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賀銓:互聯網經濟跟實體經濟並不對立

2017年07月11日14:57  來源:人民網-IT頻道
 

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鄔賀銓院士

人民網北京7月11日電 上午,2017(第16屆)中國互聯網大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開幕。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鄔賀銓院士就網絡經濟與實體經濟的關系、人工智能等話題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是鄔賀銓院士發言精華:

“互聯網經濟跟實體經濟不是對立的”

互聯網經濟,顧名思義是基於互聯網上產生的經濟活動。比較狹義的理解,包括搜索引擎、網絡游戲、電子商務等,這些都是互聯網經濟的范疇。實際上隨著互聯網在滲透,現在很多產業的應用也逐漸在互聯網上發生、發展。應該說互聯網經濟不局限於面向消費者的經濟,包括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醫療的出現。

什麼是實體經濟?過去認為實體經濟是基於物質的生產、消費、服務,整個生產流通過程。但后來有人擴展到基於精神產品的生產、消費、服務。基於物質的好理解,工業、農業、交通、通信、建筑等等都是。基於精神的,就是教科文等等。

從這個意義上,我理解互聯網經濟就是實體經濟的一部分,隻不過相對實體經濟,它是更多依賴互聯網而產生的經濟活動。所以互聯網經濟跟實體經濟不是對立的。

與實體經濟對立的另一個詞是虛擬經濟,虛擬經濟就是通過資本化、証券化來做經濟活動。虛擬經濟好像看上去不好,但實際上實體經濟的發展離不開虛擬經濟,隻不過虛擬經濟不能搞過頭,搞過頭,可能不是把資本用到發展產業上,而是把資本用到投機上,這樣就會帶來風險。

所以互聯網經濟裡,互聯網金融裡可能涉及有虛擬經濟的成分,但是互聯網經濟絕大部分還是實體經濟。有一段時間我們說脫虛向實,好像互聯網就是虛的,實際上互聯網本身是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它有虛的部分,把虛實結合,經濟才能走到健康的軌道。

“互聯網在實體經濟裡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可以有作用的”

互聯網本身的開放性、包容性、創新性、滲透性、全球性等成為公共創新平台,實際上互聯網本身會有產業,但是我更看重互聯網是一種通用的工具。消費應用開始進入門檻比較低,所以首先會在消費領域廣泛應用,但是肯定會進入到實體產業裡。所以我們叫實體經濟、實體產業,但是我更喜歡說傳統產業的互聯網滲透肯定會發生。

我們的產業一般有很多環節,如市場營銷,但首先企業要生產某產品。舉例,大眾汽車委托中國聯通,從你的用戶通信數據裡幫我分析一下什麼年齡段的人、什麼收入層次的喜歡買什麼樣的車型、喜歡什麼品牌,對車的內裝修有什麼要求?一般市場調研不見得能做到,通過中國聯通來進行大數據分析,中國聯通有這些用戶數據,但不能把原始數據拿出來,就通過分析,然后給大眾汽車提供了一個咨詢報告。我翻了一下它的咨詢報告,它的咨詢報告是一個100頁的PPT。我問:怎麼收錢?他說:很好算,1頁1萬元。我說:這麼收費?他說:大眾汽車認為很值,它拿不到這個數據。這是市場營銷方面。

在產品設計上也有很多可以做產品設計的。比如浙江大學和杭州汽輪機廠合作,以前周期比較長,現在網上做再仿真,可以加快設計過程。據豐田菲亞特、尼桑這些國際汽車品牌公司估計,網上設計和仿真大概能加快產品開發30%-50%,對於大多數中小企業是沒有設計力量的。重慶有一個豬八戒網,架構了一個在500萬的中小企業之間和有設計力量的設計者之間架構一個平台,北上廣深有設計師響應這個需求來做設計,做好了,達到要求,企業再付錢。實際上把設計資源更好地跨地域服務,有點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在生產制造過程也可以用,如杭州印地毯,比較厚,印出來地毯的花紋容易變形,通過傳感器和后台軟件分析自動校正這個花紋,再往上印,這樣印出來就很好。中國在印染行業是世界第一。

產品在加工時,常州有一個加工手機殼廠,別看手機殼很簡單,很光滑,刀具做不了幾十個手機殼就會磨損,不換的話質量就得不到保証,如果提前換,刀具利用率就低。通過實時傳感器大數據分析,很好把握了什麼時候壞,大大節省了成本。

在運維管理方面也需要信息化的應用。三一重工出廠了很多施工機械,施工機械究竟每天開工怎麼樣,決定明年市場好壞,如果賣出去給用戶用的施工機械今年開工不足,明年想再賣多少的可能性就少了。一方面可以檢測開工量,判斷市場,另一方面可以及時地發現是不是要提前維修,可以避免客戶的損失。所以運維上也有很好的用處。

在生產組織上,青島紅領,通過大數據積累了很多西服樣式庫,用戶可以在裡面選擇修改設計、選擇面料,企業收到你的訂單,自動排版、剪裁、個性化生產。雖然個性化組織生產成本比批量化要高10%,但是這樣一件西服賣出來價格可以比一般貴一倍。過去需要按用戶規定量出尺寸,現在手機正面、側面拍一下,再把身高標上去,合身的衣服就出來了。

物流管理,一個貴陽的企業,把幾百萬貨車司機和50萬貨車車主在平台上關聯起來,過去貨物從貴陽運到北京,來時有貨,回程是空車。現在通過智能配貨,一年能給司機節省500億的燃油費用。

在供應鏈管理上,再過幾個月就是雙11了,阿裡能不能在雙11之后馬上送到用戶手裡,再大的本事也做不到。事前分析可能哪些地區用戶買什麼。我曾經跟馬雲談過,雙11之后,是不是整個11月、12月都是淡季?他說不是,一般雙11之前可能是淡季,很多人在網上把東西放到購物車不點。分析放到購物車東西是什麼,知道你可能要買什麼,就把貨預先配到你的附近,最后剩下的物流就很短了,就能保証比較快。

產能配置。現在都說產能過剩,阿裡搞了淘工廠,把很多服裝生產企業和服裝設計師結合起來。有很多服裝設計師有創意,但本身沒有生產能力,很多服裝廠有生產能力,但是沒有訂單。阿裡通過淘工廠把它們配起來,把資源很好地應用。

售后服務。沈陽機床廠賣I5智能機床,現在不賣,誰願意要誰把這個機床拿去,按使用小時收費,把客戶的初始投資成本省了,完全服務支撐,把人員減少,勞動生產率提高。現在東北很多工廠為去產能苦惱,它是苦惱怎麼擴產能來滿足需求。

互聯網在實體經濟裡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可以有作用的,關鍵是怎麼把它用好。

“人工智能是不能離開互聯網的”

有些企業說我們現在是人工智能企業,不是互聯網企業,准確一點說不僅僅是互聯網企業要發展到人工智能的,但人工智能是不能離開互聯網的。國內一些互聯網詞匯來的很快,一會兒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我們有時候到一個地方,問現在你們雲計算發展怎麼樣?那個地方領導說現在談什麼雲計算,現在都大數據了。這等於是把這些東西對立起來,但實際上,這些都是信息技術發展一個路徑上不同的技術,是關聯的。

“需要五個方面的改進”

我去企業做一些調研,信息領域比較熱,BAT、華為等都希望在傳統產業改造上發揮力量,但是好像有勁使不上,而傳統產業企業,一些有實力、有技術力量、有資金的,像航天雲網自己也做了,有一些企業進行探索,但大多數的中小企業還在觀望。因為數字化轉型不是簡單有錢就能買來的,如果說什麼東西靠錢能買得到,中國還是比較容易做的。關鍵是沒有通用的軟件和設備能用到所有行業的企業,都需要改造,基本上同一個行業,德國汽車產業跟中國汽車產業經營組織方式不完全一樣,所以買的那個東西也要改造。而我們很多企業雖然在傳統行業是領頭羊,但是在信息技術方面是有差距的,本身的力量不足以支撐它自己把買來的東西消化掉。

我跟國外公司談過,我說:你們怎麼不手把手幫他改造?他說:來中國做現場服務的成本太高,所以隻希望賣。在這點上,推廣起來面臨不少的困難,而且一些企業說:現在盡管說我效率不高,我還在生產,把它轉成自動化以后,生產是否會出問題,信心也不足。

鄔賀銓院士提出了五方面改進建議:

第一,人才。我們需要兩棲人才,既懂新的技術,又懂傳統產業。國外怎麼樣?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是想去買一些東西來,而國外的數字化轉型自己轉,波音公司在設計生產飛機用了8000多種軟件,市場上隻買了1000種,7000種是自己開發的。所以波音也是軟件公司。GE公司是搞發動機生產的,可是做軟件信息服務收入遠遠超過賣發動機,人家是大企業轉型,轉型完了,具有兩方面的人才可以做推動“兩化”融合,我們這方面現在是有缺陷的。

第二,技術服務。我們不但缺技術,另外中小企業不是簡單政府給它錢去買就可以的,政府當然可以做,這個平台有些軟件可以用,但更重要的是怎麼提供一種第三方的服務,幫助它改進。我認為,未來的產業,生產型服務業可能比本身生產產品來得更重要、來得影響更大,這方面我們有差距。

第三,安全。我們現在整個企業不連網還好一點,一連網,如果信息安全沒跟上,最后帶來的危害就更大,而這方面不能僅靠本身這個企業的安全能力,還得有國家強有力的安全支撐。

第四,改革。凡是轉型都會產生新業態,如果我們用老規矩去管,肯定是要把它扼殺掉。一些新的業態用老的規矩去管,可能是有問題的。我們要推動企業轉型,首先政府要轉型,有沒有政府創新,是我們“兩化”融合的關鍵。

第五,法律。如果沒有相應法律保障,很難推動。這裡有很多新的法律法規問題。包括數字交易誠信環境是否很好建立,否則數字化以后,整個過程很多時候是智能化,沒有這樣的誠信保障是很難做的。

我有一個例子,一個波士頓咨詢公司評價我們數字互聯網的貢獻:2016年在G20國家裡,中國互聯網貢獻佔了6.9%,僅次於英國和韓國,排在美國5.4%之前﹔麥肯錫評價2013年中國互聯網對經濟貢獻4.4%,美國是4.3%,他們都是從支出的角度來看在互聯網方面投了多少錢﹔埃森哲評價是從人力資本,還有人力素質、往素質投入的資本佔總資本存量的比例來看,評價美國是30%多,OECD是20%多,中國隻有百分之十點幾。在這個軟環境上,我們差距是不少的。這值得我們反思。

(人民網2017中國互聯網大會報道組)

(責編:易瀟、楊虞波羅)

推薦閱讀