查詢需求,並且推出7×24小時搜索舉報受理服務,1—3個工作日須處理反饋,在商業廣告業務上也有類似舉報投訴機制﹔餓了麼平台推出區別於傳統競價排名的升級版付費推廣服務,付費推廣的位置隻有頁面第五、第十位等,不超過用戶所在區域內餐廳總數的1%,並且標明是“廣告”。

去年,多家搜索引擎公司發布的移動搜索頁面體驗白皮書提到,友好的廣告內容是對頁面主體內容的有益補充,但要以不干擾用戶正常瀏覽體驗為前提。

“除了行業自律,很多問題的治理需要多方攜手。比如上線客戶資質審核問題,公司很難對上傳的營業執照等証件一一排查、核准真假,相關部門應牢牢把關。”楊鬆表示。

山寨鏈接明目張膽

虛假信息隱蔽推送,不堪其擾

近期,多家媒體曝出山寨網站佔據移動搜索結果首項。有網友在某搜索引擎移動端輸入“物流服務”等關鍵詞后,在結果排名第一的所謂“德邦物流”網站上下單,打了咨詢電話、填了快遞信息,最后卻發現是一家山寨公司,深感“坑挖得好深”。

無獨有偶。記者調查發現,在移動端輸入“貸款借條”等字樣,搜索出來的廣告鏈接帶有“欠債9萬一次還清,月利息幾十元”等夸張推廣語,不少鏈接還標注“官網”字樣。然而體驗過的網友反映:純屬騙人。

帶有明顯誤導性和欺騙性的廣告並非個例,移動搜索呈現的虛假廣告“千人千面”,令人不堪其擾。

記者發現,移動端的違法虛假廣告具有更高的隱蔽性,有些甚至出現在“信息流”“社群”等載體中,以個性化、定制化新聞形式或者二級跳轉形式呈現,不易被察覺和識別。不久前,有媒體報道今日頭條在二、三線城市的APP界面刊登“二跳廣告”,即瀏覽頁面會從正規產品跳轉至按規定不能上線的產品頁面,有內部員工幫助一些虛假廣告避開審核流程。目前,今日頭條已迅速採取緊急措施加快處理。

虛假信息讓人心生抵觸,低俗垃圾信息危害也不小。部分移動搜索的信息資訊和廣告鏈接帶有惡俗的標題、配圖,一旦網友不小心點進去,還會有更多低俗暴力內容推送過來。

“‘李鬼’鏈接或者低俗信息,可能是平台算法模型導致的結果。”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認為,算法未必精准,更不能排除誤操作、誤點擊等行為干擾,搜索平台應提高價值判斷、堅守道德底線。在源頭信息收錄上,平台對有關賬號、內容的審核要進一步加強把關,使優質內容得到更好的推薦。

知乎高級副總裁李大海介紹,知乎堅決反對用“垃圾內容”換取流量,公司有意識地通過算法優化等技術手段,引導用戶探索其興趣邊界,讓用戶既能獲得感興趣的內容也能獲得有幫助的信息。

“應建立更加便利移動端用戶的投訴渠道。”華東政法大學教授高富平建議,可以嘗試利用黑名單或信用獎懲機制,定期向社會公布違法企業名單。

個人信息搜索過度

不法分子越權濫用,精准欺詐

有人說,上網那一刻,你就被“盯”上了,個人信息被人為操作。

北京一位網友反映,前陣子在淘寶搜索了一個產品,接著就在其他搜索端被推送了相關產品的廣告,“貼心”服務不貼心,不同應用場景中留下的數據被“通用”了。

與PC端不同,手機端集合了大量個人數據,各種垂直類平台的發展也使用戶分散在不同平台,尤其是醫療、教育、招聘、生活類信息搜索中涉及不少個人敏感信息,容易被不法分子搜集進而實施精准欺詐或廣告轟炸,成為移動搜索泄露信息的高發區。

高富平分析,移動端上個人信息被過度獲取主要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各類應用大多不尊重個人選擇權,利用概括式同意,肆意採集個人信息﹔二是為佔領市場或擁有更多用戶資源,部分軟件設計採取易注冊、難退出的策略,迫使用戶停留在本應用上。

《2017年度網絡隱私安全及網絡欺詐行為分析報告》顯示,去年下半年,安卓系統手機應用中,有98.5%都在獲取用戶隱私權限,絕大多數軟件獲取用戶隱私是出於用戶正常使用產品的目的,但9%的手機應用存在越界獲取用戶隱私權限的現象。

專家分析,在手機應用具體場景中,使用必要的個人信息提供和改進服務,甚至適度的商業推送,屬於合理范疇﹔而超越必要范圍收集個人信息用於服務之外的目的,或者未經有效同意向第三人提供個人信息,則屬於濫用行為,應及時改正、加強規范。

日前,百度對公司全線產品進行了隱私現狀排查及優化,組建了專門的用戶隱私治理小組,平台去年累計處理20.8萬個“涉嫌竊取用戶隱私”的惡意網站﹔餓了麼建立完善的賬戶風控體系,外賣平台及物流系統都已通過公安部《信息系統安全等級保護》評估認証,並加強對員工用戶隱私安全的培訓﹔ 5月《信息安全技術個人信息安全規范》實施后,知乎將根據要求繼續升級相關保護機制……

專家表示,個人信息的保護需要國家相關監管部門、互聯網應用服務商、用戶三位一體、形成合力。平台要恪守規范、把好內容、增強自律,用戶也要不斷提升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

《 人民日報 》( 2018年05月17日 14 版)

(責編:易瀟、沈光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